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02.第402章 0413 意外的真相
    酒杯被抢突然被抢走,林菀根本不管来的人是谁,也不管她在说些什么,一个人在地上爬着寻找酒杯,像是丢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一样。

    林菀现在喝得一身酒污,胸前的白衬衫已经被打湿了一大片,衣衫半解,头发凌乱,看上去格外狼狈。

    “酒,给我酒!我要喝酒!汤圆,汤圆,我的酒呢?”林菀一边找一边喊着汤圆的名字,心里还惦记着她的今夜不回家。

    “喝个屁,照你这么喝法,老娘的好酒全被你浪费了。老娘就是拿去冲马桶也不给你喝!”姜妍耐着性子走过去把林菀扶起来。

    妈的,这叫什么事?

    谁能告诉她这个女人抽的什么疯?

    林菀挥动着手臂,几乎每一个细胞都在对抗姜妍,搞不明白为什么要扶她起来,坐在地上蛮舒服的。

    “我的酒呢?我要喝……我要喝今夜不回家……”

    “老娘打得你今晚回不了家你信不信?快给我坐好,我给你换身衣服,然后让夜少来接你。老娘可不想跟酒鬼睡一晚上。”林菀瘫软无力,根本挣脱不了姜妍的束缚。

    汤圆这时候拿着干净的衣服进来,和姜妍两个人一起帮林菀关机换衣服。

    “姜妍,不要告诉夜承,不要告诉夜承好不好?我不想回去……”林菀突然喃喃的说到。语气中带着祈求,眼泪顺着眼角无声的滚落在姜妍的床上,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这可由不得你,夜少要是找我要人,我他妈有几条命敢藏匿不报?你还是乖乖的哪里来就回哪儿去吧,你们有问题内部解决,可别牵连了我,我可是无辜的良民。”姜妍一边吐槽一边帮林菀把衣服扣起来。

    “不要,我不要见他,我不要……”林菀又开始挣扎,小手挥着,小腿儿蹬着。像一条刚从河里捞上来的鱼儿一样鲜活。

    “好好好,不见不见,你别闹了,我给你穿衣服呢!你再闹,信不信老娘把你剥光了扔大街上去?”姜妍那一点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耐心就要被林菀磨光了,惹毛了她的话她可什么都做的出来。

    “你答应我,不要告诉她我在这里。”林菀突然拉着姜妍无比认真的说到。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得姜妍心都要化了。

    “好好好,我答应你。老娘前世是造了什么孽才摊上你这么个损友,冒着生命危险替你瞒着夜少。老娘要是做了鬼第一个不放过你!”姜妍只好先答应着。至于能不能瞒得住那可就不好说了,以夜少的势利,恐怕就是挖个地洞躲进去,也能被找出来。

    有了姜妍的许诺,林菀终于放心了。今天发生了好多事,现在她只觉得好累,好累……

    闭上眼睛,就这么在姜妍的睡着了。

    看着熟睡的林菀,嘴巴里咕嘟咕嘟的不知道再说什么,仔细一听才听清楚是再叫着夜承的名字。姜妍摇了摇头,突然有些心疼林菀。

    这个傻姑娘,喜欢上夜承都不知道。

    这时候姜妍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差点没吓得她把手机扔地上,就像是突然被人塞了一个定时炸弹在手里一样,一张精致的小脸唰的一下变得惨败。

    “喂,夜少,林菀在我这里,她很好,就是喝醉了。您不用担心。”按下接听键的那一瞬间,有一种被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于是她果断的出卖了林菀。

    识时务者为俊杰。

    友谊还是没有小命重要。

    她还有大把的青春要去挥霍呢。

    还好林菀睡得跟死猪一样,不然肯定要跟她翻脸了。

    “夜少,要不小的这就给您把人送回来?洗干净了给您放床上。”姜妍非常狗腿的说到。把林菀出卖得干干净净。

    等了一会儿,夜承的声音才通过电话如同幽灵一般的传过来,“不用了,我马上过来接她。”

    像是地狱里传来的声音,姜妍听得浑身一机灵。背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妈的,晚上不会做噩梦吧?

    夜承此刻已经在自己的车上了,车子行驶在去往九号公馆的路上。

    听姜妍说林菀喝醉了,夜承心里好像被揪着一样,深深的疼。

    这个笨女人又再闹什么?

    明明是自己闯了祸!

    电话响了,是赵天城打过来的。夜承接起来。

    “喂,什么事?”冰冷的语气一如往常。

    “夜承,林菀今天没出什么事吧?”赵天城一句话问得莫名其妙,好像他知道林菀今天会出事一样。

    而事实上林菀今天还真出了点儿事。

    “怎么这么问?你到底想说什么?”夜承不回答,反而继续追问到。

    “嗯……有件事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夜承急于想要知道,赵天城却在这时候吞吞吐吐了起来。

    “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什么该不该说?不说我挂了!”夜承完全没有耐心听赵天城打哑谜,他要是想说自然会说的。

    “那我说了,昨天晚上你们过来看夜琳,林菀在夜琳的房间里喝了一杯水,那杯水里……”赵天城没有说下去,或者他一时间还没想好要怎么跟夜承说。

    这件事情可大可小。

    “那杯水怎么了?你不会是想说那杯水被下了毒药吧?”夜承没把赵天城的话放在心上。

    “倒是没有下毒,只是被下了安眠药而已。”赵天城突然说的云淡风轻,谁叫那家伙刚才讽刺他来着。

    夜承突然眉头一挑,明白了赵天城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这药是夜琳下的?不可能,她没理由这样做!”

    “别,我可没说是夜琳,不过你觉得我会做这样的事吗?”赵天城委婉的说到。疗养院里除了夜琳就是他,昨晚也只有他们四个人在场……

    “好了我知道了。你好好照顾夜琳。”夜承不再多说,以他的心思,不可能想不到这里面的曲折。

    难怪林菀会睡过头。

    难怪会出这么多问题。

    可是为什么会是夜琳。

    电话挂断,夜承心乱如麻。望着车窗外匆匆流过的夜色,想起今天站在冷风中那个单薄的背影,心头就好像刀割一样疼得清晰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