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33.第333章 0334 你确定不要去看下脑袋?
    嘴唇被放下,夜承立时十分“好心”的询问:“你脸怎么突然这么红,是生病了吗?要不要我替你看看?”

    声音清清淡淡的,要是不细听,简直无法听出其中的戏谑。

    林菀被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这才黑着脸,咬牙切齿道:“放我下来,我要自己走!”

    说话间,她也顾不得身上疼痛,直接就大力挣扎了起来。

    这个男人简直吃错了药,她还是离他远点吧!

    要不然说不定就被传染了!

    这跟神经病待久了,可也是会变成神经病的。

    她挣扎的实在太厉害,夜承差点就要抱不住她,忍不住就叹了一口气,“我说你就算要生气,也别拿自己撒气!这要再挣扎下去,到时候把你摔下去了,疼的可是你自己。”

    林菀根本不理他,还在挣扎着。

    正在这时,夜承的两只胳膊忽地就往上一抛。

    林菀几乎是同一时间,就被抛到了半空中,骤然袭来的失重感,让她忍不住脱口尖叫了起来:“啊!!”

    话音还未落地,她就又重新落入了夜承的臂弯里,极为稳当的。

    夜承垂眼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十分真诚:“我可不是骗你,你要是再挣扎下去的话,真的会直接摔下去的。”

    靠,把她放下来也会摔吗?

    这男人睁眼说瞎话还能更离谱一点?

    林菀暗地里磨了磨牙,一个字也没说。她不敢开口,要不然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直接把他的脖子给咬断。

    夜承看她老实了下来,这才不再吓唬她,抱着她一步步的往上走去。

    山里的路基本都是人为踩出来的,夜承以前来过一次,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这么多年过去,这条路不见更加平坦开阔,反益发的逼仄难走起来。最让人烦恼的是,四周围苍翠的树木,迎着阳光恣意生长,枝枝杈杈几乎是拼了命一般,朝各个方向延伸。

    手里抱着成年女人,一边要不是留意脚下的凹凸不平的山路,一边还要注意,不要让那些枝枝桠桠的,把怀里的女人身上哪里,给刮伤了。

    这一路的艰辛,不用想也知道。

    林菀原本被夜承这个混蛋给气的不行,可当夜承脸上豆大的汗水,顺着他的脸颊,一滴滴落至于,她的脸上的时候,当她感觉到,贴在她身上的男人的衣服,逐渐被汗水打湿的时候,她又再也生不出一点气来。

    她忍不住抬头去看他的脸。

    随着时间逐渐往后推移,日出的时间也越发逼得近了,四周越来越亮,有柔和的淡蓝光芒,轻飘飘地越过层层叠覆的枝叶,轻轻地落在男人满布汗水的冷峻脸庞上。这一刻的夜承冷漠不再,清冷不再,剩下的,竟只有说不出的柔和。

    “你再这么目不转睛地看我,到时候可别怪我,这可是你自己主动在诱惑我的,”夜承的下巴上好似长了眼睛一般,忽然似笑非笑的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我目不转睛的看你?你要是不看着我,又怎么会知道我在看你?”偷看被抓了个现场,林菀的脸顿时红了一下,但还是佯装若无其事的反驳道。

    夜承也不知是被她这话给噎住了,还是怎么的,居然也没有再辩解,只意味未明的轻笑了一声。

    声音轻飘飘,可那种莫名的意味却十分明显。

    也不知道为什么,林菀的脸忽然就红的更厉害了。她顿了一下,忍不住问他:“我说夜承,你确定不要去医院看一下你的脑袋吗?我觉得你最近精分的厉害。”

    明明以前是炫酷霸道总裁的啊!

    怎么现在一点都不酷了呢?

    平日里有事没事的,就喜欢戏弄她一下。

    等到了床上……

    好吧,这完全不能想了,那简直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禽兽不如!

    夜承闻言踉跄了一下,差点没直接摔个跟头,一张脸瞬间黑成了锅底灰。

    这女人想死是不是?

    居然敢说他精分?

    以为他不知道精分是什么意思吗?

    是不是最近太惯着她了,所以又开始恃宠而骄了!

    偏这个时候,林菀还一脸好心的问:“你是不是抱不动了啊?要是抱不动就不要死撑着了,还是我自己下来走吧。”

    他之前的那个踉跄,直接让林菀以为,他因为没力气所以要摔跤了。

    所以问的十分真诚诚恳。

    夜承却被狠狠窒了一下,简直想直接把她给重重掼在地上。顿了一下,他冷笑着开口:“只要你闭嘴,我绝对不会抱不动!”

    “算了吧你,还整天说我死鸭子嘴硬,我看你才是吧!这都抱了多久了,能不累吗?你当你是超人吗?还是放我下来吧。”林菀居然也没生气,只苦口婆心的劝。

    她自觉自己的分量还是不轻的。

    最近这段日子过的好,又发胖了一些。

    夜承这家伙一路抱了这么久,绝对已经累坏了。

    她劝得真心实意,夜承脸黑的已经蹭蹭的冒黑气了,有那么一瞬间,他简直想领着她的小脖子低吼,他根本就没有抱不动!根本,没有!

    不过最终他只是把她放了下来。

    当然,他放她下来不是让她自己走的,而是直接不容拒绝的把她给背到了背上。

    林菀,“……”

    感情她劝了半天,全是在做无用功?

    这男人就一定要这么犟吗?

    “我说……”她张了张口,还要再劝。

    夜承直接头也不回的冷冷吐出两个字:“闭嘴。”

    那架势,大有她敢再开口,就直接把她摔地上的意思。

    林菀噎了一下,这才不敢说话,心中却有些忿忿地嘀咕,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要不怕累,我还怕什么!

    这么一想,她干脆趴在他宽阔的肩膀上,打起瞌睡来。

    昨天一晚上真的把她累的够呛,今天又起了个大早,她早就困的不行了。

    尤其因为趴在夜承的肩膀上,他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咚咚咚咚的响着,简直就像是催眠曲一般。

    迷迷糊糊间,耳畔忽然传来低沉的一句:“困了就睡会儿吧,到了山顶我再叫你。”

    声音温柔的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林菀努力想要清醒一些,想再听听看,是不是她听错了,可是无边无际的睡意,却很快席卷了她。

    夜承歪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果然已经睡了过去,不由微微的笑了起来。

    笑容是林菀从来没见过的温柔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