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63.第463章 0474 分居的日子
    似乎身边少了一个人的怀抱,这一夜就变得格外漫长,林菀一直都没怎么睡着,睡在她身边的程伊然在十分钟以前跟她说过“晚安”以后就呼呼睡去了。

    林菀看了一眼身边熟睡的程伊然,床头上幽蓝色的灯光映着她恬静的睡颜,今天估计也是累坏了,这会儿倒是睡得极沉。

    实在睡不着,林菀悄悄地从床上爬起来,退开窗户发现窗户外面有一片小小的露台,林菀光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感觉心里的燥热渐渐被平息下来。

    露台上撑着一把大大的阳伞,伞下放置着一张白色的木质圆桌和圆椅子,桌子上整齐的摆放着一套白瓷茶杯和茶具,看上去倒是跟房间里风格截然不同,颇有几分古典美。

    靠在露台外边的栏杆上,夜风吹得有点冷,郊外的夜色似乎比市区里的夜色要格外的浓厚一些,也没有什么吵闹的声音和繁复的灯光。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的静谧和美好,透着一股祥和的气息。

    林菀想起很多往事,高中的时候和好友莫奈奈一起在上课的时候偷偷聊八卦,大学的时候和沈琪交往,大学毕业以后参加工作差点儿被上司潜规则……

    直到后来夜承的出现,彻底的改变了她平凡的人生……

    夜承……

    早上八点,程伊然床头的闹钟准时的响起来,一夜好眠,程伊然伸手按下闹钟,睡眼朦胧之间才想起昨晚是跟林菀一起睡的。

    可是……林菀呢……

    程伊然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林菀?”

    可能去厕所了,程伊然试探性的喊了一声,掀开被子下床,走到厕所门口仔细听,没有动静,打开门,果然也不见林菀的踪影。

    天呐,把夜太太给弄丢了?

    夜承知道了会掐死她吧?

    好端端的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人了呢?奇怪!

    “林菀,你跑哪儿去了?你别吓我啊,快出来!”程伊然四处看了看,浴室,衣帽间,甚至衣柜都找了,可就是看不见林菀的人影。床边的地上还摆放着林菀的拖鞋,要不然她都会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其实林菀从来也没有来过。

    露台!林菀不会在露台上吧?

    程伊然突然想到还有露台没找,马不停蹄的推开窗户跑了出去,老天保佑,总算看到林菀了。她一个人蜷缩在天台的椅子上睡着了。

    程伊然总算松了一口气,心里默念着:我的姑奶奶哎,大清早咱别这么吓人好吗?魂儿都差点儿被吓没了。

    “林菀,林菀?快起来了。起来吃早餐!”程伊然走过去蹲在地上,摇晃着林菀洁白的手臂,她细腻白皙的脸颊上留着两行清晰可见的泪痕,清晨薄薄的雾气洒落在她的身上,摸上去冰凉冰凉的。

    没有叫醒,程伊然皱了皱眉头,这家伙也太能睡了吧?这样也能睡着?

    “林菀,快醒醒啦!太阳都晒屁股啦!你说你好好的跑这儿来睡做什么?害得我好找,要是把你弄丢了,夜少还不得全世界通缉我!快起来啦!”程伊然抱怨了一顿,使出更大的力气来推搡林菀。

    传说中的夜太太原来这么懒啊?睡得跟个猪一样。

    “唔……头疼……”林菀终于醒过来了,准确的说,并没有真正的醒过来。

    程伊然感觉林菀有些不对劲,隐隐约约听到林菀说自己头疼,程伊然赶紧把手背伸到林菀的额头上试试温度。

    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妈呀,这么烫!这是发烧了吧?”程伊然大吃一惊,赶紧跑出去叫人帮忙,发烧了必须得送医院啊!

    这九月份的天气在露台上睡一晚上,能不发烧么?

    同样是清晨,夜承也是一夜未眠,独自一个人在林菀以前那间办公间里坐了一夜。

    杜泽走进来的时候夜承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只是一个人看着办公桌上那些摆放整齐的文件傻傻的发呆。自从上次合作的事情出了以后,林菀就再也没回过公司上班,而这间被单独分割出来的办公间也一直保存着原来的样子,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人动过,就好像她还在一样。

    从未想过如今这一片小小的天地竟然成为他用来思念的场所。

    林菀……这个名字似乎也在潜移默化之间深入骨髓,而她却说,趁大家都还没陷得太深。

    “BOSS,我已经收到了夫人的辞职报告,要……怎么处理?”杜泽今天早上来公司打开电脑的时候就弹出一封邮件信息,打开一看就是林菀发过来辞职报告,发送的时间是凌晨三点。

    夜承被杜泽的话打断了思路,辞职报告?

    这个女人到底想怎么样?

    三番两次的威胁他吗?

    “随便!她想怎样就怎样好了!”一个箭步跨出那间小小的办公间,夜承把办公间的门摔得啪啪作响,仿佛那玻璃做的门框马上就要碎掉了。

    辞职报告!

    离婚协议书!

    原来他们的婚姻在那个女人眼里就是这样可以轻易抹掉的吗?弄几分文件大家签个字就算完事了?那他夜承到底算什么?

    杜泽心头一惊,昨天的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他也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只是……他到底要不要为林菀说话呢?站在朋友的角度当然义不容辞,可是夜承毕竟是他的老板。

    “还有,马上让人来给我把这里的东西清理出去,既然林秘书已经辞职,这个办公间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拆掉吧!”夜承最后看了一眼办公间里面的样子,冷冷的语气仿佛瞬间凝结了周围流动的空气。

    杜泽又是一愣,一直以来夜承都不许人进入这间办公间,也不许动里面的东西,怎么今天说拆就拆了?

    “BOSS,要不你在考虑一下,林菀……我是说夫人,夫人可能是在跟你赌气呢!她的脾气您还不知道嘛,呵呵呵……”杜泽尴尬的笑起来,笑得比鬼还难看。

    碰——

    夜承狠狠的把手里的文件夹摔到地上,“我说让你拆你就拆,哪儿那么多废话?不想干马上收拾东西给我滚!”夜承冲着杜泽发了好大一通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