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94.第394章 0405 睡美人
    林菀回头看了一眼夜琳住的那间房间,整个疗养院只有那一个房间亮着灯,突然房间里的灯光一下子暗了下来,整个疗养院笼罩在一层薄薄的夜色当中,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深恐怖。

    夜琳估计已经休息了吧?

    总感觉今天哪里怪怪的。

    但一时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脑海中有一个一闪而过的光影,当她想要去抓住的时候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林菀拍了一下自己的脑子,感觉是不是小说里的狗血剧情老多了,夜琳就算不喜欢她这个嫂子,觉得她抢了她的哥哥,那也是情理之中。

    就算她有心报复自己,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在想什么呢?”夜承看着林菀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伸手轻轻的敲了一下她的脑门儿。

    “你打我干嘛?”林菀一个白眼飞过去,用手摸了摸刚才被打到的地方。

    “不干嘛,就想打你。不可以吗?”夜承挑着眉说到。觉得时不时的逗弄一下这个女人十分有趣。看她嘟着嘴生气的样子,就像一只会吐泡泡的金鱼。

    可以你妹啊!

    林菀,“……”

    来到疗养院的大门口林菀惊讶的发现黑暗中站了个人,等到走进了才看到是杜泽,此刻他正恭恭敬敬的站在车旁等着他们。

    “杜泽,这么晚你怎么来了?”林菀好奇的问到。问完之后才发现自己的问题有多白痴。

    这还用问吗?一定是某人的意思咯!

    阿西吧,可怜的杜泽,这么晚被叫过来。

    默哀三分钟?

    杜泽没有说话,意思是:你懂得!

    车门打开,林菀和夜承坐在后面,杜泽在前面开车,很快便融入了浓浓的夜色当中。

    “迷这么晚把杜泽叫过来做什么?人家不用休息啊?”林菀很不爽夜承的霸道行为,作为杜泽的好朋友,这时候有必要为他说句话。

    “怎么?你心疼了?”夜承的语气中带着薄薄得怒气。

    在前面开车的杜泽已经是一头汗水,我的姑奶奶你可别说了,这不是火上浇油么?

    杜泽内心是崩溃的。

    林菀堪称本年度最佳损友!

    夜承一句话呛得林菀说不出话来,这家伙就是个醋坛子!

    “我累了,不想疲劳驾驶,这个解释合理吗?”夜承突然靠近把林菀搂在怀里,温柔的解释到。

    林菀心头一动,感觉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被轻轻的触动了一下,有一种隐隐的疼痛感。

    他累了,所以才不想开车。

    原来他也会累。

    林菀没有挣扎,任由夜承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抱着她。她的脸贴在他的胸口,可以清晰的听见他胸腔里强有力的心跳。感受到他胸膛的温度。

    夜承揉了揉她的头发,如同丝绸一般顺滑的手感,冰冰凉凉的,就像触摸到了月光。

    今天怎么这么乖啊?

    “夜承,我有点紧张。”现在也不知道是凌晨几点,但是林菀知道再过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会议安排是今天上午十点。

    时间慢慢逼近,林菀觉得越来越紧张,就像一根被绷得越来越紧的弓弦,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断了!

    “没事的,有我在。”夜承轻轻的拍了拍林菀的背部,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她。

    这也许才是他们正确的相处方式吧?

    林菀感觉到一阵睡意袭来,在夜承怀里拱了拱,像只小猫儿一样温顺,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就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笨,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感受到怀里的人儿沉稳的呼吸,夜承的下巴在她的额头上蹭了蹭,转而落下一个轻如鸿毛的吻。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到。

    夜承温柔的抱着林菀,就好像抱着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杜泽在前面开车,后面的动静却被他听得清清楚楚,跟在夜承身边这么多年,除了面对夜琳,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对别的女人也有这么柔情似水的一面。

    百炼钢也能化作绕指柔啊!

    “BOSS,今天的会议夜副总也要出席,我担心……”杜泽的声音很轻,害怕吵醒了熟睡的林菀。他的话并没有说完,但夜承明白他的意思。

    而他口中的夜副总,就是夜承的弟弟,夜彻。

    夜彻作为KTC的副总裁,明面上在为了KTC促成这次跟国外那家公司的合作,实际上却在暗地里动手脚,破坏这次合作。这件事只有夜承和杜泽两个人知道。

    “有什么好怕的,你以为他真有那么大本事搞破坏?”夜承不屑一顾,他知道夜彻的心思,这次合作谈成了,他在KTC的威望会更大,董事会会联名推举他成为KTC的下一任总裁!

    其实当不当总裁对于他来说也没多大意义,反正现在KTC的实权已经掌握在了他的手里,即便夜彻是副总裁,权利和威望也越不过他!

    杜泽还是有些不放心,夜彻为人阴险,暗地里小动作不断,恐怕是防不胜防啊!

    “可是……BOSS为什么不阻止夜副总出席会议?”杜泽不明白,明明知道夜彻有可能搞破坏,却还要他出席会议,不让他出席不就好了嘛!

    夜承不置可否:“你以为不让他出席会议就万事大吉了?我就是要把他放在眼皮底下,看他能搞出什么花样来。”夜承的眼睛里闪过一抹精光,语气也变得凌厉起来。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与其让夜彻暗地里动手脚,还不如把他摆到明面儿上来,看看他到底能搞出多大的动静。

    杜泽不再多说,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老板是一个很有手段的人,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想起前几年跟着夜承在KTC所经历的风风雨雨可比这个大多了,最后不都过来了嘛。

    现在夜承早已经掌握了KTC的实权,对于夜彻那些小把戏自然不会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