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71.第371章 0382 那就保护好你自己
    “当然是真的,”细碎的吻,一路从林菀的额头,滑落至轻轻颤抖的眼睫,夜承有些漫不经心道:“如果真有人拍了那种东西,我会直接让他,死。”

    说着微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对于死人,我还是有点容忍度的。”

    明明是十分无所谓的口吻,可内里携裹着的惊人戾气,却连林菀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

    似乎察觉到她的畏惧,夜承稍微拉开了一些,和她的距离,直直看着她的眼睛,似笑非笑的问:“怕我?”

    林菀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慢慢的点了点头。

    杀人可是犯法的,可这男人轻描淡写的,就好似踩死个蚂蚁那么简单。

    她也知道,这世上其实很多死亡,都不是正常的。

    尤其是那些手掌权柄的大人物,弄死个把人,更是稀疏平常。

    他们有钱,有权,这代表着有无尽的人,愿意为他们出生入死。

    可她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这样的事情,她除了在电视小说中看见过,现实中根本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她会害怕,会畏惧,那也很正常。

    “那就保护好你自己,”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亲,夜承深邃漆黑的眼眸中,满是温柔的笑意:“这样我才不会去做,那些让你觉得害怕的事情。”

    林菀愣了一下,跟着脸就慢慢的红了,她刷的一下别过脸去,小小声的咕哝:“你爱做什么做什么,我才管不着呢。”

    这家伙又吃错药了吧?

    讲话这么肉麻,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真的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夜承闻言嘴角微一轻挑,却是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林菀愣了愣,就听车外面传来,杜泽细声细气的声音:“BOSS,夫人,到了。”

    说话间,车门被恭敬的打开。

    我去,什么时候到家的?

    车停的时候,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林菀看着被打开的车门,眼珠子差点没直接瞪掉出来。

    走神间,一双有力的臂膀,忽然从背后伸了过来,一把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不用回头看也知道,肯定是夜承那家伙。

    五婶早就已经在门口候着了,见着林菀,她立即满脸担心的询问:“夫人,您怎么样?没事吧?”

    说起来,今天的事情,还多亏五婶在她出门前,多那一句嘴呢。

    林菀朝她笑着摇了摇头,安抚道:“我没事,五婶,就受了点惊吓,您别担心。”

    五婶闻言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去,有心想责备她两句太不小心了,又觉得自己的身份不太合适,犹豫了一下,最后到底没再说什么。

    夜承已经抱着林菀,径自往二楼走去。

    “那个……”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房门,林菀有些冒汗的期期艾艾开口。

    夜承并没有看她,闻言只漫不经心地,从鼻腔中哼出一声:“恩?”

    “现在中午了,我们是不是该先吃午饭?”林菀偷眼看了他一眼,半是小心翼翼,半是战战兢兢的问。

    现在才中午,这家伙就算再性急,也不可能性急到这种地步吧?

    不过这也说不准。

    这家伙本来就已经刷破,很多次下限了!

    夜承没回答,也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在装死,顾自拧开了门把,往房间里走。

    看他这样子,林菀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猛地伸手扒住门框,勉强挤出一抹讨好的笑容来:“就算不吃午饭,那你总得去上班吧?你看我现在连个工作都没有,你总要好好赚钱养家,是不是?虽说你是大BOSS,但也不能,说不去上班就不去上班啊,影响不好!”

    夜承一直没说话,只垂眼静静地看着她,等她终于说完,这才施施然地吐出一句:“说完了?”

    要是能让你改变主意,我不介意继续往下面说啊!

    说一天一夜都没问题!

    林菀默默在心中咕哝了两句,面上的笑容,却益发谄媚了起来:“说完了!”

    “说完了就松手,”夜承瞥了一眼,她抓着门框的手,语气淡淡命令。

    林菀不肯松,也不敢松,顿了一下,敛了脸上笑容,哭丧着脸道:“你保证不做什么,我再松。”

    说着,又苦口婆心的劝:“我说现在才中午呢,真的不适合,做什么儿童不宜的事。你看我之前都承诺你了,今天晚上肯定会兑现诺言的,你用不着这么性急吧?”

    “儿童不宜?送你去休息一下,也是儿童不宜?”夜承紧绷的嘴角,终于微微往上翘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十分无辜。

    林菀窒了一下,恼羞成怒:“……你故意的!”

    之前在车上,还可以说她想歪了,但这次总不是了!

    要不是这家伙下车前,用那么暧昧的语气说“爱做什么做什么”,她至于又想歪了吗?

    这混蛋分明就是故意误导她!

    夜承低低笑了一声,走进去把她放在床上,伸手轻刮了一下,她红彤彤的脸颊,要笑不笑道:“我怎么故意了?脑袋长你头上,难不成我还能控制,你想什么不成?”

    林菀被他这话给噎的,差点没背过气去,有心想狠狠的反驳他,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反驳起。

    顿了一下,她干脆不理他了,气呼呼的躺了下去,一把扯过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

    夜承却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一直在外面拽着她的被子。

    他的力气大的吓人,林菀哪里是他的对手,不由磨着牙,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气急败坏地瞪他:“你又想干什么?”

    逗她还逗上瘾了,是吧?

    信不信她直接咬他!

    这兔子被逼急了,还咬人呢!

    夜承闻言脸上的表情,却越发的无辜了:“你脸上上了药,就这么在被子里,蹭来蹭去的,是打算要我再替你上一遍药?”

    说着微顿了顿,又十分“好奇”的补充:“难道这是你最新发明的,撒娇方式?”

    撒娇你妹啊撒娇!

    你脑洞是宇宙黑洞吧,居然能大到这种程度!

    林菀气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用瞪眼来表示自己的愤怒。

    偏这个时候,夜承一本正经的又来了一句:“你要真希望我在家里陪你,我今天也可以不去上班的。”

    林菀还是没说话,只默默的抓过枕头,拍在了他的脸上。

    谁希望你陪啊?

    你还是赶紧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