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97.第497章 0508 大吵一架
    逆光中站在的那个男人正是夜承,他的身上带着九月清晨薄薄的雾气,面无表情的与林菀四目相对,那一刻,仿佛听见了山崩地裂的声音。

    “你想去哪儿?”夜承平静的说到,一边说一边向林菀逼近,语气中的寒意让林菀心头一紧。林菀步步后退,不敢看夜承那仿佛恶鬼一般的眼神,最后被夜承又重新逼回了客厅。

    该来的总会来。

    从遇见的那一刻开始,她就逃不掉了。

    “我要回家,夜承,我们结束了。你放过我吧。”林菀对上夜承的眼神,既然逃不过,那就勇敢面对。

    夜承的眸子一凛,脸上有些愤怒的表情,这个家伙怎么开口闭口就是离婚?这是在威胁他吗?离了婚,意味着以后的生命彼此再也不会又交集。

    这就是她一直想要的吗?

    杜泽看到夜承回来了也就放心了,现在是人家两口子解决内部矛盾的时间,杜泽很自觉的悄悄出了大门,并且回头把大门轻轻的关上。守在别墅的那些保镖也被杜泽撤了回去。

    “你在用离婚来威胁我吗?你就那么想离开我吗?”夜承双手搭在林菀的肩膀上,用了些力气把林菀瘦弱的肩膀捏得有些发疼。

    虽然已经在尽力压制自己的怒气了,但是夜承还是忍不住激动起来,为什么在她心里总想着离婚,总想着离开他,为什么?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很爱很爱她么?

    夜承的眸子里仿佛擦出了火花,林菀知道夜承生气了,可是这一次,她是真的想要结束了。这样的夜承让她感觉到害怕。

    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林菀才开口说道:“这一次我是认真的,比以前的哪一次都认真。我们之间既然没有感情又何必勉强的走下去,这样我真的很累。我不想再继续做你眼中移动的****了。如果夜琳非我的肾不可的话,我可以捐给她,以后你不用再费尽心思了!”

    真相往往是残忍的,残忍得让人难以去面对,却又逃避不了。

    “谁说我们没有感情?难道你对我一点儿感情也没有?那我呢,你有没有想过?在一起这么久了,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丈夫?”夜承被林菀的话彻底激怒了,原来在她的心里对自己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吗?难道曾经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吗?那他在她心里到底算什么?

    手上的力气不由得加大了些,疼痛感向林菀席卷而来,她知道现在她的肩膀一定被夜承捏得淤青了,可是她却忍住了疼痛。

    林菀也来气了,明明夜承只把她当作一个移动的****,却还要自己对他有感情?这真是一个笑话,难道所有的女人都应该卑躬屈膝的任由他想怎样就怎样吗?他怎么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质问她?

    “彼此彼此,你不是也从来没把我当成妻子吗?只要等到夜琳需要的时候,你就可以随时牺牲掉我去救夜琳的对不对?所以从前的一切都是一个巨大的骗局对不对?”林菀说的很大声,听的出来也是发怒了,客厅里回荡着她的声音。

    “对,没错,你不过就是一个****而已!我对你一点儿感情也没有,我也从来没把你当成我的妻子!”夜承怒火中烧,顺着林菀的话说下去。这不就是她想要听到的吗,那他就说给她听好了。

    林菀被夜承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客厅的椅子上,是怎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现在再也没了后退的余地。纵然前面是万丈悬崖,她也不得不跳。

    你终于承认了吗?

    承认这一切只是一个骗局?

    眼泪悄无声息的从眼眶里流出来,落在地上开出一朵晶莹的泪花,就好像断了线的水晶珠子一样,吧啦吧啦滚了一地。

    “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好聚好散!”林菀终于心灰意冷了,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心里的紧张。

    她就是这样一个认死理的女人,夜承说什么她就信什么,从来也不知道转弯,既然他都承认了,又何必苦苦纠缠下去。

    好聚好散?

    夜承听到这四个字心如刀割,她难道听不出刚才那些都是气话吗?居然还当真了?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离开他吗?

    啪——

    夜承大手一挥,把桌子上的一整套茶杯全都扫在了地上,就好像林菀的心一样,碎了一地。

    “好聚好散?你想都别想!我不会让你出去的,就是把你囚禁起来,我也要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夜承的眼神散发着猩红色的光芒,像是要把林菀吞没了一样恐怖,他的手捏着林菀的下巴,强迫林菀看着自己。

    林菀使劲挣扎也没有用,夜承的力气很大,好像故意要让她难受。他就那样捏着林菀的下巴,把林菀的被捏得变形的脸拉到自己面前。

    这样的夜承简直让人恐慌,他就好像从地狱里逃窜出来的恶鬼一般,完全不见了一贯高冷的模样。

    就像电视剧里说的走火入魔一样。

    是的,为了这个笨女人,他走火入魔了。

    “你很想逃跑吗?可是我偏偏不让你如愿,呵呵呵……”夜承发出一连串奇异的笑声,那笑声让林菀的身体忍不住颤抖。

    两个人的脸挨得很近,近到可以感受彼此的呼吸,可以感受到对方的睫毛在自己的脸上刷刷刷的扫动着。

    夜承突然在林菀的唇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然后一脸邪魅的笑起来。

    “以后你就在这里待着吧,不要试图逃跑,我会让人看着你的!你永远是夜承的女人!”夜承的目光变得凶狠,他放开了林菀的下巴,林菀的脸都被他捏红了。

    “你准备囚禁我一辈子吗?就算你困住我又怎样,只会让我更恨你!”林菀突然扯着嘴角笑了笑,一抹淡若云烟的笑容丝丝缕缕的飘散开来,仿佛一朵被风吹散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