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57.第457章 0468 你不相信我
    “赵医生,夜琳怎么样了?严不严重?要不马上送回疗养院吧?”夜中远拉着赵天城的衣袖一脸焦急的说到。

    赵天城放下手里的听诊器,“夜伯伯你不用担心,夜琳没什么大事,只是受了点儿惊吓才导致的昏迷,先送她回房间休息去吧。”赵天城平静的说到,夜琳确实没有太大的问题。

    夜中远这才放下心来,看了一眼林菀,眼睛里刚才的那份融融的慈爱瞬间被怒火烧得灰飞烟灭,要不是这个女人故意送一个这样的礼物,也不会吓得夜琳当场晕过去,这个女人到底是何居心?

    “这位林小姐,我知道你对我有所不满,你要是有什么怨气就冲我发,别伤害我的女儿!”夜中远的语气很不好,一口咬定就是因为林菀对他有所不满才想方设法残害夜琳。

    夜太太在自己的公公嘴里却成了林小姐,林菀感觉自己好像被夜中远狠狠的甩了一个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

    “不,不是的,我没有故意要伤害夜琳,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夜中远毕竟是长辈,林菀就是有再大的委屈也只能无力的解释,可是夜中远就和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一样,根本不相信她。

    怎么办?她要怎么说这些人才会相信?

    林菀手足无措,祈求的目光看着夜承,这样的情况没有人会替她说一句话,夜承也没有看她,他的的眼里只有夜琳。

    “夜伯伯,我可以作证,今天和我和林菀一起去礼品店拿礼物的,林菀从来就没有拆开过这礼盒,可能是礼品店的人一开始就弄坏了。”程伊然站出来替林菀作证,林菀一脸感激的看着她。

    “那可就不一定了,程小姐又没有一直跟着夜太太,怎么知道夜太太没有在暗中动手脚呢?知人知面不知心呐。”何晶晶煽风点火的语气悠然的飘出来,轻而易举的就推翻了程伊然的说法。

    程伊然脸色一白,她还真是没有一直跟着林菀,但是她绝对相信以林菀的为人根本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何晶晶你别在这里添油加醋的,我相信林菀的为人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程伊然又跟何晶晶杠上了,两个人相互瞪着对方,一副要撸袖子的节奏。

    夜承把夜琳抱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回来的时候一屋子人都还在僵持不下,客厅里的气氛瞬间阴冷了下来。

    远远的看了一眼在人群中备受指责的林菀,她的身影看起来多了几分凄凉,夜承的心里感觉很复杂。

    他到底要不要相信她呢?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今天的宴会到此结束。再次感谢各位。”夜中远挥了挥手说到。示意大家都可以各自回家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主人都送客了,大家虽然都很想知道后续发展,但总不能舔着脸不走,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但就刚才发生的一切,也足够这些夫人小姐在茶余饭后消遣一阵的了。

    比如夜太太跟小姑子不合。

    比如夜中远不承认夜太太的身份。

    这些八卦的话题很快就会以光的速度在圈子里传开,像瘟疫一样传染给所有人。

    “林菀,我在外面等你。”程伊然走的时候笑声的在林菀的耳边说了一句,让林菀感觉放心了许多。也许踏入这个圈子最大的收获,就是交了程伊然和姜妍这两个朋友,要是今天姜妍也在,一定不会让她这么被诬陷的。

    林媛和何晶晶两个人相视一笑,又齐齐把目光投向林菀,看了一眼林菀那副失落的样子就觉得很解气,然后才得意的转身出了大厅。

    这件事闹得这么大足够林菀喝一壶的了。

    哼,谁叫她平时那么得意!

    这下得意过头了吧!

    夜中远和管家暂时出门送客,夜家的仆人很快便把整个夜家客厅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林菀就像一个刚被人从水里捞上来的溺水者一样,站在客厅里不知该何去何从。

    等到大家都再次齐聚客厅的时候,夜中远的脸色黑得不像话,夜承和夜彻两人也站在客厅里,沈娅清的脸色也不好看。林菀一直低着头,两只手相互搅动着手指,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我……我说了……我真的不知道小天使的头为什么会掉下来,这件事不是我做的,跟我没关系……”林菀已经不止一遍的说过这句话了,可是似乎没有人相信她。

    她把目光看向夜承,在这里只有夜承会相信她的对不对?

    夜彻看在一旁的木头柱子上一副悠闲的样子,把刚才那个断了头的水晶小天使拿在手里把玩,他脸上始终保持着邪魅的微笑,似乎外界的一切都跟他无关。

    “你不用再解释了,这件事到底是怎么样的大家心里都知道。这件礼物从头到尾都是你一个人经手的,难道还会有别人会做这样的事吗?你害我女儿也不是第一次了!”夜中远怒火中烧的说到,恨不得冲过去扇林菀两个耳光解气。

    这个女人几次三番残害他的宝贝女儿,叫他能不生气吗?

    林菀知道夜中远又在说上次夜琳不小心被烫伤的事情,林菀心中一阵苦水泛滥,看来这个梗在夜家人心中是一辈子也过不去了是吧?

    “夜承……你也是这么想的吗?你也认为这件事是我做的?是我故意伤害夜琳?”林菀不想跟夜中远纠缠,既然他要那么说那她也没办法,她在乎的只是夜承的想法。

    林菀一步一步朝着夜承走过去,她现在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夜承身上,只要夜承相信她是清白的,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误会她她也不介意。

    不知道怎么的,她就只希望这个男人能相信她,能跟她站在一起而已。

    “这个水晶材质的东西要是碎掉的话会整个一起碎掉,不会单独只掉一个头。很显然,这的确是有人故意做了手脚。你跟我说,是不是你?”夜承的目光对上林菀的目光,两个人相互都看不清对方的神色。

    所以,你还是不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