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60.第460章 0471 去赵天城家
    夜承一个人在夜色中把车子开得飞快,在高速公路上划过一道黑色的闪电,下了高速路又是连创好几个红灯,后面的警车跟了一路倒是很快就没人敢跟着了。

    有默契的是他这时候也不想回去,而是一路直接冲到了赵天城家里。

    赵天城的家在离市区比较远的地方,也是独自居住的一栋别墅,此刻他也才从夜家老宅回来没多久,正在家里一个人悠哉悠哉的打游戏呢。

    今天在夜家老宅里发生的事,他也挺惊讶的,不过这好像跟他没什么关系,毕竟是人家家里的事,大不了改天好好跟夜承聊聊。

    叮咚——叮咚——

    夜承在外面按响了门铃,不过好像没什么反应。

    咚咚咚——咚咚咚——

    夜承不耐烦的使劲用拳头敲打着赵天城家的大门,那厚重的大铁门要是会说话的话也一定被夜承给打哭了。

    什么仇什么怨啊?

    “来了来了!谁呀,门都敲坏了!”赵天城正在打游戏,带着耳机杀得正欢儿,没有听到按门铃的声音,倒是被夜承大力敲门的声音给惊动了。

    估计在不开门惊动的就是警察了。

    赵天城穿着一身宽大舒适的睡衣来给夜承开门,脚底下的拖鞋踩得哒哒哒的响。

    “夜承?你怎么来了?”赵天城一开门就看见了门口黑着脸的夜承,有些吃惊。今天夜家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夜承怎么还有心思来找他?

    邪门了!

    夜承把西装脱了拿在手上,正准备进赵天城的大门却被赵天城拦在了门口,夜承怀疑的看着赵天城。

    “怎么?家里藏着女人?”夜承冷冷的一句话丢过去,砸得赵天城晕头转向的。

    这家伙嘴里就吐不出象牙来。

    只是不想让夜承看见自己这么大个人了还在家里发邮箱而已,不然会被这家伙笑话一辈子。

    “那倒没有!”赵天城依旧堵在门口,不进不退的。

    既然没有藏着女人,干嘛不让他进?夜承看他也不像撒谎的样子,便拉开了赵天城的手臂,直接就进去了,管他那么多呢!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蛮横不讲理!”赵天城在夜承身后无奈的喊到,可是夜承根本不搭理他,随手就把西装扔在了沙发上,自顾自的进了浴室洗澡去了,把这里当作自己家一样随便。

    臭不要脸的!

    赵天城在背后咒骂了一句,真是拿这家伙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很快便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赵天城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坐在客厅的地上玩游戏,反正都被他看见了,让他笑话去吧。

    “赵天城,浴袍呢?”从浴室里传来夜承的声音,带着一股子湿气。

    “等着,我给你拿!”赵天城按了暂停,慢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再慢悠悠的晃进自己的卧室去给夜承拿浴袍。

    得,还得伺候这大爷。

    咚咚咚——

    “开门!”赵天城手里拿着一件跟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白色浴袍在浴室的外面敲门。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应。

    “喂,我说你是不是淹死在浴缸里了?”赵天城再一次说到。

    还是没有回应,只听见哗啦啦的水声。

    “喂,夜承,你丫别吓我啊?在不开门我可进来啦!”赵天城开始有点担心了,这家伙不会在里面想不开吧?

    “我进来了啊!”赵天城最后说了一句,已经准备好破门而入了。

    三,二,一

    赵天城退开了几步,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的朝着浴室的门冲过去。

    “啊——”感觉撞到的不是硬硬的门,却还是很疼。赵天城轻呼了一声。

    “你干嘛,大晚上对我投怀送抱的。我对男人可一点儿兴趣也没有!”就在那一瞬间,是夜承突然把门从里面打开了,赵天城正好撞在他结实的胸肌上。

    赵天城那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模样,自然被撞得疼了。

    “叫你开门你不开,我还以你在里面自杀了呢!要死你死别地儿去,我可不想天天被警察骚扰。”赵天城真是恨不得一口血喷死夜承这家伙,什么他对男人不感兴趣啊?说的他好像感兴趣似的。

    这基情满满的画风简直让人不敢直视!

    夜承全身****着站在浴室门口,身上的水珠儿还在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这样完美的身材真是难得一见,可惜赵天城还来不及多看两眼,就被夜承一手抢过了浴袍罩在自己身上。

    切~谁稀罕。

    “你才要死呢!”夜承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径直往赵天城家的客厅走去,赵天城家他来过也不是一两回了,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

    看到地板上乱七八糟的散落着各种玩游戏的机器,夜承嘴角一抽,多大人了还玩这些?

    赵天城跟着夜承走过来,“你都看到了,这些都是我们高中那会儿喜欢玩的。怎么样?要不要玩两局压压惊?”

    夜承没理他,直接去酒柜里挑酒去了。

    赵天城脸色一变,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客气呢!得,那就好生伺候着吧,谁叫他摊上一大爷呢!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夜承拿了一瓶红酒过来,两个人就这么坐在地板上开始倒着红酒喝起来。

    “呵呵,你可真会挑,这瓶82年的拉菲是我前不久才让朋友从欧洲带回来的,就这么一瓶!”夜承拿了两个喝红酒的高脚杯,分别倒了两杯摆在茶几上。

    赵天城喋喋不休的开始抱怨起来,这82的拉菲有多么难得之类的。

    想起某个女人曾经把这种难得的红酒拿给她妈妈烧菜的场景,夜承的嘴角扯起一抹苦涩的微笑。

    难得吗?在她眼里,不过是用来烧菜的普通红酒而已。

    那个女人奇特的脑回路简直让人不敢恭维。可是她现在在哪儿呢?会不会一个人躲在家里哭?

    “哎,我说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笑得这么一脸春心荡漾的,找到第二春啦?”很明显这家伙就没有在听他说,赵天城挖苦的说到。

    夜承的思绪被赵天城的牢骚给打断了,那些断了线的画面便再也拼凑不回来了,一瞬间变得支离破碎,很快便灰飞烟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