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81.第481章 0492 霸道的温柔
    半小时后,司机果然听了杜泽的话,直接把车子开回了别墅,夜承拖着林菀下车的时候那司机心里一直战战兢兢的。直到看见夜承像拖麻袋一样把林菀拖进别墅的时候,他才拍了拍胸口让自己那颗快要蹦哒出来的小心脏平静下来。

    事实证明杜泽的话还是要听的。

    林菀一下车就被夜承扼制住了手腕,她能清晰的感觉夜承的力量之大,好像再用一点点力气就能轻易的捏碎她的骨头。

    好疼啊。

    林菀的脸色变了变,强忍着疼痛,倔强的不肯叫出声!

    一路进了客厅,上了楼,然后进房间,……

    碰——

    房门关上,所有的动作就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

    “放开我!你到底想怎么样?别以为你是夜少就很了不起!你放开我,弄疼我了!”林菀终于还是忍不住喊起来,夜承突然停住了动作,站在房间里就像一块被风化的石头,停顿了三秒钟,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干嘛啊!我都跟你解释过了,我和卫律之只是普通朋友,你不会还想打我吧?”林菀没注意到夜承的停顿,她被夜承拉在身后,这会儿正好有个时间空隙可以推开他。

    “你看你把人家打的,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他啊?再怎么说你也不能打人啊!”林菀继续说道,对于卫律之因为这件事挨打她心里特别过意不去,怎么说人家还救了她,还请她吃甜点了!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你必须跟卫律之道歉!”林菀喋喋不休,反正今天也是豁出去了,大不了跟这家伙决一死战!

    夜承一直没说话,背对着她,听着她嘴里一口一个卫律之,心头更是怒火中烧!这个死女人,简直要气死他了,她知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

    混蛋!

    “你心疼他了?那我算什么!”夜承突然转过身来,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林菀,就像猎豹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步步逼近,林菀步步后退。

    直到退到了门上,才再也无路可退。

    其实,这段感情,早就无路可退了!

    夜承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么自卑的话,好像在祈求她施舍一份感情,那样的卑微,卑微到尘埃里,再从尘埃里开出一朵花来。

    也许在感情的面前,所有的骄傲和自尊,都变得不堪一击了。

    林菀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虽然抱着必死的决心,可是对上夜承的眼神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就好像被倒上了一把图钉,然后再被一颗一颗的按进心里去。

    这好像不仅仅只是误会,而是……吃醋了。

    呃……堂堂夜少也会吃醋?

    “我……我……我没有……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林菀的眼神有些躲闪,她根本不敢直视夜承的眼睛,那千年寒冰一样的眼眸里散发出来的汩汩寒气足够把她冻成冰人。

    “那你是什么意思……”夜承靠的更近一些,几乎已经贴上林菀的脸了,可以感受到她紧张的故意急促而短站。

    她白皙的肌肤看起来好像牛奶一样丝滑,她殷红如同樱桃一般的嘴唇近在眼前,她就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样战战兢兢的靠在房门上,她来不及躲闪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害怕。

    “我……唔……”林菀刚想回答,却被夜承一个带着惩罚性的吻堵住了嘴,所有解释的话也全都被堵进了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了。

    夜承的吻来的直接,在林菀的嘴里横冲直撞的掠夺她嘴里的甘甜,强行勾起她的小****一起缠绵,完全没有一点温柔可言。

    林菀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恐怕她就要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个被吻死的女人,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这种死法而名垂青史?那可真是太丢脸了。

    “唔……夜承……你放开我……我快要不能呼吸了……唔……”林菀小声的低吟起来,就那么一点点可以说话的空隙,也很快被夜承再一次堵上,他好像就是故意不想让她说话。

    但是夜承的动作还是轻柔了一些,林菀伸出双手想要推开夜承,却被夜承一只手按在了门上,另一只手也被夜承仅仅的抓住,她再也没有挣扎的余地。只能任由他放肆的侵略。

    带着半个月的思念,两个人的吻似乎都陷入了一种不能自拔的地步,感受到彼此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气味,便更加不能自拔的深入下去。

    呼吸开始变得沉重,欲望的火焰被点燃,仿佛在心里点燃了熊熊怒火,能把人烧成灰烬。整个房间里的温度都好像瞬间上升了几度。

    不知道怎么回事,糊里糊涂的两个人流滚到了床上,彼此都开始眷恋彼此身上的味道,衣服一件一件的脱落,接下来的所有事情,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当林菀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就像诈尸一样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床对面正好就是梳妆台,可以透过梳妆台上的镜子看到一个头发乱蓬蓬的女人,那就是林菀了。

    “啊——夜承,你这个杀千刀的!”林菀突然歇斯底里的吼起来,因为她发现自己身上不但丝毫不挂而且还被夜承留下了许多爱的痕迹,而现在那个罪魁祸首已经逃之夭夭了!

    林菀气急败坏,感觉自己又一次被夜承俘虏了。跪着爬到梳妆台前去照了照镜子,脖子上,手臂上,胸口上,全都是淤青的痕迹。想起中午时候的激情,林菀顿时羞得脸红。

    “夜承你大爷的!你丫一定是故意的,弄成这样老娘怎么出去见人!妈蛋!”林菀狠狠的咒骂着夜承,也埋怨自己,明明还在生气呢,明明还说要离婚呢,怎么糊里糊涂的就跟那家伙滚了床单?

    真是个冤家!

    而且腰还这么疼,嘶~

    林菀随便在身上裹了一件衣服,这一觉睡得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走到窗户边拉开厚重的窗帘,一抹灿烂的夕阳瞬间迸射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