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30.第330章 0331 实在太让人心疼了
    也许是受墓园肃穆沉重气氛影响,两人从墓园出来的一路上,都没有说一个字。直到上了车,夜承这才十分突兀的淡淡开口:“想问什么就问吧,趁着我今天有心情。”

    林菀闻言嘴角抽了抽,心道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有话想问,难道自己脸上写了字?

    心中这样腹诽着,为免他后悔,她还是迅速抛出了第一个问题:“咱妈的墓碑上面,为什么都没有刻字啊?”

    她选了一个相对安全的问题。

    夜承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顿了好一会儿,这才表情冷淡的回道:“我还是直接从头开始给你说吧,要不然说不太清楚。”

    对此,林菀自然求之不得。

    她两手交叠放在膝盖上,背脊挺的笔直,作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夜承见状微挑了下嘴角,轻声一下,眸光却冰雪般寒冷:“没必要这样,其实只是个非常俗烂的故事。”

    说完不等林菀开口,他径自说了下去:“我妈呢,算是书香门第之家,家里世代都是教书的,到我妈妈这一代也不例外。唯一例外的是,我的外婆,我的太婆婆,她们找的都是同行的人,只有我妈妈最后却嫁给了一个商人。”

    林菀怔了一下。

    嫁给的意思是,夜承的妈妈和他父亲结过婚?

    似乎看出了她眼中的疑惑,夜承若讥似讽的笑了一声,吐出一句:“你猜的没错,我妈不仅和我爸结过婚,还是我爸的原配。”

    林菀的眉毛瞬间皱了起来,几乎已经可以猜到下面的剧情了。

    都说小说来源于现实,其实不是没有道理。

    果然。

    夜承一脸冷漠的淡道:“下面的你估计也猜到了,我爸最后抛弃了我妈,娶了现在的这个女人。”

    “为什么?”林菀心中虽然隐隐知道了答案,但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姿态慵懒的倚进沙发里,夜承表情散漫的笑了一声,回道:“还能为什么?自然是为了钱,为了权,为了名利。当时的夜家虽然还算不错,但远远比不了现在。所以我的祖父,也就是我父亲的父亲,决定为他娶一个,能助夜家一臂之力的妻子。”

    “你父亲就这么直接答应了?”林菀再次忍不住开口打断他。

    夜承的父亲,她也算见过两面了,虽然看着不怎么好相处,但也不像这么势利的人啊。

    夜承眸光虚虚的落在车窗外的远处,声音变得有些缥缈了起来:“当然没有,他其实有十分好心的劝我妈,说结婚只是权宜之计,等回头夜家借助于沈家的势力,彻底站稳脚跟后,立刻就会和我继母离婚。”

    林菀无言以对。

    这个“好心”简直就是最大的讽刺。

    没想到她这个公公,比她想象中还要人渣。

    又想要别人的权势富贵,又舍不得身边的温柔乡。

    这样什么都舍不得丢,到最后无疑会伤害两个无辜的女人。

    “后来呢?”她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满心的鄙夷,继续追问道。

    夜承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眸光飘荡,神情恍惚,看那样子,似乎是不可自拔的陷入了,某段回忆之中。

    好一会儿,林菀这才再次听见他开口。

    “后来我妈自然直接拒绝了。她表面上看着是个非常温柔的女人,其实骨子里却比谁都要强。她第一时间提出了离婚,说什么都不要,只要带走我。”

    林菀的眉毛再次皱了起来,不敢置信的问:“你父亲难道不同意?”

    要是同意,按说他应该和她母亲一块儿生活才是。

    这样就算他母亲病逝了,他的外婆家,如果有人愿意收养他,他的童年,根本就不用在夜家受别人的冷眼。

    “不,他答应了。”夜承却是摇了摇头,直接否决了她的猜想:“当时他和我妈妈是秘密结婚的,知道的人并不多,为免沈家知道她曾经结过婚,他当时本就不打算要我。”

    这也……太人渣了吧!

    即便是自己的公公,林菀也忍不住在心中低咒了一句,一张俏脸更是黑了个透底。

    无它,直接气的。

    原本她还觉得沈琪很人渣,可要是和她这个公公一比,简直纯洁的更白莲花似的。

    夜承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脸色,仍在漫声续道:“因为我妈要离婚,所以他原本想直接把我隐瞒一辈子的。可惜天不从人愿,我妈得了不治之症,没过几年就病逝了。而我外婆那边,当年因为我妈一意孤行的要嫁给他,早就跟她一刀两断了,所以最后我还是被送回了夜家。”

    林菀闻言彻底说不出话来。

    按着夜承这话,完全想见他小的时候过的多么的艰难。

    这样想着,她看着夜承的眸光,忍不住就带出一丝心疼来。

    “你不是问我,我妈的墓碑上为什么没有字吗?”夜承敛回视线,偏头朝她微微笑了一下:“其实原因很简单,是我妈特地叮嘱的。因为她一直到死,都没能得到我外婆一家的原谅,所以觉得没脸带着父母赐予的名字离开……”

    “行了,别说了,”林菀难掩心疼的打断他,说话间,她忽地半跪在座椅上,伸手把男人一把抱进了怀里,低声又说了一句:“别再说下去了,那些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这样的动作,实在很像是妈妈抱着儿子。

    夜承被她的动作弄的一怔,只觉鼻尖撞到了一个温软的地方,跟着就是这女人身上独有的幽香,强势地侵入了他的鼻子。

    淡淡的香味,带着一丝甜腻的味道,暖暖软软的,他蓦地想起了深埋在记忆深处,属于妈妈的香味。

    “妈妈肯定也不希望,你一直记着以前的事情。所以那些过往,我们通通忘记吧,人还是应该往前看的。”林菀一下下摸着他的头发,声音温柔的简直能拧出水来。

    她说不出来,她现在是个什么感觉,那些事情明明没有发生在她身上,可她就是有了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早已经把这个男人放在了心上,所以看着向来冷漠的他,眸中竟露出一丝痛色,她的心也跟着窒息般的疼痛了起来。

    这个男人,还是应该整天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那才适合他。

    如今的他实在太让人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