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91.第491章 0502 好一朵白莲花
    林菀和沈娅清坐在客厅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沈娅清很喜欢说关于夜琳和夜彻这兄妹俩的事,几乎没怎么提过夜承。看的出来沈娅清对夜承也跟夜承对沈娅清一样冷漠。

    说来也是,夜承至始至终也没办法接受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沈娅清也没办法真的把别人的孩子当作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看待,人这种动物,终究还是自私的。

    林菀几乎没什么心思听沈娅清说她的育儿经,她的心思都在刚才跟在夜琳一起飞到了书房,她现在身在曹营心在汉,嘴里吃的什么糕点都不知道了。

    刚才那一声巨大的响声传出来,她也被吓了一跳,特别想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又不好意思丢下沈娅清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长辈。

    “菀菀,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沈娅清看林菀有些走神的样子,手里拿着糕点也不吃,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居然关心起她的心事来了,林菀不由得嘴角一抽,这是不是有点关心过头了?

    “哦!没什么,我想去……去趟洗手间……”林菀别扭的说到,好像真的很着急的样子。

    “行,要不我叫人带你去吧?”

    “不用了不用了,我知道在哪儿!”林菀说完以后一溜烟儿的跑掉了,她倒是真的知道洗手间在哪儿,如果没记错的话,刚好跟书房是同一个方向。

    林菀跑了一段,转过一个转角,才慢慢的放轻了脚步,她也不知道书房是哪一间,只是刚才看到夜琳是往这个方向来的。

    这里是一条悠长的走廊,木质的地板被暖黄色的灯光照得发亮,可是清晰的看见上面木头的纹理,似乎还散发着一股清幽的香味,古色古香的感觉非常好。

    不知道书房是哪一间,林菀一直朝着前面摸索过去,虽然已经是第三次来夜家老宅了,可她还从来没去夜家老宅里面看过。除了院子和客厅,还有刚才去过的二楼夜琳的房间,其他地方她都不知道。

    夜家老宅非常大,一般人冒冒失失的闯进去可能真的要迷路,就这样的走廊看起来都跟迷宫一样。林菀顺着这条路一直找下去,渐渐的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林菀心头一喜,循声而去。

    夜中远被夜琳说的话给气到了,这丫头心眼儿怎么这么好,处处都为别人着想,她到底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体还能支撑多久?有没有想过她很有可能等不到下一个合适的****的出现?

    “琳琳,你快回房间去,这是大人的事,你就不要参与了,赶紧回去休息吧!”夜中远有些怒气,但是跟夜琳说话的时候他从来不敢动怒,就是害怕吓到这弱不禁风的小女儿。

    “爸爸,我不走,我说过我是绝对不会接受嫂子的肾的,爸爸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夜琳的态度很坚决,现在她只要这样做才能让她的承哥哥觉得对她很愧疚,才不会离开她。

    而这,是要用生命来做赌注的。

    为了爱你,我什么都不怕。

    “承哥哥,我知道你爱嫂子,所以我一定不会伤害她的。你放心吧。”夜琳的双眸还是那般清澈见底,仿佛汩汩溪流从她的眼睛里悄然流过。这样的夜琳,让夜承心都碎了。

    “夜彻,送你妹妹回房间,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插嘴!爸爸这也是为了你好!”夜中远终于忍不住火气,但也只是说话的时候声音大了点。

    夜琳说完这些话已经快要摊到在地,夜承赶紧抱着她,夜琳虚弱无力的趴在夜承的肩膀上,连呼吸都变得飘忽起来。

    可是她的余光却撇到了转角处的一个身影。

    终于来了,好戏就要开场了。

    “琳琳听话,承哥哥送你回房间休息,其实哥哥最初和你嫂子结婚就是因为你嫂子的肾能和你匹配,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有事!”夜承终究还是不忍心,如果自己一昧的自私,很有可能就会失去这个妹妹了。

    而他绝对不能失去夜琳。

    夜琳的脸颊贴着夜承的脸,感受到他身上柠檬水一样清晰的香味,她现在这个位置刚好就可以看到转角处的地板上映着一个黑色的人影,而夜承刚好是背对着的。

    “不要,承哥哥,我不许你伤害嫂子。如果被嫂子知道了这件事,她会很伤心的。我知道你爱嫂子,嫂子也爱你。”夜琳的语气很轻柔,但是已经足够让夜承心碎的同时也让转角处的林菀听见。

    夜承温柔的拍了拍夜琳的肩膀,眸子里全是宠溺和心疼,感受到夜琳若有若无的呼吸,顿时心痛不已。

    “她知道就知道了吧,就算她不同意承哥哥也有办法让她同意,她是你嫂子,让你好起来也是她的责任!大不了承哥哥以后养她一辈子!琳琳,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夜承安慰着夜琳,在他心里,夜琳真的太善良了,不愿意伤害任何人,他要是不这么说,夜琳会很自责的。

    “承哥哥,你对我真好……”夜琳缓缓的说了一句,要不是她一直勉强支撑着,恐怕早已经晕了过去。

    就如夜琳所料,此刻站在转角处的那一抹黑色的人影正是林菀,夜琳和夜承说的话全都被她听见了。她也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觉,就好像一颗心被扯成了无数的碎片,疼得她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小腿颤抖着,就快要摔倒在地上了。

    原来如此。

    原来自己不过是一个移动的****。

    夜承,算你狠!

    “嫂子……您怎么来了?”其实林菀没有出来,但是夜琳觉得现在是时候让她出场了,不然这场戏就不能完美落幕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计划当中,一切都进行得那么顺利。

    林菀听见夜琳在叫自己,以为自己真的被发现了了,才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出来。脸色惨白,目光空洞看着夜承的背影。

    终究她还是小看了这个男人,他温柔起来的时候可以系着围裙下厨做饭,他冷酷起来的时候竟然是这般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