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67.第467章 0478 一个星期没回家
    夜琳不再说话了,默默的挂断了电话,空洞的眼神里划到一道阴狠的光芒,脸上突然浮起一丝诡异的微笑。

    似乎所有的事情到现在都有了合理的解释,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变得明朗起来。

    KTC公司办公室里的夜承在跟夜琳通完电话以后突然变得愉悦起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开车回家。

    归心似箭,在这个华美的不夜城中,迎着闪烁的灯光,夜承把车子开到了最快的速度,不断的把车辆,人群,和满世界的灯光甩在身后。

    一周没回家了,心里突然被一种暖烘烘的东西填得满满的,不知道那个别扭的女人是不是已经在家里睡着了。

    也许就连夜承自己也没注意到,在他想起某人酣睡的样子的那一瞬间,他脸上的笑容盛放得格外好看。

    终于到家了,夜承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抬眼一看,整栋别墅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儿光亮,看上去好像完全没有人烟的样子。

    那个家伙睡着了吗?

    钥匙没带,夜承按响了门铃,事实上他带了钥匙,却还是习惯性的按门铃。这样的习惯自从这栋别墅有了女主人以后就自然而然的养成了。

    “谁呀这么晚,来了来了!”别墅里很快亮起了灯,暖融融的灯光透过门缝照在夜承的身上,是五婶的声音,显然她没料到夜承今天会回来。

    们还没有打开,心里却被暖暖的期待填得满满的。是不是总有一个人,无论多晚都在等你回家。

    “呀,先生回来了?”五婶应该已经睡下了,这会儿身上披着一件外套,头发有些凌乱的出来给夜承开门,看到夜承的一瞬间,感觉有些惊讶。

    “嗯。我回来了,太太睡下了吗?”夜承习惯性的把外套挂起来,然后在鞋柜边换拖鞋。

    打开鞋柜,猛的看见林菀的拖鞋也整齐的摆放在鞋柜里,夜承心口一痛。就像是有一把锋利的匕首,在心头的位置快速的划开一道口子,突如其来的疼痛感瞬间席卷而来,血肉模糊。

    “先生,太太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来过了,三天前太太回来拿了一些衣物,说是要回娘家住几天。怎么?先生你不知道吗?”五婶很傻很天真的说出了一句话,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夜承一时间没缓过来。

    该死!这个女人居然敢一个星期不回家!

    长本事了?

    夜承愣在了原地,铺天盖地的愤怒涌过来就快把他湮灭了。

    “先生?先生?您是不是跟太太吵架了?这夫妻间床头打架床尾和,太太脾气倔强,先生还是多让着她一点吧。”五婶也是过来人,这时候就像妈妈一样劝说着夜承。

    混蛋,她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是不是平日里太惯着她了?

    碰——

    夜承大力的把鞋柜的门摔得一声巨响,身后的五婶随之一惊,什么微微的颤抖着。

    “先生,要不您去接太太回来吧?女人嘛,多说几句好听的话哄哄就好了,我看太太也不会太为难您的。”五婶继续说道。老人家的观念里男人就是要多让着女人。

    “我才不要管她,她不回来就让她一辈子待在娘家好了!”夜承一肚子气,本来还打算回来跟她道歉来着,这家伙倒好,脾气比他还大。谁给她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一个星期不回家!

    夜承气得要死,愤愤的上了楼,留下五婶一个人在偌大的客厅里凌乱着。过了一会儿,估计夜承已经进了房间了,五婶才幽幽的叹着气,摇摇头回到自己的房间。

    “现在的年轻人哟,啧啧……”五婶颇有感慨的念叨了一句,客厅里的灯光把她年老的身体拉得很长,很快灯被关掉了,客厅里又恢复了一片死寂。

    夜承愤怒的进了房间,房间里的灯光被打开,整个黑漆漆的房间一下子灯火通明,却只映着夜承一个人的身影,照亮房间的灯,同时也把夜承心里的落寞照亮了,一览无余。

    在衣帽间里换衣服的时候看到衣柜里那些漂亮的女士连衣裙都还在那里整整齐齐的挂着,一时间就好像她从未离开过一样,可是仔细一看,就可以发现虽然那些名贵的衣服都还在,可是她自己从娘家带过来的衣服通通不见了。

    那些衣服拿过来以后就一直放在衣柜的最下面,她也一直没机会再穿,因为她的衣柜里总是有还没剪过吊牌的新裙子。

    可是现在呢……

    她拿回了自己的东西,是决心要跟他断得干干净净了吗?

    她以为这样就代表互不相欠了吗?

    像是心里被挖走了一块,那些一开始的期待和温暖全部被抽离,又再一次被空荡荡的失落感填的满满的。

    房间里安静得出奇,她不在,整个别墅都安静得好像墓地一般。

    曾经多少次推开房门的时候,看到那一抹姣好的身影在床上的各种姿态,她欢笑的样子,她调皮的样子,她害羞的样子,她愤怒的骂着“流氓”的样子……

    夜承的思绪被过往的回忆拉扯得七零八落,好像一下子跌进了一个冰冷的深渊里再也爬不起来,他有些颓废的坐在床上,把头深深的埋进膝盖里。

    许久,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

    夜承的手机铃声再一次急促的响起来,惊扰了这落满了一屋子的回忆,也把夜承的从回忆的深渊里给拉了出来。

    是赵天城?夜承按下接听键,心里突然一阵慌张,一般赵天城是不会这么晚跟他打电话的,这么晚打过来无非只有一种原因,那就是关于夜琳的病。

    难道夜琳又发病了?

    “喂?这么晚找我什么事?”尽管心里担心不已,但那冷冷的语气仿佛与身俱来,一时半会儿之间还真改不了,赵天城透过电话似乎都能感觉到一阵寒意袭来。

    “夜承,大事不好了,出事了!”赵天城来不及多想,急切的声音透过电话的听筒传过来,伴随着疾风掠过的声音,听的出来这时候他应该是在开车赶去某个地方。

    夜承心头猛的一惊,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