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34.第434章 0445 睡衣诱惑
    似乎一切都在冥冥之中被一股神奇的力量牵引着,然后被带到一条谁也不可预料的不归路上。就像林菀和夜承,几个月前还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谁也不认识谁,短短的几个月之后,却成了夫妻。

    所有一切看是不可思议的背后,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每一个人都在里面或多或少的起到了作用,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未来那么长,谁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林菀的身份很快在帝都上流社会贵族圈子里炸开了锅,一时间在帝都掀起一阵不小的风浪,如今林菀这个夜太太的身份算是坐实了。

    要说最近这一个月整个帝都最重大的一件事是什么?那当然是KTC总裁夜承的妹妹夜琳的十八岁成人礼,这是生日宴会早在几个月前就准备着了,夜家的小公主的成人礼,那场面不用想也知道该有多盛大。

    经过一段期间的修养,林菀手上的伤已经结痂了,伤口愈合得很好,只是手心里会留下一道疤痕。林菀每次摊开手心看的时候,都会一阵苦笑,这两道疤,就算是对过去那个一塌糊涂的自己做的一个道别吧。

    别说,还挺对称的。

    “姜妍啊,上次赔给你的那顶皇冠还算满意吧?我可是求着夜承他才答应帮我的。”林菀此刻正趴在床上跟姜妍打电话,一脸讨好卖乖的样子。两只脚丫子在空中挥动着,一双修长美丽的大长腿足以让那些专业的腿模汗颜。

    姜妍此刻正在给一个姑娘化妆呢,手头上也不空,只能戴着蓝牙跟林菀通话,化妆间里闹哄哄的,姜妍也听得不是很清楚。

    “嗯嗯。还不错,虽然比不得我原来那顶那么精致,可是这个看起来明显贵重许多,替我谢谢你家夜少啊!以后只要夜少有事,小女子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姜妍言语十分夸张,因为她正在一个姑娘的脸上画着一个赵子龙的脸谱。

    可怜那姑娘都快哭出来了。

    林菀脸色一变,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这女人又是抽的什么疯?

    不过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林菀恢复了讨好卖乖的模样,继续说道:“那你看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啊?”

    姜妍这边手头的动作顿了顿,突然有些后悔刚才说过的话了,没想到这家伙还真会顺杆爬。

    “有话快说,老娘这边忙着呢!”画风一转,刚才那个还口口声声要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姜妍,瞬间变成了你丫有屁快放的御姐模样。

    这画风转得林菀措手不及。

    接下来的话说出去会不会小命不保?

    “是这样的,你看这不是夜琳的生日宴会快要到了嘛,我能不能请你来给我画个美美的妆?你知道在这方面我是最信任你的,好不好嘛?”林菀把她以前对付老妈那招都使出来了,那一脸奴才相真是让人拍手叫绝。

    这女人没去拍电影一定是中国影业的一大损失。

    姜妍眉头一皱,果然这家伙找自己就没好事,“你丫自己不会过来啊!没长脚是不是?你家那鬼地方我可不敢来,我怕夜少砍死我!”

    林菀撇了撇嘴,对着手机屏幕做了一个鬼脸,就知道这家伙没那么容易就范。

    “你放心吧,有我在呢。你也知道夜承不让我去公馆,所以还是麻烦你过来一趟吧。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的,好不好?看在人家这么可爱的份上,你怎么好意思推迟?”林菀又开始卖萌了,一个劲的恶心姜妍。

    那矫揉造作的语气,听得姜妍恨不得这时候就冲过来揍丫一顿。

    “呵,你现在这个夜太太的位置是越坐越舒畅了是吧?还知道使唤人了?看来夜少把你调教得不错啊!”姜妍轻笑着说道,调侃着林菀。

    林菀咬了咬嘴唇,为了能让这姑奶奶顺顺利利的过来给自己化妆,她忍了。

    “干嘛这样调戏人家,要不人家这就过来给您暖床好不好?”反正都是不要脸了,那就不要脸到底吧。林菀把心一横,使出杀手锏,她就不信这家伙不乖乖从了她。

    姜妍这边两手不空,左手拿的那些五颜六色颜料差点就翻到在地上,一时间脸都绿了。

    啧啧,肉麻死了。

    “得,你可别恶心我了。小的怎么敢让夜太太暖床,我还不想英年早逝。您就放过小的吧!”姜妍终于还是逃不脱某人的魔爪,求饶的说到。

    林菀在这边笑得那叫一个欢脱,两只脚丫子在空中都开始为自己鼓掌了。

    “这么说你是答应啦?”林菀有些兴奋。

    “我敢不答应么?夜太太的话就是圣旨啊!”姜妍一边游刃有余的跟林菀扯淡,一边漫不经心的在调色板上调出合适的颜色,再一笔一画的勾勒在姑娘脸上。

    就跟那些老大爷遛鸟一样兴致勃勃。

    “谢主隆恩!那臣妾这退下了。”林菀欢天喜地的,要是姜妍在她面前,她估计真的会跪下来谢恩了。

    有了姜妍这个第一化妆师坐镇,她可以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

    “嗯,跪安吧。”姜妍轻哼一声,表示十分满意林菀今天的表现。

    “喳——”林菀回复了一句,然后挂掉了电话。

    姜妍答应亲自出马来家里给她化妆,林菀简直要高兴疯了,一下子猛得从床上站起来,在宽大舒适的床上像只小白兔一样蹦蹦跳跳起来。那叫一个欢脱啊!

    那床要是会说话的话这时候一定哭了。

    林菀高兴得过了头,没注意到夜承此刻正像一只幽灵一样站在门口,把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夜承狭长的眸子里总带着一丝凌厉,射出一道冰冷的寒光,看着林菀在床上撒欢的样子,嘴角上扬到一个好看的弧度。

    林菀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在床上跳着,细长的小腿露在外面,上面一点是她纤柔的腰枝,腰上系着睡衣带子。在上面一点就是随着她的跳动而上下起伏的胸脯,看这样子,估计没穿内衣……

    嗯……很棒,看起来很诱人……

    某人不由得眼睛都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