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44.第344章 0355 你的丈夫是……夜少?
    看着透明玻璃窗内男人,林菀白皙的脸蛋上,一点点爬上了可疑的红晕。

    要死了,她刚刚对着玻璃窗“搔首弄姿”的,八成都被这男人给看见了吧?

    看这男人满脸忍俊不禁的笑意,肯定是觉得她很好笑。

    靠……好丢人……

    默默的抬手挡住了自己的脸,她闷着头准备悄悄溜走,并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看见这男人后,一定绕道百米!

    玻璃窗内却再次发传来的敲击声。

    林菀直接假装没听见,脚下的步子益发加快了两分,可就在这个时候,肩膀忽然被人从背后给轻拍了一下。

    我去,这么快就从里面出来了,穿墙术啊?!

    心中嘀嘀咕咕着,她满脸震惊的扭过头,对上的却是一张陌生的漂亮女人的脸。

    “美女,里面那大帅哥,是不是在叫你啊?”见她回头,那漂亮女人朝她暧昧的挤了挤眼,边抬手朝玻璃窗内的卫律之比了一下。

    林菀无语地看着她,心中瞬间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我勒个擦,还真是谢谢你乐于助人啊!

    要不是你提醒,我都不知道人家其实是在叫我呢!

    也许是她的眼神太过幽怨,又也许是她脸上无语的表情太过明显,漂亮女人脸上暧昧的笑容,一寸寸僵硬,顿了好一会儿,这才讪讪的挤出一句:“那啥,我还有点事……”

    话音未落,人已一溜烟的跑远了。

    看那速度快的,要是去参加了奥运会,保证能次次为国争光!

    林菀看着那个漂亮女人,逃之夭夭的背影,有些忿忿的嘀咕着,身后忽然再次传来一道温润的嗓音:“我说……我这个人没这么让人讨厌吧?”

    是卫律之从里面出来了。

    顿了顿,林菀满脸无奈的转过身:“不是说你讨厌,难道你没看出来,我这是因为不好意思吗?”

    居然还从里面追出来了,这是不笑话她一下,不舒服是吧?!

    卫律之没想到她这么直接,先是一怔,跟着却是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

    不好意思,是因为刚刚被他看见,对着玻璃窗整理仪容的事吗?

    “用不着不好意思,你刚刚其实……恩,很可爱,”他强忍着笑意,尽量语气温和的安慰道。

    这话倒也不是在恭维。

    他是真的觉得,这女人刚刚的样子挺可爱的。

    明明他和她只隔了一个玻璃窗,还是透明的,可她愣是没有看见他。

    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存在感居然这么低。

    当时这女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愁云惨淡表情的,伸手摸着自己的脸。

    嘴里似乎还在嘀嘀咕咕着什么,只可惜隔着玻璃,完全听不见。

    不过即便听不见,她当时的那模样,也足够逗笑他了。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林菀更加羞愤了。想到刚刚自己那丢人的模样,要不是顾忌着礼貌,她简直忍不住想要拔腿就跑。

    “那个,你不是开咖啡馆的吗?怎么还跑别人家的咖啡店,来喝咖啡啊?”不自在的干笑了一声,她佯装镇定的转移话题。

    卫律之闻言微微一笑,好整以暇道:“开咖啡馆的,难道就不能去其他家咖啡店,喝咖啡了吗?那开服装店的,难道一辈子只穿自己店里的衣服?”

    “呃……”林菀被他的话给问住,有些窘迫的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腮帮子。

    她这个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却瞬间吸引了,卫律之的全部注意力。

    眉毛下意识微微皱了起来,卫律之看着她葱管般细长的手指上,闪闪发亮的鸽子蛋,微顿了一下,不动声色的询问:“你……订婚了?”

    距离他们上一次见面,也就个把月的时间,若说结婚那也太仓促了。

    可这女人手上又已带上了戒指。

    那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她……订婚了。

    想到这,他心里瞬间好似打翻了调味盘一盘,五味杂陈,复杂无比。

    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在商店刚看中了一样东西,正琢磨着要不要把它给买下来。

    结果却被人通知,东西因被人给买走了!

    林菀倒是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闻言只微愣了一下,跟着看见自己手指上,忘记拿下来的戒指,这才恍然一笑,解释道:“不是订婚,是结婚了。”

    卫律之彻底愣住,好一会儿,这才语气艰涩的勉强开口:“……这么快?上次遇见你的时候,你不是还在相亲吗?”

    他最近一直在等她再去咖啡馆,却始终没有等到她。

    原本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为此还有些担心。

    却没想到,居然是因为已经结婚,再也不需要去咖啡馆相亲了……

    林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是有点仓促了。不过当时出了点事情,事急从权,我和我丈夫就决定,先把结婚证给领了。”

    其实是夜承那家伙单方面决定的。

    不过这种事情,在外人面前,自然不好说。

    卫律之闻言本能的想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可不知为什么,最后吐出来的,却是这样的一句:“你的丈夫是……夜少?”

    如果只从常理来推断,这个问题其实是很无厘头的。

    林菀的身份,他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也能猜个七七八八。

    估计也就是一般家庭的孩子。

    这样普通的身份,与那个男人相比较,自然是天差地别的差距。

    估计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做这样的联想。

    可不知道为什么,在林菀刚刚说起她丈夫的时候,他心中第一时间闪过的,却是那个男人的身影。

    林菀闻言十分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虽说如今知道夜承结婚的人不少,可知道这个和夜承结婚的人是她,还正经没几个。

    不会是因为那次自己迷糊的坐错了位置,他就据此推断出了吧?

    要真是这样,那这推断也太草率了。

    尽管……推断的并没有没错。

    卫律之没有回答,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第一时间猜测,林菀的丈夫是那个男人。

    明明这个猜测,十分的不靠谱,不是吗?

    可刚刚那一刹那,他的心里,就是这样近乎笃定的认为。

    也许,第六感这种东西,不仅女人有,男人也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