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67.第367章 0378 重点照顾一下
    “噗嗤——”

    脑海中正胡思乱想着,耳畔忽然响起,一道忍俊不禁的喷笑声。

    那声音先还只是一道,跟着就仿若瘟疫一般,瞬间就蔓延了整个过道。

    粗狂低沉的笑声,连成了一片,一下一下的,就好似闷雷一般。

    林菀被这打雷一样的笑声,给惊得清醒过来,眨巴了下眼,又眨巴了一下,跟着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皱起了眉毛,问:“没死?”

    “哈哈哈……”原本闷着头,抖着肩膀的杜泽,闻声终于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肚子,狂笑了起来。

    林菀,“……”

    妈蛋,平常不挺女里女气的吗?

    怎么笑起来,居然这么的爷们,这么的豪放,这么的狂放不羁?

    笑笑笑,笑屁啊笑!

    有什么好笑的!

    看夜承就没笑嘛!

    嘴里忿忿不平的嘟囔着,她有些气哼哼的抬起眼,这一看,却是差点没气的,直接背过气去。

    妈了个叉的,她就说这群家伙,为什么笑得这么放肆。

    感情是有个领头的在!

    虽说夜承这混蛋,只微微的翘了些嘴角,可对于一个棺材脸而言,这已经非常明显了!

    真是太过分了。

    还能不能愉快的做夫妻了!

    似乎是察觉到,林菀杀人一般的视线,夜承抿了抿嘴唇,勉强把嘴角边的笑意,给强行压了下去。

    “咳,”他十分威严的轻咳了一声。

    话音刚出,就好似按了暂停键一般,疯狂的笑声,瞬间消弭无踪。

    林菀对此却没有半分感激,反直接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哼,别以为这样,她就不计较,他刚刚和别人一起嘲笑她的事!

    夜承把她这小表情看在眼里,一时间只觉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自己笨成那样,还不准别人笑。

    蛮不讲理成这样,除了这女人,估计也没别人了。

    站在一旁把两人的表情,看进眼底的杜泽,却表示有些牙酸。

    要不要这么旁若无人的眉目传情啊?

    难道这男人结婚以后,真的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自家BOSS都已经要变得面目全非了!

    能有说话权的三人,各自转着自己的念头,因为他们的沉默,狭长的通道中,一时间显得有些冷场。

    “唔——”直到一道痛苦的呻吟声,骤然响起,这才打破了这略显诡异的静默。

    发出声音的是那个叫周哥的男人,他显然刚刚才从昏迷中醒过来,眼神混混沌沌的,似乎还有些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浑噩也只是一瞬间,随后周身撕心裂肺的疼痛,立时唤起了他所有的记忆。眼瞳中瞬间掠过一丝惊惧,他有些惶恐的抬起头,战战兢兢地看向,那个居高临下俯视着自己的男人,有那么一刹那,简直好似看见了,执掌人间生杀大权的帝王一般。

    “夜,夜少,”困难的咽了咽口水,润了润有些艰涩的嗓子,他顿了好一会儿,这才勉强挤出涩然的一声。

    夜承并没有搭理他,看死物一样,轻慢地看了他一眼后,径自垂下了眼睫,问:“之前是谁打的你?”

    林菀闻言偏过头,朝地上死猪一样躺着的几个人,扫了一眼,有些困惑的挠了挠头。

    那人一个个被“教育”的面无全非,如今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怎么?”见她不吱声,夜承微挑了下眉毛,有些不解的询问。

    这女人不会是心软了吧?

    要真这样,那也太妇人之仁了。

    心中正这样想着,就听林菀期期艾艾的回道:“他们现在一个个的,都跟猪头一样,我分不清。”

    夜承瞬间无语,默默地看了她一眼,正要开口说什么。

    这时,那个最先醒过来的周哥,似乎终于缓过一口气来,闻言立刻指着,其中一个肿的最厉害的“尸体”,急声道:“是他,刚刚是他夜夫人。”

    “周洋,你******出卖我!”话音刚落,那“尸体”猛地从地上抬起头来,对周哥怒目而视道。

    声音中气十足,很明显,这钱经理之前一直是在“装死”。

    打小报告被正主撞个正着,周哥脸上没有一丝的羞愧,反冷笑了一声:“本来就是你打的,难道你想让兄弟们,给你背这个黑锅吗?”

    说着又扭过头,近乎讨好的对夜承道:“夜少,人是他打的,我们可没碰夜夫人一根手指头,你看我们现在也受到教训了,能不能……”

    他没有说下去,只是用哀求谄媚的眼神,一瞬不瞬地看着夜承。

    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之前,云淡风轻“定人生死”的模样?

    钱经理一听他这话,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这分明就是要推他一个人出去送死!

    “周洋,你说话凭不凭良心?当时要不是你吩咐说,脱她的衣服,我会因为上去抓她,被她踹了一脚,对她动手吗!虽说我是打了她,可真要算起来,我顶多是打手,你才是始作俑者!”他目龇俱裂地瞪着周哥,气急败坏的叫喊道。

    周哥闻言气的简直恨不得咬死他。

    这家伙是白痴吗?

    他出去了也好找人救他!

    现在非得把他一起拉下水,然后一起等死吗?

    心中恨得简直想直接生吃了钱经理,他面上却不露分毫,只凉声笑道:“你千万别说这种话,你可是我们的经理,我怎么可能指挥得动你?”

    当初懒得管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没有接经理的职位,果然是正确的。

    至少现在就职位来看,他可是名副其实的小喽啰。

    钱经理被他这无耻的话给气笑了,正要再说什么,杜泽已当先皱着眉毛,不耐烦的呵斥道:“吵什么吵,都要死,不过是个顺序问题。”

    钱经理和周哥被狠狠噎住。

    这个时候,始终没有看他们的夜承,终于撩起眼帘,不冷不淡地扫了他们一眼。

    只一眼,就让两人遍体生寒。

    “重点照顾一下这两个,其他的你看着办,”重新敛回视线,夜承表情漫漫地,对杜泽吩咐道。

    杜泽立即恭恭敬敬的一点头:“是,BOSS。”

    说话间,朝一众保镖打了个手势。

    保镖立即快手快脚的,把他们重新往厕所方向拖去。

    钱经理被吓坏了,努力扭过头,朝周哥大喊道:“周洋,都这个时候,你还要藏着掖着吗?难道真要等韩少来给我们收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