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70.第370章 0381 你希望我和你离婚吗
    夜承看着她气的红扑扑的脸蛋,笑着倾身过去吻了吻,终于不闹她了:“好了,你坐好,我帮你上药。”

    林菀偏头看了一眼,环在自己腰间的有力手臂,无语的挣扎了一下。

    这到底是谁没坐好啊?!

    “乖一点,要是你不想,现在就兑现诺言的话,”夜承放松了一些,手臂上的力道,但还是警告的叮嘱了一句。

    林菀顿了顿,忿忿地咕哝了一句:“不正经。”

    夜承拿着沾了药水的棉签,正准备替她上药,闻言却是笑了起来:“到底是谁不正经?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自己的妻子,****半露的在自己怀里,扭来扭去,试问哪个男人,能正经的起来?

    他又不是柳下惠!

    “我什么样子?”林菀漫不经心的反问了一句,下意识垂下眼睫,身体却在眨眼间,僵硬成了化石。

    ……谁能告诉她,她的衣服,什么时候滑下来的?

    似乎看出了她心中的疑惑,夜承强忍笑意,十分“好心”的解释道:“之前你往角落里滚的时候,滑下来的。”

    林菀手忙脚乱的拉起裙子,好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我靠啊,搞了半天,原来是自作孽……

    好像去死一死!

    “行了,别动,又不是没看过,有什么好害羞的,”见她又有往角落缩的架势,夜承三分好笑七分无奈的开口喝止。

    刚刚还觉得这女人大胆呢,没想到现在又开始害羞了。

    都不知道看过多少回了,至于羞成这样吗?

    不过这衣服质量可不太好,居然随便被人一撕,就给撕开了。

    幸亏当时只露了个肩膀,要不然,他可能真的会想杀人了。

    林菀被他的话给噎了一下,强忍着羞涩,没好气的翻白眼道:“你以为都跟你一样,脸皮厚的——嗷!”

    话还没有说完,脸颊上陡然升起的疼痛,就把她后半句话,给狠狠堵了下去。

    偏这个时候,夜承还一脸无辜表情的问:“怎么了?我刚刚弄疼你了?”

    你就装吧,混蛋!

    林菀在心中咬牙切齿,面上却不敢再露出分毫的不满,扁着嘴告饶道:“很疼,你轻一点。”

    见她乖乖服软,夜承总算不再折腾她,放轻了手上的力道。

    这不是夜承第一次给她上药了。

    上次也是在这辆车里,夜承手脚熟练的,替她处理膝盖上的伤口。她还从他口中得知,看似天之骄子的他,其实小时候过的一点也不好。

    想到这,林菀忍不住抬眼朝他看去。

    都说专注的男人最帅,这话果然不假。

    夜承本就是极为俊美的长相,此时满脸认真的给她上药,又于那俊美中平添了几分稳重。尤其那双幽冷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受伤的脸颊,就好似那是什么极为复杂的奥数题一样,有深邃光亮的光芒,于其中慢慢闪烁着,直耀得人有些心醉神迷。

    这个男人,当他对你好的时候,你真的会情不自禁的沉溺其中。

    可当他对你冷漠以待的时候,那种彻骨的冷,却也同样会让人惊悸不已。

    “如果……”顿了一下,她忽然异想天开的询问:“如果我刚刚真的被人拍了艳照,你会不会直接跟我离婚?”

    虽是异想天开的问题,可那眼神中,却包含了期待和畏惧。

    期待他会说不会。

    畏惧他会说会。

    夜承闻言停下手来,略皱了眉毛,有些莫名其妙的问:“好好的问这个,干什么?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的。”

    这女人就是穿得暴露一点,被人多看了两眼,他都没办法忍受。

    更别说,直接脱光光的被人拍照了。

    他是绝对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可今天要不是你凑巧,把东西落在了家里,这件事的确就会发生了,不是吗?”抿了抿嘴唇,林菀低垂了眼睫,低声反驳。

    夜承顿了一下,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重新替她上起药来。等到把伤处全部处理好,把东西收了起来,他这才捏着她的下巴,强行抬起她的头,与她对视道:“那你希望我怎么回答你?或者我换个问题,你希望我和你离婚吗?”

    他的话里并没有带任何的怒气,但车内的气氛,却因为这话变得冷凝了起来。

    林菀咬了咬嘴唇,略带些倔强地看着他:“我希望就有用吗?要是真发生了这种事,你打算和我离婚,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你只要回答我,你希望我和你离婚吗?”夜承两眼直直地,看进她的眼眸深处,十分执着的追问。

    林菀咬着嘴唇不肯回答,眼神也躲闪地不看他。

    她当然不希望和他离婚。

    就算以前有想过,现在也早就不会想了。

    可她不希望就有用吗?

    别说婚姻本就不是单方面的意愿,就说以着夜承的权势地位,他还离婚,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他甚至可以完全不用出面!

    夜承见她不回答,眉毛皱的更厉害了,直接把脸凑到她的眼皮子前,沉下脸来,近乎严厉的再一次问道:“回答我!”

    都这么长时间了,难道这女人,还抱着和他不合则散的心思?

    要真是这样,那他不介意,身体力行的教教她,她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开他!

    林菀被他逼得有些难受,心里又觉得委屈的不行,终于抖着嗓音,不管不顾的低喊了起来:“不希望,我当然不希望!谁会希望自己从原配变成继室啊!”

    要是她和夜承真的离婚了,那她估计也只能找个二婚男了。

    当时候她可就真的变成继室了。

    夜承原本见她不吭声,还有些生气,听了她这话,却又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这女人的小脑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鬼灵精怪呢?

    还继室?

    这只有死了老婆的男人,再娶的女人,才能被称作为继室吧?

    再说了,她想变成谁的继室?

    心中觉得好笑,他面上并没有露出分毫,只温柔的拨开林菀垂落的刘海,在她额头上落下近乎缱绻的一吻,温声道:“既然你不希望,那就如你所愿。”

    他本也不可能和她离婚。

    只是这个笨女人,才会在那里胡思乱想。

    林菀怔愣地看着他,脸上露出不相信的表情来,满腹迟疑的问:“真的?”

    自己老婆被人拍了艳照,是个男人都没办法忍受吧?

    夜承本就是大男子主义的人,怎么可能忍得下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