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09.第409章 0420 你是夜太太
    “主动你个头啊!我怎么知道你大中午的会跑回来耍流氓啊?”林菀那一张利嘴可算是在夜承身上练出来了,一句话就能把人骂出内伤,再喷出一碗血来。

    相对来说,某人耍流氓的本事也练出来了。

    “夜太太,你有没有觉得你现在骂我是越来越顺口了?还有,你对你先生的容貌很不满吗?”夜承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似乎是在研究自己的脸部轮廓。

    林菀的脸红得像是煮熟了的螃蟹一样,想起自己刚才跟莫奈奈的聊天记录,才明白夜承为什么会这么说。

    她那纯粹就是为了敷衍莫奈奈才这么说的。

    这家伙还当真了?

    “呵呵呵,怎么会呢,您可是堂堂夜少,风靡万千少女,小女子怎么敢妄言。”林菀突然换了一张讨好的笑脸,清澈的眼眸眨巴眨巴的,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谁说夜少丑来着?我可没说。

    “嗯……可是我刚刚明明看见有人抱怨自己的老公太丑,拿不出手啊!”夜承一脸坏笑的朝着林菀靠近,林菀一点一点向角落里靠过去。

    一副调戏良家妇女的既视感也是醉得不要不要的。

    “谁……谁呀?我可没说……”林菀不敢看夜承的眼睛,抬头看着天花板,一口否定到。感觉自从认识了夜承以后,自己的节操早就碎了一地,捡都捡不起来了。

    节操是什么?可以吃吗?

    夜承失笑,这个女人有时候还蛮可爱的。

    “好了,不逗你了。快点起床换件衣服跟我出去。”夜承退了出来,一边说着一边进了衣帽间。

    林菀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夜承说要带她出去,去哪儿啊?不会是去约会吧?

    想想怎么还有点小激动呢。

    “去哪儿?”林菀斜着眼睛从门缝里可以看见衣帽间里面的夜承正在脱衣服,隐隐约约能看见夜承完美的身材曲线。

    林菀吞了吞口水,偷窥自家老公不犯法吧?

    怎么以前没注意这家伙身材这么好。

    啧啧,下次有机会一定好好欣赏欣赏。

    “合作谈成了,公司里开了个庆功酒会。你跟我去参加!”夜承当然不知道此刻某人的龌蹉心思,平和的声音从衣帽间里传出来。

    庆功酒会?

    林菀脸色一囧,她去参加庆功酒会也太不合适了吧?起初那次合作洽谈会议可是她亲手搞砸的,她要是还明目张胆的去参加公司的庆功酒会不会被人当场打死打残吧?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林菀颓废的坐在床上,对于那次的事情虽然过去好多天了,却还是耿耿于怀得很。

    感觉自己都快没脸见人了。

    夜承换好衣服从衣帽间里出来,他换了一件暗紫色的手工刺绣西装,西装上面绣得是中国风的祥云,衬得他越发的有一种君临天下的风范。

    夜承看着林菀半天没动静,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拿她没办法。都跟她说了这么多次还是转不过弯来。

    “你是夜太太,你跟你的先生一起出席公司的酒会也是理所当然,也是你的职责。以后这种人际交往你是避免不了的,难道你要让觉得你是我包养的女人吗?”夜承坐到林菀身边去,搂着她的肩膀苦口婆心的说到。

    林菀微微一愣,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向所有人公布自己的身份吗?

    他真的认定自己了?认定自己就是夜太太?

    “你什么意思?你要公布我的身份吗?可是……”林菀犹豫的说到。

    大家都知道帝都第一少夜承已经名花有主了,可是大家对于这个王的女人却知之胜少,夜承从来没有在公开的场合公布过自己结婚的消息,也很少有人知道林菀就是这个王的女人。

    可是……她的家世和夜承实在相差太远了。这样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总感觉说出去会有生命危险。

    说不定那天就横尸街头了。

    夜承看着林菀,眸子里闪过一抹心疼,他当然知道这个傻女人在想什么,“有什么好可是的,你觉得我夜承的女人需要躲躲藏藏的吗?我结个婚就那么见不得人吗?”

    林菀心里的某个地方被小小的触动着。

    他说,她是他的女人。

    她是夜承的女人。

    可是这一切听起来不是跟天方夜谭差不多吗?谁会相信一定平凡的好像尘埃一样的林菀居然是堂堂夜少的妻子?

    这个世界会不会太玄幻了一点?

    “虽然我也觉得这件事是我吃亏,不过既然你都嫁给我了,我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夜承突然话锋一转,一副特别委屈的样子,低着头,唉声叹气的说出了一句让林菀差点吐血的话。

    妈的到底谁吃亏?

    林菀刚才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对某人的那么一丢丢好感这会儿全都没了,“混蛋!到底谁吃亏了?你还勉为其难?行,你坐好了别动,我打死你!”

    林菀顺手就拖了一个枕头给夜承砸过去,被夜承轻而易举的躲过。林菀气不过,又丢了另一个枕头过去,夜承刚好被打中了头。一些绒毛从枕头里飞出来,挂在夜承的头发上,看起来可逗了。

    看来不让她打一下是不会消停了。

    “哈哈哈,看你还敢不敢说勉为其难!”林菀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感觉陪爽儿!

    夜承无奈的笑了笑,幼稚鬼!

    “行了,你打也打了。快去换衣服吧。穿好看点,待会儿再去九号公馆找姜妍化个妆。我可不希望我的女人看起来像个土包子。”夜承推搡着林菀进了衣帽间,林菀顿时变成一张苦瓜脸。

    你才是土包子!

    你全家都是土包子!

    “我一定要去吗?不去行不行啊?”站在衣帽间门口,林菀始终不肯跨进去,好像前面就是万丈深渊,一脚跨进去就会万劫不复似的。

    见夜承的脸色没有变,林菀心中燃起了希望,说不定夜承看她这么可怜就大发慈悲不让她去了呢。

    “夜太太是要我亲自动手帮你换衣服吗?”夜承脸上带着融融的笑意,仿佛春风化雨般温柔,可在林菀看来,却是一阵毛骨悚然。

    这家伙笑起来跟恐怖片似的。

    林菀二话不说便逃进了衣帽间,碰——的一声把门紧紧的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