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50.第450章 0461 美人心计
    似乎被夜承这气势给给吓到了,林菀乖巧的点了点头,眼神中带着一丝委屈看着夜承。

    他是在关心自己吗?

    “你在跟夜琳说话,我怎么好打扰你们兄妹叙旧,所以就自己在院子里转悠。”林菀委屈的说道。要不是夜承一直陪着夜琳,她至于那么尴尬的一个人在院子里等程伊然么?这家伙还敢怪她!

    夜承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了看林菀的手腕好像不那么红了才放下心来,刚才确实冷落了她。

    手上轻轻一用力,林菀便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那种熟悉的温暖让她心里暖暖的。

    “对不起……”夜承的下巴搁在林菀光洁细腻的额头上,感受到她的肌肤就好像丝绸一样光滑,忍不住蹭了蹭说到。

    林菀身子一疆,这家伙居然会道歉?

    不对不对,一定是她听错了。

    “生日宴会开始了,我们这样跑出来真的好吗?”林菀的脸贴着夜承的胸口,听见他强有力的心跳跳跃出一串有节奏的音符。

    这一刻,居然有些依恋了。

    夜承掰开林菀的身子,两只手按着她秀美的肩膀,两个人在闪烁的灯光下就这么四目相对着。

    他的眸子里就像落满了星光的河流,斑驳的河水悄无声息的流淌着。她的眸子里就像繁星璀璨的夜空,星光就倒影在他的河里。

    夜风吹得有些发冷,两人都沉默着不说话。

    意料之中的一个吻轻轻的落在了林菀樱花般莹润的唇瓣上,林菀没有拒绝,而是跟着他的节奏一起缠绵,一起在舌尖上弹奏起一曲华美的交响乐。

    夜承的手搂着林菀纤细的腰枝,就连他也不由得感叹这个女人的身材线条近乎完美,一触上去,就让人难以自拔。

    两人吻得认真,没有注意到黑暗中有一抹身影,一双嫉妒的眸子里射出冰冷的寒光,好像一把涂着毒液的匕首,随时等待着置人于死地。

    “好了。我们该回去了,不然我可不保证接下来会发生点什么。”最后还是夜承主动结束了这个炙热的吻,这个女人就像一种毒药,一沾上就让人上瘾,再这样下去他真怕控制不住。

    看着林菀有些肿起来的唇瓣,就好像熟透了的樱桃一样红润通透,让人忍不住想要采撷。

    林菀红着脸,“那我们先回去吧,万一待会儿夜琳找你怎么办?”

    夜承有些犹豫,脸上泛起一抹不自然的神情,说到:“你先进去吧,我去趟洗手间就过来找你!”语气中带着一丝儿压抑和痛苦,夜承的眉头也皱到了一起。

    这女人果然是个妖精!

    让人欲罢不能。

    林菀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却又没发现有什么不妥,机械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客厅的方向走去。

    夜承松了一口气,他现在确实需要去趟洗手间,再冲个凉水澡泄泄火。

    两个人分头离开了,躲在暗处的那一抹人影也突然离开了。

    林菀回到客厅的时候很快找到了程伊然和赵天城,三个人就这么站在一起悠闲的聊聊天。

    程伊然看着林菀的脸色有点不太对,嘴唇也肿肿的,“啧啧,你跟夜少这是干什么去了?嗯?”程伊然笑得贼兮兮的,林菀这痕迹瞎子也看得出来是做了什么。

    “知道你还问!你故意埋汰我呢?”林菀脸红得不行,程伊然都能一眼看出来,那其他人不都看出来了?

    天呐,太丢脸了!

    夜承这个混蛋!

    林菀在心里把夜承狠狠地抽打了一遍,这家伙做了坏事就畏罪潜逃了,让她一个人在这里接受别人的眼光,这让她怎么见人。

    程伊然捂着嘴笑得可欢了,赵天城在一旁看着也笑出了声,林菀翻着白眼看着这两个幸灾乐祸的家伙,很想看看这地板上有没有裂缝,她好钻进去。

    “那夜少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估计待会儿得让他上台讲话呢!”程伊然示意林菀看台上,这会儿夜中远还在说话,夜彻和沈娅清也在一旁,估计待会儿都要说两句。

    林菀摇摇头,“不知道,我看他感觉怪怪的,他说要去趟洗手间什么的。”

    “噗——”赵天城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刚喝进去的果汁喷了一地,说好的风流倜傥偏偏美少年的形象碎了一地,捡都捡不起来了。

    程伊然和林菀都一脸茫然的看着赵天城,这家伙是被人突然点了笑穴吧?

    笑得跟抽风似的。

    夜琳此刻的目光一直在寻找夜承,明明刚刚还看见承哥哥在门口的位置,怎么一晃眼就不见了?

    夜琳的目光扫过去,只看见林菀,程伊然和赵天城他们三个人在门口有说有笑的。顿时一脸的失落,承哥哥去哪儿了?

    夜承一边快速的走一边解开领带,夜风吹得冷嗖嗖的,可是他还是觉得身体里有一股燥热一直在乱窜,好像在找一个突破口可以冲出来。

    妈蛋,这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夜承回到自己的房间,打算冲个凉水澡以后再换一身干净的衣服,推开房门的一瞬间,一股奇异的香味淡淡的扑进他的鼻腔,夜承微微皱眉,这香味可不是属于他的房间的。

    谁进了他的房间?

    透过暖黄色的灯光,可以看见床上躺着一个衣衫半解的女人。女人背对着门口,她白皙的大腿和肩膀都露在外面,身上的穿着几乎就只剩下内衣裤了。那女人在床上妖娆的扭动着身体,并且不时的发出底底的呻吟,看上去好不撩人。

    看到这样的情景,夜承反而镇定了下来,这空气中的香味不是别的,是一种催情的迷香,这种东西他已经领教过很多次了,现在对他来说一点儿用也没有。

    他倒是很想知道哪个女人这么不要命?

    夜承平静的走进去,坐在自己的床边上就开始脱衣服,他手里的动作一派优雅,完全没有中了迷药的那种冲动。

    “趁我还没发火之前,马上给我滚出去!”他平静的说到,冷冷的语气打破了这一屋子的暧昧的气氛。丝毫没有被空气中弥漫的香味影响到。

    床上的女人身体微微一颤,她就不信了,难道这男人是铁做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