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90.第390章 0401 后果很严重
    安静,出奇的安静。

    林菀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夜承,但是她能感觉到夜承的目光一直在自己的身上,她就像一个死刑犯一样,等待着法庭的判决。那一颗悬着的心始终不敢落下来。

    什么嘛,不就是让杜泽教教她怎么分类记忆嘛,有必要搞得跟捉奸一样么?

    “杜泽教你的我都会。”夜承突兀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就好像冬日里结冰的河面突然裂开了一样,让人不知所措。

    干嘛这样说?

    林菀抬头看着夜承,他那张脸仿佛是被雕刻家用最精细的刻刀一刀一刀雕刻出来的一样,每一刀都精准的拿捏着角度和力道,恰到好处雕刻出一件完美艺术品,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

    “哦……”林菀觉得有点蒙,不知道该怎么接,心里有点小委屈。但又觉得是自己犯了错,所以不敢跟夜承叫板。

    “他不会的我也会。”夜承又说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林菀:“哦……”

    “不如我现在就做点他不会的事给你看看。”夜承慢慢逼近,林菀慢慢后退,在这略显拥挤的小小办公间里,感觉气氛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温度也上升了一些。

    “啊?不不不,不行不行,这是上班期间!”林菀瞬间反应过来,这个禽兽,怎么脑子里随时都想着这件事!

    她昨天才在家里休息了一天呢!

    夜承步步紧逼,直到把林菀逼到角落里,才伸出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强势的把她拉到自己怀里,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感受到她胸前的柔软,让他心头一跳。

    这个女人,从来都没让他失望。

    她的身体永远充满着惊喜。

    她就是最大的惊喜。

    “你放开我,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什么!告你非礼!”林菀仰着头使劲挣扎,她要是不挣扎恐怕都要跟夜承脸贴脸了。

    混蛋!流氓!大色狼!林菀在心里把所有能用的词语全都用了一遍在夜承身上。可是这似乎没什么用。

    “你说我想干什么?你这个样子是欲拒还迎吗?”夜承感觉到怀里人儿的挣扎,她就像一条鱼一样,努力的企图挣脱他的束缚。

    他有这么可怕吗?

    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他们的关系?

    每次亲近的时候,都好像是在非礼她一样。

    笨女人!

    他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笨女人?

    “欲拒还迎你妹啊!别以为你学了两个成语就乱用,你这个衣冠禽兽,你快放开我,再不放我喊人了!”林菀终于要爆发了,感情不跟他来点狠的他就越是得寸进尺。

    妈蛋,找虐是吧?

    “你喊吧,我看谁敢进来。”夜承紧紧的搂着林菀的腰,两只手上下摸索着,隔着薄薄的衬衫,磨蹭着她细腻到极点的肌肤,那种极致的手感,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像牛奶一样滑滑的,像棉花糖一样软软的。

    林菀简直快要气急攻心,恨不得当场就七窍流血而死!

    这也太他妈霸道了。

    这是在逼她就范啊。

    心情是何等的卧槽!

    “唔……”

    又是强吻,这一吻来得热烈,横冲直撞的席卷着她的口腔,带着浓浓的阳刚之气,像一股飓风掠过,什么也没有留下。

    “没人跟你说过接吻要闭上眼睛的吗?”夜承嘟噜着吐出一句话,林菀翻了个白眼。

    妈的,感情被强吻还要她心甘情愿是吧?

    然而那个吻并没有结束,很快又再一次的席卷过来,比前一次来得更加猛烈。

    又是那种快要窒息的感觉,林菀闭着眼睛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节奏,她在想自己会不会他被吻得断了气。

    夜承一边搂着林菀的腰,一边亲吻着她的唇,带着林菀一步一步退出了那间逼仄的办公间,然后一路吻着来到了外面的沙发上……

    “夜承……不要……”林菀的呼吸变得沉重而急促,感受到夜承那双不安分的手在自己的腰间游弋,所到之处,点燃层层欲望的火药,她的身体已经被他撩拨起来了。

    可是这是大白天,又是在办公室。

    想起上次在花架底下差点儿被路过的人发现,林菀还是心有余悸,在这种地方,让她一点儿安全感也没有。

    “别怕,可以的。不会有人发现……相信我……”夜承察觉了她的心思,细语呢喃的说到。沉重的呼吸吹进她的脖子里,欲望越发的高涨起来。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才能彻彻底底的属于他。

    她的身体和心。

    压倒在舒适宽敞的沙发上,夜承灵巧的双手已经解开了林菀的衬衫扣子,她里面的肌肤已经呈现出粉红色,就像水蜜桃一样看起来十分诱人,让他忍不住想要去采撷一番。

    衣衫尽褪,脑海里所有的杂乱无章的事情都被远远的抛开,只剩下最原始,最单纯的欲望,一切都在有序的进行着……

    这是一个足够让任何女人为之沉沦的男人,林菀的脑子里也抛开了所有的想法,心甘情愿的被他带入欲海当中浮浮沉沉。

    这个世界也变得疯狂起来。

    林菀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筋疲力尽的睡着的,只感觉朦朦胧胧当中有个人轻轻的替她穿好了衣服,在她的身上搭了一条毯子,让她能够安然入睡。

    这一睡,就是午后了。

    林菀醒过来的时候,墙壁上的水晶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两点钟的位置。感觉身体十分疲惫,腰就好像断了一样疼。

    该死的夜承!

    每次都把她折腾成这样。

    让她怎么上班嘛!

    林菀看了一眼办公室里,夜承并没有在。也不知道忙什么去了。她揉了揉头发,准备继续工作,才发现肚子饿得咕咕叫了。

    这时候食堂里一定没有饭了,林菀一脸愁苦。都怪夜承,让她饭连都没得吃!

    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夜承端着几样热气腾腾的饭菜进来。

    “你醒了,快吃饭吧,下午还有好多工作要做。”夜承严肃的说到。又恢复了他一样的高冷状态。

    林菀的大脑还在重新启动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