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35.第335章 0346 原来你这么关注我
    林菀微一怔愣,下意识问:“你一个人?”

    “要不然呢?”夜承轻扯了嘴角,淡淡笑了一下。

    晨曦的柔光洒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他犀利的眉眼,笔直的鼻梁,薄削的嘴唇,明明是极为冷峻的线条,却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萧瑟之感。

    这样的夜承,恍然间,好似又和那夜车站旁逆光的剪影,融为了一体。

    林菀愣愣地看着他的侧脸线条,呢喃的开口:“不会觉得孤单吗?”

    独自一人来爬山,本就是一件非常孤独的事情。

    更别说,独自坐在这里看风景了。

    这样高处不胜寒的位置,一个人坐在这里,只会益发的觉得孤独吧。

    就好像天地间,只剩下了一个人一般。

    脑海中不自禁的浮现出,容貌俊美的男人,独身一个人坐在这里,看日升月落,看云海浮沉,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光阴流逝,岁月如梭,这里什么也没有变,变得只有他的容貌,从稚嫩到成熟,从单薄到耀眼,是一个孩子到成人的转变。

    这样漫长的一段岁月,这样心酸的一段成长,光是想想,都让人忍不住有些鼻酸。

    夜承清泠泠的视线落在远处,就好似透过那层层雾霭,看到了遥远的过去,连带着他的声音都变得飘忽空灵了起来:“往上攀登的路本就是孤独的。”

    成功是没办法分享的。

    巅峰的位置,也只容得下一个人。

    孤独,是必然的。

    如果是以前,林菀听到这句话,必然会认为,这个男人野心勃勃。可在昨晚听完他妈妈的故事后,她却非常清楚的明白,他为什么宁愿孤独,也要往上攀登了。

    他提及自己妈妈的时候,声音里充满了感情,由此可知,他对自己的生母其实非常的怀念。可他的生母,却那样黯然的离开了这个世界,甚至在死的时候,连自己的名字都没办法带走。

    这样的往事,肯定在他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再加上,他在夜家过的一点也不好。童年本就是最能影响一个人的,这两件事加在一起,他的心中,肯定一直充满了深重的恨意。

    当一个人开始仇恨的时候,他要么会用堕落来逃避,要么就会努力的去掠夺。

    掠夺害他失去一切的源泉,掠夺可掌控一切的力量。

    这样的男人,即便你知道,他的内心早已被仇恨,给完完全全的腐蚀,你也没办法,去讨厌他哪怕一丁点。

    至少她是完全没办法,去讨厌这样的他的,以前沈琪总是挖空心思的往上爬,她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可是非常厌恶的……

    此时天际已然濒临破晓时分,原本鸦青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淡化成了一片淡青。就好似青石料,被水给浸润过一般,透出一种温润的光泽来。

    西天之上,歪歪悬挂的下弦月,早已悄无声息的隐匿了身形。苍翠葱郁的青山,被破晓的微光所笼罩,显得有些朦胧,层层叠叠的雾霭,于山野间蒸腾,就好似给这这绵延起伏的群山,笼上了一层轻薄的纱衣一般。

    四野万籁俱静,好像天地间所有的一切,都在屏息凝气的等待着,朝阳破开天地束缚的那一刻。

    夜承把自己的视线从遥远的虚空,强行拉了回来,有一下没一下的,用鼻尖亲昵的摩挲着,林菀白嫩的耳垂,声音淡淡的询问:“你呢,你以前有来爬山看过日出吗?”

    可能是被周遭静谧的环境所影响,他低沉磁性的声音,有种异于寻常的温柔缱绻,落在耳中,尤为的动人心弦。

    林菀被他这动作给弄的,有点麻,又有点痒,下意识扭了扭脖子,想让自己的耳朵可以离他稍微远一些。

    要不然的话,那道潮湿温热的鼻息,一直若有似无的扫在她的耳垂上,她感觉自己实在是没办法,和他好好说话。

    “没有,”她摇了摇头,回道:“我从小就非常喜欢赖床,天不亮就要起床,实在太为难我了。再说以前年纪小,根本不觉得,辛辛苦苦的爬起来看日出,有什么意思。等到后来长大了,虽然也有些好奇,可一来工作忙没时间,二来赖床的毛病,也实在是很难克服。”

    她以前的同事,生活过的都非常的小资,隔三差五的,就会出去旅个游什么的。有时候是跟团,有时候则是自驾行。

    她看过很多他们带回来的照片,除了风景秀丽的名胜古迹,也有一些只是简单自然景观。像大草原上的天空,像大海上的浪涌,自然也有高山之巅的朝阳。

    看着朝阳破开束缚,冲天而起的那一霎,留下的震撼,她的确十分的心神驰往。可一个人去看日出,实在没什么意思,她还是喜欢,有人陪在自己的身边,尤其是喜欢的人。

    只是……那时候的沈琪忙于事业,两人连见面,都变得十分的敷衍仓促,更别说一起去旅行了。最后心动也只能是心动,她心中失望,却也没办法。

    当时她估计做梦也没办法想到,有一天她真的会来看日出,而且还不是和沈琪。

    这样想着,她忍不住偏头,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

    夜承并不知道,她因为他随口的一句话,就想起了沈琪,脸上的表情仍旧十分柔和:“其实看日出的话,还是应该去那些名山大川,或者直接去海边。那样才能真正体会到,来自于大自然的震撼。”

    “说的好像你去过似的,”林菀看着他的侧脸,略带笑意的打趣了一句。

    这男人,一看就是那种生活十分严肃刻板的人。

    比到去欣赏那些大自然的风景,他估计更喜欢坐在办公室,看股票线条和报表数字。

    像他们两人同居这么些日子,她就只见他看过财经类的新闻。

    夜承闻言偏眼看了她一眼,幽冷的眼眸中,浮出一丝淡薄的笑意:“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没有去过?”

    他以前有给过她这样的讯息吗?

    还是说,又是这女人在歪曲他的想法了?

    林菀撇了一下嘴,十分不客气道:“你在家里只看财经类新闻,没事翻看的书都是财经类的,上个网不是和部下视频开会,就是在看公司的股票。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浪费时间去旅游?”

    夜承听了她这话,却是意味深长的瞥了她一下,不紧不慢道:“我倒是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关注我,居然观察的这么仔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