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32.第332章 0333 你确定不是想整我?
    夜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车内大片的狼藉,清楚明晰的告诉他,昨晚是怎样荒唐而疯狂的一夜。

    身旁的女人还在沉睡,她的身上裹着他西服,露在外面的脸蛋上,难掩疲倦之色,一看就知道,昨晚被累的狠了。

    他定定看了她酣甜的睡颜一会儿,眼角余光瞥见车外的灰蓝的天际,脑海中忽地就闪过一个念头。

    也不急着把人喊起来,他先小心翼翼的把人抱起来,让她坐靠在自己的怀里。跟着轻手轻脚地替她套上衣服,又用西服把她紧紧裹好,最后这才帮她套上了鞋。

    虽然已经尽量轻手轻脚的,可以前毕竟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有好几次他都不小心扯到了林菀的头发,可林菀也不知道太困,还是太累,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看着她这恹恹的样子,他心中有些不忍,可想到心中的念头,他还是狠着心轻拍了两下她的脸颊:“菀菀,起来了,菀菀。”

    声音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

    林菀困得眼皮子都睁不开,闻言却是十分不耐烦道:“起来你妹啊起来,别吵我!我要睡觉,睡觉,睡觉!”

    即便意识不清楚,她还记得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她这小孩子闹脾气的模样,把夜承给逗笑了,也不再跟她多说,直接扣着她的下巴,用唇舌撬开了她的嘴巴。

    林菀迷迷糊糊间,只觉呼吸越来越困难了。她忍了忍,到底忍不住,猛地睁开眼,在对上那张蓦地放大的俊脸的时候,眼珠子差点没直接瞪掉出来。

    这家伙是永动机吗?

    折腾了一夜了,居然还来?!

    他其实是想杀了她吧?

    看她眼中的怒火看在眼里,夜承和她对视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笑意,施施然地松开了她的嘴巴,一脸无辜表情道:“喊你喊不醒,只能用这种办法了。”

    林菀又气又窘,干脆不搭理他这话茬,直接火冒三丈的质问:“天都还没有亮,你把我弄起来干嘛?”

    “我们去爬山吧,”夜承安抚的在她嘴角吻了吻,温声笑道。

    林菀闻言先是一愣,跟着立时用一副极其古怪的眼神看向他:“现在去爬山?你确定你不是想整我?”

    她被折腾的都要散架了,这家伙居然说带她去爬山,这不是整她是什么?!

    “当然不是,”把她身上披着的西服拢了拢,夜承嘴角露出一抹淡若无痕的笑意:“只是突然想和你一起,去迎接新的一天的到来。”

    林菀再次愣住,还没彻底反应过来,这男人到底是抽了什么疯,人已经被拉下了车。

    不得不说,夜承妈妈的墓地选的极好,四周围青山绿水,碧树林立,别有一种大都市所没有的静谧味道。

    凌晨四点多的山里,还有些黑,只天际一轮的弦月,洒落下一点淡淡的微光。四周围的可见度很低,山里的路基本又都是坑坑洼洼的,可想而知走在上面有多困难。

    像夜承这样的正常男人,都得小心翼翼,更别说像林菀这样的“伤患”了。

    “还是我背你吧,”见她几次差点要摔倒,夜承终于看不下去了,走到她面前,半蹲下了身。

    “不要,”林菀还在生他的气,十分有骨气的直接拒绝。

    夜承倒也没生气,只扭过头,似笑非笑的问,“不要我背,难道我抱着你上去?”

    她好歹也是个成年女人,这要抱上去,胳膊还不得断掉啊?

    “你抱得上去吗?”林菀直接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但凡男人,被质疑能力不行的时候,都不可能无动于衷,饶是夜承平日里为人冷淡,但到底也是个男人。

    “试试不就知道了?”他凉声一笑,直接就要站起身。

    林菀听他这语气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来真的,为免等下遭罪,她只能满脸无奈地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别逞能了,还是背吧。”

    正常情况下,背着是不太容易摔跤的,可要是打横抱着,这手只要一松,那她的屁股可就要遭殃了。

    “是不是逞能,还是试一下,好了!”夜承却一点也不领情,伸手就扯了一把。

    这女人真是真是一点都不长记性了!

    居然还敢反复怀疑他的能力!

    难道昨晚他还没有证明,他有的是精力,耐力,体力吗?!

    这别说她这么几两重了,就算真的直接负重百来公斤,他照样能脸不红气不喘!

    看来今天要是不好好地,证明一下自己,这死女人背地里,还不知道要怎么腹诽他呢!

    他动作实在突然,林菀完全没有防备,被他那一下给扯得,直接歪在了他怀里。

    轻轻松松地把她打横抱起,夜承边抬脚沿着山路往上,边绷着张臭脸,哼笑:“是不是逞能,回头等到了山上,你就知道了。”

    林菀满脸涨红,羞恼的简直恨不得打死他,“说话就说话是了,你好好的又耍什么流氓!”

    居然掐她的屁股,这男人还要不要脸啊!

    不对,这该死的家伙根本就没有脸!

    “我什么时候耍流氓了?”垂眼看了她一眼,夜承绷着脸,一脸正气的回答,说着话锋又是一转,若无其事道:“等回头到了山上,我再告诉你,什么才叫耍流氓。”

    说着他的嘴角微微往上,翘起至一个邪恶十足的弧度,慢条斯理道:“昨晚你那么早就晕过去了,正好荒山没人,空气又清新,到时候我们沐浴着朝阳,可以把昨晚——”

    话还没说话,嘴巴就被给恶狠狠地捂住,力气大的简直要把他的门牙给按下来。

    夜承瞪着两只眼睛,恼羞成怒的朝他大喊:“夜承,现在没人,所以你的节操,也跟着一起没了,是不是?”

    她的手实在捂得紧,夜承完全没办法发声。

    他垂眼看了一眼,怀中女人,变得红扑扑的脸蛋,幽冷的眼眸中,掠过了一抹促狭,忽地伸出舌头,在她猝不及防间,于她手心轻舔了一下。

    手心这种地方,本来敏感至极,被湿湿热热的舌头,轻轻一舔,简直痒的让人忍不住想大声的尖叫。

    林菀只觉自己的手心,就跟通了电一般,又是痒又是麻。她连忙丢开手,一张俏脸却是红的能直接滴出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