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84.第484章 0495 吓跑了杜泽
    林菀手上的动作倒是利落得很,很快就处理好了夜承手上的伤口,又小心翼翼的涂了一层消炎药,再用绷带一层一层的包扎起来。

    夜承看着她的双手在自己的手上忙碌着,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样子,不由得又开始走神了。或许经过这一次,他们两人都会对这段感情,这场婚姻有一些新的认识吧?在感情的世界里,慢慢学着长大。

    包扎好了,林菀仰起头一脸微笑的看着夜承,她的笑容就好像一朵永不凋谢的昙花一样美丽到了极点,散发着幽幽的香气。

    她晶莹的嘴唇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像一颗熟透了的樱桃让人忍不住想要采摘。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还有一个粉红色的电灯泡在这里闪闪发光呢!

    妈的智障!这家伙到底有没有长脑子啊?

    最后在包扎的最外面打上一个小巧精致的蝴蝶结,简直完美!

    “弄好了,最近不能沾水,晚饭我来做!杜泽你来帮我打下手吧!我来看看家里有什么。”林菀从夜承身上把围裙解下来,然后利落的穿在自己身上,说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下过厨了,记得上次做饭还是好个几月以前的事了。

    林菀开始忙碌起来,杜泽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她身后,夜承看了看自己手上被林菀包扎起来的伤口,嘴角扯出一丝笑容,继而又一脸铁青的看着忙忙碌碌的林菀和杜泽。

    林菀拿了几个西红柿出来,杜泽手里重新拿了几个土豆,因为刚才那些土豆已经被某人折腾得没了土豆的样子,根本没法吃。

    “你把这个土豆拿去洗一下,然后给他去皮。我来切个西红柿,可以炒个鸡蛋!”林菀有条不紊的指挥着杜泽,自己手上的动作也十分利落,仿佛这厨房生来就是女人的战场。

    杜泽也不像刚才,这一回杜泽那家伙居然一点儿怨言也没有。

    倒是夜承一直站在厨房中央,就好像一尊雕塑一样,岿然不动。

    “我说夜大少爷,能不能请您移步到客厅等候,小的们弄好了给你端过来可好啊?”林菀笑的阴阳怪气的,语气中分明是满满的嫌弃。

    “我不走,我可以……我可以帮你尝菜!”夜承举着自己受伤的手摇了摇,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好像孩子在争取妈妈的宠爱一样。

    林菀嘴角一抽,感觉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变得非常诡异,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玄幻了?

    杜泽也是脸色一囧,看待自家大BOSS的眼神明显多了几分诧异。

    “放心吧,我不会下毒的。”林菀一边说一边动手切西红柿,我们的夜少就好像一块儿牛皮糖一样死皮赖脸的贴上来,单手从后面搂着林菀纤细的腰枝,完全不管杜泽是不是眼珠子掉了一地。

    我滴个神啊,这还是他平时见到的那个BOSS吗?这还是叱咤风云的夜少吗?这还是堂堂KTC的总裁夜承吗?

    今天这一切简直太诡异了,杜泽不由得心头一颤。就好像看了一部恐怖片。

    “你放开我,这里还有人呢!”林菀挣扎着,可是牛皮糖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甩掉的,夜承这块黏糊糊的牛皮糖不但没被甩开,还越贴越近了,最后甚至把自己的下巴搭在了林菀的肩膀上,让林菀做起事来很不方便。

    夜承摇了摇头,他的头发轻轻的扫动着林菀的脸颊,弄得林菀痒痒的,“我不放,我们不管他!”

    杜泽手里正在洗土豆呢,看到这一幕手里的动作完全停了下来,下巴都快脱臼了。这时候特别想要有个人来扇他一巴掌,告诉他这不是一场梦或者一个幻觉。

    还好夜承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不然他倒是很想扇他一巴掌。

    这个智障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走啊!

    夜承果然脸皮厚,还真一点儿也不把杜泽放在眼里了,他浅浅的呼吸带着一股柠檬的清香一点一点柔柔的吹林菀的脖子里,让林菀感觉后背一阵发麻。

    要开放也不是这样开放的吧?

    这里******可是厨房,况且还有外人呢!

    夜承凑过来试图亲吻林菀的脸颊,却被林菀快速的拿起案板上已经切好的一块西红柿塞进了嘴里,林菀眯着眼睛笑起来,衣服阴谋得逞的嘚瑟样儿,“怎么样?好吃吗?”

    “好吃……”夜承撇着嘴一口一口咀嚼着,然后艰难的咽下去。

    杜泽嘴角一抽,啧啧,他们家大BOSS好像从来不吃生的蔬菜。

    “嗯……那个,夫人,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今天就不留下来吃饭了。我先走了,二位……慢慢吃……”杜泽放下手里的土豆,用帕子擦了擦手上的水,一脸尴尬的说到。

    林菀诧异的看了一下杜泽,又斜着眼神看了一眼“牛皮糖”,夜承一脸无辜的看着林菀,林菀脸色一黑,这家伙今天到底怎么了?

    “有什么事这么着急啊!留下了吃了饭再去吧,我这边很快就弄好了!”是的,很快就弄好了,如果牛皮糖没有黏在她身上的话。

    “不了不了,我这边事挺着急的,我还是先走了,下次有机会再来品尝夫人的手艺,你们……吃好喝好……”杜泽似乎是故意把最后几个字说的格外的意味深长,看着林菀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怪异的神色。

    林菀当然知道杜泽在暗示什么,不由得脸色一囧,用手扶着额头,这下真的要没脸见人了。

    很快,杜泽一溜烟的就出了夜家,听见外面车子开动的声音,然后声音越来越远。

    “看吧,都是你干的好事,你让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丢死人了都!”林菀把手里的刀子一丢,没好气的说到。

    要不是杀人违法,她都恨不得把这家伙千刀万剐才甘心!

    夜承却把自己的脸深深的埋进林菀的头发里,闻着她头发上洗发水的味道,这不是他们家的洗发水味道,让他感觉有些陌生。

    “我跟你说话你到底听见没有!你今天到底抽的什么疯啊!”林菀摇晃着身子,试图甩开身上的牛皮糖,可惜力气太小了,牛皮糖仍旧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