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73.第373章 0384 该你兑现诺言了
    这话的意思是……录取通知的邮件,不是他下的命令?

    林菀狠狠愣了一下,没顾得上去计较他的语气问题,一迭声追问道:“真的不是你让人给我发的吗?我刚刚收到一封KTC的邮件唉,不会又是个骗局吧?”

    “是不是骗局,你不会打电话去查证一下吗?打电话给我干什么?难不成你觉得我是那种,闲着没事干,管这种小事的人?”虽然隔着个手机,可夜承语气里的嫌弃,却一分也没有少。

    林菀被堵得差点没呕出一口老血来,气的连声再见都没说,直接就把电话给撂了。

    居然会想着给那家伙打电话,她果然是个猪!

    相较于她的气急败坏,手机那头的夜承却十分的平静。甚至对于林菀居然敢挂他电话,他也只是微扬了下眉毛,之后再没有更多的反应了。

    不过,比到他平静的表情,他的语气可要森寒的多了:“看够了吗?”

    “唰唰唰,”原本偷眼瞄着他的众人,瞬间收回自己的视线,眼观鼻鼻观心的直视着自己的正前方,作正直状。

    只是他们的心里,是不是也和他们的脸一样的正直,那估计只有天知道了。

    杜泽忍笑地看了一眼,满脸严肃的自家BOSS,又偷偷低头看了一下,林菀刚刚给他发的短信,嘴皮子哆嗦了两下,差点就没忍住那已经溢到嘴边的笑声。

    死鸭子嘴硬,说的估计就是自家BOSS吧?

    夫人面试,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要不是他的吩咐,公司怎么可能还会给夫人发录取通知?

    刚刚居然还否认的那么理直气壮!

    到底是BOSS,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简直让他们这些手下望尘莫及。

    “杜泽,”心中正忍俊不禁,前方忽然传来毫无感情起伏的一句。

    杜泽闻言就跟被针扎了屁股一样,猛地从座位上弹跳起来,绷着张脸道:“到!”

    声音干脆利落,倒是少了几分平常的娘气。

    夜承凉凉横了他一眼,淡声开口:“西山碧园的工程,就交给你吧。”

    ……BOSS这绝对是打击报复吧?

    西山碧园的工程,之前可都是一整个团队跟进的,交给他一个人,是想活活累死他吗?

    心中默默腹诽着,可身为一个万能的助理,是绝对不能对自己的BOSS说不的。

    “是,BOSS,”他梗着脖子,再次脆声回道。

    夜承的脸上,这才露出一点满意的神色来,朝他微一点头:“坐下吧。”

    虽说西山碧园的工作量比较大,但对于他而言,还算可承受的范围。

    杜泽心中松了一口气,重新坐下了身。

    可就在这时,前方又轻飘飘的来了一句:“记得每天整理一份,工作进展报告给我,要详细。”

    OMG,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工作进展报告?

    还要详细?

    要不要这么灭绝人性?

    还不如直接杀了他呢……

    他可宁愿同时带两个工程,也不想写一份报告。

    报告这种东西,在学院的时候,他早就已经写的够够了!

    杜泽满脸崩溃的看着自己老板,期望他能收回这个不人道的命令,可对方除了凉凉瞥了他一眼外,再没有其他任何的反应。

    “……是,BOSS,”他终于彻底死了心,有气无力的回道。

    此时的林菀还不知道,因为她的一条短信,杜泽得到了“惨无人道”的对待。

    “我就说是他吩咐的,居然还敢睁着眼睛说瞎话!”看着杜泽发过来的短信,她轻哼着咕哝了一声,表情有些小得意,又有点小甜蜜。

    随手把手机扔到一旁,原本还觉得没胃口的,因着这条短信,忽然又有了食欲。她拿起筷子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还十分难得的,把五婶盛来的饭菜给扫荡一空。

    “咦,夫人,您今天胃口不错啊,”五婶来收碗筷的时候,发现东西都被吃完了,有些惊讶的开口。

    林菀已经舒舒服服地,窝到了床上,闻言嘿笑了一声:“我都说了,我饿了自然就会吃的,以后你就别老催着我吃饭了。”

    “之前是您和先生吵架,没人管您。现在你们和好了,我自然不会再多这个嘴,反正有先生管着您,”五婶闻言却是笑着这般回道。

    林菀本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无语:我们什么时候吵架了,五婶你想多了吧?”

    他们顶多也只能算是冷战吧?

    哪有吵架了?

    那天晚上她说的话,加起来都没超过一只手。

    “没有吗?五婶我年纪虽然大了,可眼睛却不瞎哦,”五婶满脸促狭的笑了一声,似笑非笑地看她。

    林菀绷着脸和她对视,好一会儿,终是萎了下去:“……好吧,你赢了。”

    “小两口吵吵闹闹的很正常,不要因为吵架,为难自己就行了,”五婶笑了起来,满脸慈祥的全了一句。

    林菀知道,她八成是以为,自己这几天没胃口,是因为和夜承吵架的缘故。

    可实际上,根本就不是啊!

    她是真的没胃口!

    百口莫辩的感觉不是太好受,她只能默默的在心中,把夜承从头到脚问候了一遍,以发泄自己的愤懑。

    也许是上午实在受惊过度,趴在床上没一会儿功夫,她就沉沉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感觉自己的胸口,好似被压了一座大山似的,沉的她几乎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有些难受的伸手推了推,那东西实在太沉,根本推不动分毫。她又咬牙忍了忍,可实在太难受了,完全忍不住。不舒服的哼卿了一声,她半是忿忿半是困倦的强行睁开眼,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活的不耐烦了,居然敢打扰她睡觉?

    “你现在怎么这么能睡?喊都喊不醒,”还没看清,压在身上的到底是什么,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嗓音,携裹着点点笑意,漫声响起。

    困意瞬间不翼而飞,林菀的眼珠子瞪得宛若铜铃大,问:“你怎么回来了?”

    “现在是下班时间,我不回来,你还想我去哪儿?”夜承垂眼淡淡的看着她,幽冷的眼眸中,有一簇小火苗在静静跃动着。

    已经下班了?

    林菀愣了一下,又被他那眼神看着发毛,有些干巴巴道:“下班那你就去吃晚饭啊,压着我干什么?”

    “我不正准备吃吗?”夜承淡淡看了他一眼,却忽地勾唇一笑,说话间,又俯身贴着她的耳垂,满含****的哑声呢喃:“该你兑现诺言了,我的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