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69.第369章 0380 我只是想帮你上药
    众保镖闻言却木着张脸,一副你脸上又没写字,我们怎么知道的表情。

    程伊然见状气的差点没吐血。

    她长这么大,还没这么被人无视过呢!

    这群瞎……

    好吧,夜承的保镖,无视她其实也是很正常。

    “伊然,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见她俏丽的脸蛋上一会黑,一会儿紫的,林菀怕她气出个好歹来,连忙转移话题的朝她询问。

    最后狠狠瞪了那群保镖一眼,程伊然这才转过身,朝被夜承抱着的林菀走去,边有些无奈的解释道:“好一会儿了,我就跟在夜少后面到的,只是那群保镖不让我进去,我只能在外面等了。”

    说着又满脸担心的问:“你没事吧?”

    虽然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看林菀被夜少抱在怀里,还有这声势浩大的架势,也知道肯定出大事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瞎了狗眼的东西,居然敢惹到,这两人的头上来,真是活腻歪了。

    因为还被夜承给打横抱在怀里,林菀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不自在,不过她也知道,让夜承放她下来肯定是不可能的,只能尽量假装若无其事道:“本来差点有事的,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别担心。”

    程伊然也知道,既然夜少都出马了,那肯定没什么事了。不过听她亲口这么一说,还是有种松一口气的感觉。

    “你没事,那我也就放心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就不打扰你了,我们改天再约,”察觉到沉默不语的夜承,周身冷飕飕的凉气,她十分识趣道。

    林菀知道她是忌惮夜承,也没有多挽留,朝她笑着点了点头:“那行,改天我请你吃饭,就当是补偿今天让你白跑一趟了。”

    “有什么白跑的,朋友之间需要说这种话吗?”程伊然白了她一眼,跟着又是一笑:“不过这饭我还是要吃的,夜夫人的饭,不吃白不吃啊。”

    林菀噎了一下,哭笑不得。

    程伊然嘿嘿笑了一声,朝她挥了挥手:“行了,走了。”

    再不走,都要被夜少的眼神给冻死了!

    这帅哥虽帅,奈何吓人啊!

    看着她脚底下跟抹了油一样,转瞬消失在保镖后面的身影,林菀有些无语地,看了夜承一眼:“我说,你就不能不摆一张臭脸吗?我朋友都被你给吓走了。”

    “关我什么事?”夜承一脸你别无理取闹的表情,语气漫漫的回道。

    林菀,“……”

    不关他的事,难道还是她的事,不成?

    亏他还好意思觉得她无理取闹。

    明明就是他在无理取闹!

    有个自带放冷气功能的老公,还真是伤不起!

    两人上了车,杜泽也已经跟了上来,直接上了驾驶座,还非常“好心”的,把车里的隔板给升了起来。

    他主要是怕,等下又被闪瞎眼。

    只是这举动落在林菀眼里,却本能的认为,他这是认为,她和夜承会在后面,做一些非礼勿视的事情。

    这么一想,她白皙的脸蛋上,顿时泛出一抹红晕。面上虽还故作镇定着,可眼睛却不敢再往夜承那边看了。

    她可没忘记,她之前答应夜承什么来着!

    心中正胡思乱想着,一只莹白修长,骨节分明的手,忽然伸到了她的眼皮子前。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林菀猛地就往一侧躲去。

    “你干什么?”夜承看着自己悬空在半空的手,有些莫名其妙的问。

    这女人是被吓傻了吧?

    好好的,她躲什么?

    林菀条件反射的躲开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太过度了。她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梗着脖子,故作鄙夷的反问道:“我还要问你干什么呢?我可警告你啊,我们现在还在车上呢,你可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夜承顿了一下,笑了,笑容充斥着说不出的意味深长:“到底是我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你在想啊?我明明只是想帮你上一下药。”

    说话间,他扬了扬另外一只手上的药水。

    林菀狠狠一窒,本就泛着红晕的脸蛋,瞬间爆红。

    她什么也没说,只忽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身体则一个劲的往角落缩去,那模样,就像只准备把自己,埋进沙子里的鸵鸟一样。

    啊啊啊,赶紧来个雷劈死她吧!

    丢死人了!

    “呵……”夜承看着她那羞愤欲死的模样,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故意朝她凑了过去,俯身贴着她的耳朵,暧昧十足的呢喃询问:“刚刚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了,恩?是之前你跟我说的那些?”

    还真是有成就感啊。

    以前这女人,在那方面,呆的简直让人崩溃。

    没想到,现在不仅变得大胆了,还会想入非非了。

    唔,真是好奇,她的小脑瓜子里,刚刚到底想到了那种程度。

    林菀对于他近乎挑逗的暧昧话语,没有任何的回应,只伸手改捂脸为捂耳朵,嘴里念念有词道:“我听不见,我听不见,我听不见……”

    她的声音,几乎是裹在嗓子眼里的。夜承起先还没听清,她在嘀咕什么,把耳朵更靠近了一些,这才把她的话,一字不漏的听进耳里,嘴角边的笑纹不由越发明显了。

    “听不见吗?那我再问一遍?我刚刚是问你,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呢,能和你的丈夫分享一下吗?”他问的十分正经,但动作却一点都不正经。

    在他说话的时候,他有一下没一下的,对着林菀的耳朵吹着气,最后甚至直接在那鲜红欲滴的耳尖上,轻轻咬了一下。

    林菀原本还在强行咬牙忍着,却到底被他这最后的动作,给弄的猛地弹跳起来,力气大的,差点就把夜承给直接撞翻了过去。

    夜承也不生气,反一把把她重新搂抱进怀里,额头贴着她的额头,似笑非笑的问:“反应这么激烈?是刚刚想的太激烈了?”

    林菀被他给逗弄的又气又窘,生吃了他的心都有了,恼羞成怒的一把推开他的脑袋,大声吼道:“还上不上药了?不上我自己来!”

    混蛋,没看见她都要羞死了吗?

    居然还这么不要脸的逗弄她。

    还有没有点人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