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42.第442章 0453 爱是妥协
    这一通倒腾下来又是半小时过去了,等到林菀用于在姜妍和卡莱尔两人的长枪短炮中挣脱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半了,送走了姜妍和卡莱尔这两尊大佛,林菀和夜承也坐上了去往夜家老宅的车。

    呼~林菀终于松了一口气,脑海里还全是姜妍和卡莱尔吵架的画面,就像有很多叽叽喳喳的鸟儿一直不停的在自己的脑海里飞来飞去,让她觉得一阵烦闷。

    “你说,那个卡莱尔和姜妍到底是什么关系啊?一见面就跟仇人一样。”林菀玩着自己的手指头,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夜承轻轻的把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手里,他手心里的温度通过血脉一点一点的流进某人的心里。

    “我也不知道,没听卡莱尔提过。可能是曾经认识的人吧。”夜承虽然跟卡莱尔相识多年,也是卡莱尔的常客,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去打听别人的私事儿,他可没这习惯。

    林菀倒是觉得有机会一定要找姜妍问个清楚,说不定这里面还有着什么鲜为人知的桃色新闻呢。

    这样想着,林菀一脸坏笑。

    “想什么呢你,看你笑的那样儿!”夜承用手指戳了戳林菀的额头,把林菀戳得摇摇晃晃的,像个不倒翁。

    林菀一脸黑线,把夜承那不安分的手给打下来,这家伙把自己当玩具了是吧?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好不容易弄好的造型,可别整乱了,不然待会儿怎么见人?

    “没想什么!”林菀不想跟这个夜三岁说话,一个大男人调皮起来就跟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有人的时候是夜高冷,没人的时候就变成了夜三岁,这好好的画风怎么说变就变?

    夜承看着林菀被自己逗得生气的样子就觉得好好玩,逗弄这个别扭的小女人一向都是他的乐趣!这样的恶趣味够他玩一辈子的了。

    夜承把着林菀的肩膀,把林菀拖进自己的怀里,她的肩膀裸露在外面,冰凉冰凉的的触感就好像摸到了冷冽的山泉。

    她肩膀的线条是那样的秀美流畅,她的礼服就像丝绸一样光滑细腻,还有今天这条淡蓝色的礼服,穿在她身上就像一条美人鱼。

    她身体的每一分没好,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这是他的宝贝,就算是万里江山摆在眼前他也不换。

    “今天是夜琳的生日,把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都忘了好吗?”夜承幽幽的说出一句话来,他悄悄地鼻息贴在林菀的额头上,却让林菀身体微微一颤。

    不开心的事?

    在那座豪华的大宅子里,确实发生过一些不开心的事。还有夜琳那个小女孩……

    想到这些,林菀心里一阵惊慌,后背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菩萨保佑今天一切都顺顺利利!林菀在心中祈祷着,但愿菩萨能够听到自己的心声,让她能够顺顺利利的过完这个晚上。

    林菀点了点头,忘了又怎样,不忘又怎样?

    你不是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吗?

    这些话林菀没有说出来,深深的藏在心底。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也变得这样患得患失起来,她也害怕有一天身边再也没有这个温柔的怀抱,再也没有这股温暖。

    “夜承,你有没有觉得,其实夜琳不怎么喜欢我?”林菀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其实她知道,夜琳不是不怎么喜欢她,而是非常不喜欢她。只是夜承一定不会相信她说的话吧?

    在他心里,夜琳的地位是高过自己的。

    夜承轻轻的拍着林菀的肩膀,好像哄小孩子睡觉一样温柔,“她只是暂时不能接受有一个女人抢走了她的哥哥,其实夜琳本性不坏,相处久一点她一定会接受你的。”

    本性不坏么?呵呵,谁知道呢?又没人能把她的心挖出来看看!

    所以你心里,始终是向着夜琳的。

    林菀心头一疼,她在想,现在眼前的温存,到底有几分是真的?是不是扯开这一层薄薄的面纱,就能看见里面满目苍夷的伤口?

    “但愿吧。”林菀终究还是妥协了。

    这一层面纱,她没有勇气去扯开。

    她知道,自己这辈子是陷进去了。

    看着车窗外的夜幕像涨潮一样缓缓的漫上这座城市,路边的路灯齐刷刷的亮了起来,整座城市仿佛瞬间坠满了星光,说不出的绚丽与华美。

    当车子缓缓开进夜家老宅那一段盘山公路的时候,可以看见平日里少有人来的公路上今日却是川流不息,各种名牌跑车比比皆是。

    在那半山腰上伫立着夜家老宅的四合院,今天更是装饰得格外华丽,远远看去只能看到一片绚丽璀璨的灯光在晃动。

    夜承的专属座驾缓缓的驶过去,两边公路由于车辆太多显得有些拥挤,但是看到夜承的车子过来了,分分让到了道路两边。

    随着车子的缓缓前进,夜家老宅近在眼前,林菀却开始越来越紧张了,想起上次来夜家老宅发生过的事情,她的手心里全是汗。

    “怎么了?怎么手心里全是汗?”夜承一直把林菀的手握在自己手里,刚才还觉得她的手细腻光滑,这会儿由于汗水变得黏糊糊的了。

    “我……我……有点紧张。”林菀看着夜承那张风云不惊的俊脸,像他这样的总裁是不是永远也不能体会到“紧张”这两个字的感受?

    夜承扒开林菀的手心,用湿纸巾把她手里的汗水一点一点的擦干净,直到她的手又恢复了以往的光滑细腻,才满意的扔掉了纸巾。

    林菀看着夜承一脸认真的样子,他的温柔有时候就像一种幻觉,或者一个梦。等到这个梦醒来以后,是不是就会看到面目全非的真相?

    那这个梦还是永远不要醒过来吧。

    “紧张什么,又不是第一次来了。再说了,你是夜太太!这里也是你的家!”夜承把玩着林菀修长的手指,她的每一根手指都好像玉石一样通透,散发出莹润的光泽,让人爱不释手。

    夜家老宅到了,车子停了下来。夜承捧着林菀的脸,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个轻柔得如同羽毛一样吻。

    “我们到了,下车吧。”他平静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