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66.第366章 0377 刚结婚就要守活寡?
    见她不说话,夜承终于低下了眼睫,从鼻腔中哼出一句:“恩?”

    恩你个头啊恩!

    林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没吭声。

    他倒也不是不想吭声,只是她刚刚发现,她现在的确疲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这别说自己走路了,估计就是有人搀着,那也很勉强。再说了,与其被人老奶奶一样搀着,还不如被人公主抱呢。

    夜承见她老实了,倒也没再说什么,抱着她继续往前走。

    杜泽那家伙,就像是在门上长了耳朵一般。夜承不过才刚走到门前,他在外面就恰到好处的拉开了门。这前后衔接的天衣无缝,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林菀算是对这个据说是,管家学院毕业的,不男不女的家伙,彻底服气了。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夜承出来了?”

    “猜的,”掐着个兰花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杜泽细声细气的一笑。

    林菀顿了一下,默默扭过了头,一副不忍目睹的表情。

    真是见了鬼了,这么个人才,为什么会有这么奇葩的性格啊?

    难道天才都是这么异于常人的吗?

    “夫人,您又嫌弃我了,”杜泽看了她一眼,忽地掏了块手帕出来,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角,女里女气的委屈道。

    以前他和林菀还不是很熟的时候,碰见林菀这种表情,他都假装没看见。

    最近因为见面多了,两人也熟悉了起来,他说话也就随意的多了。

    不过更随意的,是他的动作……

    林菀嘴角剧烈抽搐了一下,忍了忍,到底没忍住,满脸无语道:“要想我不嫌弃你,你能别再自动升级了吗?”

    以前这家伙,还只是有点不男不女。

    现在完全就已经是伪娘了啊!

    居然还学女人装委屈?

    是不是要再来一声“嘤嘤嘤”啊!

    啊,不对,她根本还不知道“,他”到底是男是女呢!

    “夫人,我这不是自动升级,我这是在向您袒露真正的自己,”杜泽瞬间收了满脸委屈的表情,一本正经的为自己辩解道。

    林菀噎了一下,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有气无力的朝他摆了摆手:“求你千万别再袒露了,保持你之前的样子就好了。”

    她好不容易才适应,他不男不女的样子,他居然又变本加厉的娘了!

    她表示……真的吃不消啊!

    杜泽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只是这次没等他开口,夜承就当先凉凉吐出一句:“你现在很闲,是不是?”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BOSS在吃醋的既视感啊。

    杜泽被自己这个想法,给寒的激灵灵一抖,瞬间收敛了脸上所有异色,又恢复成万能助理的模样,恭恭敬敬的回道:“……有一点。”

    是真的有一点。

    “教育”那几个不长眼的东西,他只需要动动嘴皮子而已。

    完全不需要费脑力,精力,智力……

    “噗嗤——”林菀一个没忍住,直接喷笑出声。

    她还以为,杜泽无时无刻,都对夜承毕恭毕敬呢。

    现在看来,也不完全是这么一回事嘛。

    不过想想倒也正常,杜泽可是跟了夜承很多年了,虽说只是雇佣关系,但这么多年下来,两人的关系,应该还是挺不错的。

    果然。

    夜承闻言只淡淡扫了杜泽一眼,并未多说什么,只淡声询问:“人呢?”

    “怕碍着您的眼,我让他们去厕所‘教育’了,”仔细的把手帕叠好装进口袋,杜泽一脸轻描淡写表情的回道。

    林菀嘴角轻抽了一下。

    ……去厕所教育?

    这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只是简单的教育呢。

    亏他还能说的这么若无其事。

    看来平常跟着夜承,没少做这种事情吧?

    夜承闻言倒是一脸平静,漫声吩咐道:“把人都带过来。”

    “这……”杜泽顿了一下,雌雄莫辩的脸上,难得露出些为难的神色来。

    微挑了下修长的剑眉,夜承眸光淡淡地看着他,并没有说话,但幽冷的眼眸中,却满是不容置喙的强硬。

    杜泽跟了他多年,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垂眼看了一眼,他怀中的林菀,略有些期期艾艾的解释道:“他们现在的样子,可能不太好看,我怕吓着夫人了。”

    “没事,没事,我胆子大着呢!”林菀一听他这话,立刻黑着脸,摆手示意道。

    她又不是兔子,胆子哪有那么小?

    杜泽这家伙未免也太看不起她了吧?

    杜泽站着没动,抬眼看了夜承一眼,似乎在询问他的意思。

    夜承朝他微一点头,等他转身离开后,又垂眼看向怀中的女人,轻勾了嘴角,似笑非笑的问:“胆子很大?”

    林菀立刻把胸一挺,雄纠纠气昂昂道:“当然了!我一个人看鬼片都不害怕的!”

    那几个男人,就算被修理的再惨,也不可能比鬼片还吓人吧?

    夜承看着她那小表情,却是差点没笑出声。

    这女人还真好意思说。

    她是不是忘了,搬去别墅住的第一晚,因为他把她一个人丢下,她又哭又闹的,还嚷嚷的要跟他离婚的事了?

    还真是够胆大的啊。

    “喂,你那表情是什么意思?”林菀把他的表情看在眼里,有些恼羞成怒的嚷嚷:“我的胆子真的——”

    话还没说完,声音却忽地戛然而止。

    “怎么不继续说了?舌头被猫叼了?”夜承要笑不笑的看着她,故意追问道。

    林菀困难地咽了咽口水,抖着手指,指着刚被拖出来的几个人,语气艰涩的问:“他们不会……死了吧?”

    刚被拖出来的那几个男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原先气焰嚣张的样子。

    此时的他们,不仅全都被揍成了猪头,居然还一动不动。

    刚刚她可是亲眼看见,其中一个人被粗鲁的拖出来的时候,脑袋不小心被磕在了墙上。

    可那人居然一动都没有!

    只有死人才会一动不动吧?

    “死了不正好,他们刚刚不是欺负你吗?”夜承忍笑地看了她一眼,故意板了脸,佯装无所谓的回道。

    林菀闻言满脸崩溃地瞪他,不敢置信地尖叫:“那也用不着把人打死吧!这可是杀人,要坐牢的!”

    妈蛋,这么多条人命,夜承估计得把牢底给坐穿吧?

    怎么办?

    她这才刚结婚没多久,难道就要开始守活寡了吗?

    老妈要是知道了,估计会直接气晕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