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18.第418章 0429 被泼红酒
    夜承缓缓的走过来,脸上带着一抹神秘的微笑,暗紫色的西装反射出淡紫色的光芒映在他俊郎的脸颊上。他的每一步都走的很轻,像是怕打扰了什么,却又是那样的落地有声,每一步都敲打在林菀的心上。

    林菀的目光根本没办法从这个缓缓而来的男人脸上移开,他的眸子宛若星河一般光辉灿烂,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被他深深的吸引着。他的笑容明朗而魅惑,美丽却又带着一丝危险,让人想要像飞蛾一样奋不顾身的扑过去。

    他就是这样一个美丽而又危险的男人,他就是夜承。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大家都屏住了呼吸。这一切简直美丽得不可思议。

    三步,两步,一步……

    碰——

    一只红酒杯在大理石光滑的地面上滚出去一段距离,酒杯跟地面摩擦出清脆的声音。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堂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有点喝醉了……真对不起……”就在夜承快要走到林菀身边的时候,林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了来,跌跌撞撞的的冲过来把手里的红酒不偏不倚的洒在了林菀的裙摆上。

    猩红色酒液洒在米白色的裙子上看起来格外显眼,从林菀膝盖的位置顺着往下流,看起来就好像……

    流产……

    妈蛋,谁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众人也是大惊失色,好好的浪漫场面就这么被破坏掉了,林菀裙子上的红酒看起来就像鲜血一样,让人触目惊心。

    “天呐,林菀,这可怎么办?这里也没有多余的礼服可以换啊!”程伊然捂着嘴,被林媛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以后,首先担心的就是林菀的裙子。

    都这样了,要怎么进行下去啊?

    酒会才刚刚开始而已。

    姜妍也变了脸色,今天林菀这一身可是她们花了好多功夫给弄好的,她还不惜把自己最真爱的皇冠借给林菀戴着,这样完美的一件艺术品就这么毁于一旦了,这是对她这个艺术的缔造者的不尊重啊!

    “你丫到底从哪儿冒出来的?保安呢,把这个女人给我丢出去!”姜妍气急败坏的模样也足够吓人了,直接就要把林媛给丢出去。

    谁叫她这么不长眼!

    还有,这点小心机她都看不出来白在夜场混了这么多年!

    妈的心机婊,见一个打一个!

    林菀还楞在原地,大脑处于重启状态。姜妍已经在手忙脚乱的帮她处理裙子上的酒污了,可是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夜承皱着每天看着林媛,这个女人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得罪他了。

    “堂姐,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怪我了好不好?看在我们两家都是亲戚的份上,以后还要来往呢!”林媛被夜承阴森的眼神吓得心头一颤,突然有些后悔这么冲动的做了这件事。

    可是她就是看不下去!

    就是要毁了这一切才甘心!

    她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林菀回过神来,看着林媛那一张泫然欲泣的脸蛋儿,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一时间还真有点可怜她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林媛一口一个堂姐的叫着自己,倒真让她为难了,如果太不留情面的话,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而且夜承刚刚宣布了自己的身份,不能让人觉得夜太太是个没有容人之量的女人啊!

    妈的,道德绑架啊!

    “没事没事,我不怪你,你也不是故意的。”林菀违心的说到。那感觉就好像吃了一嘴的黄连一样,一肚子气堵在胃里出不来,快要憋屈死了。

    全场的灯光都亮了起来,刚才的浪漫气氛被破坏得干干净净,大家的目光都齐齐的落在林菀裙子上的那一团鲜红的酒污上面,一正惊呼。

    酒会还在继续,她这个样子要怎么办呢?

    “谢谢堂姐,我会陪你一条裙子的。”林媛说的可怜兮兮的,眼睛却不住的往夜承身上看,而夜承已经没有在看她了,也让她觉得放心了些。

    姜妍虽然一肚子火气但还是没有插嘴,毕竟林媛是林菀的亲戚,“这他妈要怎么弄啊?”姜妍束手无策,气得胃都快炸了!

    无论姜妍怎么努力,那些红酒已经沁入了裙子里面,一时间根本不可能弄干净。

    杜泽也哒哒哒的跑过来,那妖娆的身姿的在礼堂里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我滴神啊!这是怎么弄的,夫人,要不我现在就回去给您取一件衣服过来吧!”

    可是……还来得及吗?

    “去给我拿一把剪刀来!”一直沉默不语的夜少终于发话儿了,却是要拿一把剪刀,众人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妈呀,夜少不会当场杀了那冒冒失失的女人吧?

    啧啧,太血腥了。

    别说其他人,就连林菀都是这么想的,她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夜承,夜承却回给她一个无比坚定的眼神。

    他到底想干什么?

    杜泽得了夜承命令二话不说就去拿剪刀了,别说是剪刀,哪怕夜承想要的是一颗炸弹,他也能风云不惊的迈着小碎步,捏着兰花指给他弄来。

    其余人则是大惊失色的看着夜承,考虑是不是要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BOSS,剪刀来了!”杜泽很快就拿着剪刀回来了,跑的气喘嘘嘘的。

    剪刀递给夜承,杜泽拍着自己的胸口大喘气。

    哎呀妈呀,累死宝宝了。

    “你要干什么?”林菀看着那把剪刀在夜承的手上散发出冰蓝色的光芒,感觉这家伙不是要杀林媛就是要杀她。

    夜承没有回答,蹲下身来,单膝跪在地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又惊呆了所有人,夜少单膝下跪,是要求婚吗?

    可是他们貌似已经结婚了啊?

    还有,用剪刀求婚又是什么什么梗?

    撕拉——

    手起刀落,就在大家都纷纷猜测夜承是不是要求婚的时候,夜承已经挥动手里的剪刀,利落的在林菀的裙子上剪开了一条口子,然后“撕拉”一声,从口子的地方扯开,把裙子的下摆部分连同被红酒弄脏的部分全都扯了下来。

    林菀一双洁白得好像玉石一样的双腿瞬间展露在众人面前,那一层神秘的面纱就这样被夜承揭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