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74.第474章 0485 偶遇
    铛——铛——铛——

    林妈妈这时候正在张罗着给杜泽倒茶,突然手里的茶杯就重重的跌落在地上,那还是种比较有年代感的搪瓷茶杯,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金属质感的声响。

    杜泽也表示小心脏受到了惊吓,花容失色的看着林妈妈。

    “你说什么,菀菀已经半个月没在家了?这怎么可能?菀菀根本没有回来过!”林妈妈有些激动的冲过去扯住了杜泽的衣服,杜泽也是一愣,顿时脸色苍白。

    林菀半个月没回家,那她去哪儿了?

    “林阿姨你先别着急,夫人确实半个月没回家!您先想想,她还有没有可能去别的朋友哪里?”杜泽也着急起来,自己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子,都怪他太疏忽了,竟然半个月没联系过林菀!

    该死!他都在干什么?

    “不可能的,我们家菀菀根本没什么朋友,她高中时候的好朋友早就出国去了,她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去!怎么办?要不我们报警吧?”林妈妈着急上火得不行,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走。

    突然想到什么,林妈妈激动的说道:“对了,一个星期以前我还给她通过电话呢!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这死丫头是要气死我是不是,现在长本事了,都敢欺骗她老妈了,半个月不回家,看我不打断她的腿!”

    林妈妈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拨通了林菀的电话,放在耳朵边焦急的等待着,这死丫头要是敢接电话她一定要把她骂个狗血淋头,别以为嫁了人她这个当妈的就管不了她了!翅膀硬了想飞了是不是?

    听到电话里提示林菀的电话无法接通,林妈妈的的火气一下子被浇灭了,担心的情绪铁马冰河般的涌上心头,这丫头不会真出事了吧?

    “怎么办?电话打不通,你说她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啊?这死丫头,就是不让人省心!她和阿承是不是闹矛盾了,难怪我上次打电话总觉得她怪怪的,到底怎么回事啊?”林妈妈着急得很,手里紧紧的捏着手机,手心里全是冷汗。

    “林阿姨,您先别着急,夫人跟我们大老板半个月以前是闹了一点点矛盾,不过您完全不用担心,我们大老板会处理好的。”杜泽也不敢多说,要是被林妈妈知道事情的始末,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林家虽然比不上夜家那么有钱有势,但林家有骨子里就有一份气性,要是知道自己的女儿背了这么大的黑锅,说不定就支持林菀和夜承离婚了,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那你说这死丫头会去哪里呢?急死我了,我还是打电话报警吧!”林妈妈的手都在发抖,手心里和后背上全是冷汗。

    “林阿姨您先等等,我这就通知我们大老板,他知道怎么处理,你别担心了。”杜泽拿出手机拨通了夜承的电话,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觉得有必要告诉夜承,不然出了什么问题他可担待不起啊!

    夜承此刻正在去往下一家准备收购的公司的路上,他要去实地考察一下这家公司有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售后对象,那些没什么实力和前途的小公司自然会被这个社会击垮,他根本不屑收购他们。

    没错,不是随便什么公司和企业都有资格成为夜少的收购对象的,要是成了,那便是他的荣幸!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随意的穿行在这座城市里,所有的车辆都自行避让,那架势就跟皇帝出行差不多。

    电话铃声响起了好久了,夜承才慢悠悠的把手机拿过来,一只骨节分明的纤细的手看起来就像女孩子的手一样有一种无力感,青葱白玉一般根根分明。

    “喂,什么事?”夜承冰冷的语气隔着电话都能让杜泽感觉到一股寒意,不由得身体一颤。

    要是说夫人不见了他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吗?呜呜呜,他太可怜了,整天提心吊胆的。

    杜泽还来不及感叹完自己悲伤的人生,便扯着那妩媚的嗓音说到:“BOSS,夫人没在娘家。准确的说,夫人这半个月都没回过娘家,林阿姨说一个星期以前跟夫人通过一次电话,目前夫人的电话打不通!”捡着最重要的说,杜泽三言两语就把事情交代清楚了。

    这女人怎么又不见了?夜承挑了挑眉头,目光看着车窗外来往匆匆的人流,不知道会不会在这些人里面看到那一抹让他魂牵梦绕的身影。

    继而又神经质的笑了笑,嘲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理智了,这天底下哪儿有这么巧的事?

    可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

    夜承久久没有回答,杜泽着急了,继续说道:“BOSS,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要不要派人出去找,或者赶紧报警……”

    “不用了!”夜承突然吼了一句,打断了杜泽的滔滔不绝,然后突然挂掉了电话,杜泽顿时就好像被人打了一闷棍一样,一头雾水。

    那甜品店里有说有笑的女人,不是林菀又是谁?夜承的车子恰好经过,又恰好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停车!”

    隔着一条不算太远的人行道,可以看到人行道里面的一家甜品店里靠窗户的位置坐着一对男女,巨大的落地窗可以上夜承从外面清清楚楚的看到里面正在和一个男人谈笑风生的林菀,夜承顿时怒火中烧。

    这个死女人,居然这也快就有了新欢了?

    那个男人他也认识,是绯色咖啡店的老板卫律之!

    该死的,谁允许她和别的男人说话的?又是谁允许她对着别的男人那样笑!

    她不会这半个月都住在别的男人家里吧?那怎么可以!

    原来男人也有嫉妒的时候,而且男人嫉妒起来往往比女人更可怕,夜承这时候可能就连自己也没察觉到自己已经被满满的嫉妒冲昏了头脑,有一种想要冲上去打卫律之一顿的冲动!

    玻璃窗里面的女人笑得很好看,就像一副渐渐晕染开来的水墨画,可是夜承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去欣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