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29.第329章 0330 鲜活生动的脉动
    林菀听见他这话,简直如闻天籁。

    虽然都是死人,可这外人和亲人肯定是不同的。

    她相信,就算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夜承的妈妈,也就是她的婆婆,想来也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再说了,到了夜承妈妈的墓碑前,不也代表,他们很快就可以离开了?

    “既然是来看妈妈,那你早点说啊!这样我也好给妈妈带束花来。这第一次的,怎么能两手空空的来?”顾不得害怕,她有些不满的嘀咕道。

    夜承闻言却是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我要是早点跟你说了,你确定你会肯过来?”

    之前一副吓到快要魂飞魄散的人,到底是谁啊?

    现在倒是知道来埋怨他了。

    林菀噎了一下,无法反驳,只能忿忿地瞪了他一眼。

    “我妈在看着呢,你确定你要在这里,对我吹胡子瞪眼?”夜承见状嘴角边忍不住浮出一抹笑意,忍俊不禁的问。

    林菀顿了一下,默默的敛回视线,作小媳妇状。

    这模样,逗得夜承忍不住再次笑出了声,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只牵着她的手,走到一个墓碑前。

    墓碑是那种长条形的石碑,非常的寻常。不寻常的是,那上面居然一个字都没有刻,只简单贴了一张黑白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人看着十分的年轻,单论五官的话,和夜承大概有六七分的相似。不过她和夜承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夜承显得俊美冷峻,女人却十分的温柔可亲,尤其是那双眼睛,即便只是一张黑白的照片,也同样可以看出其中满含的温柔。

    这个未曾蒙面的婆婆,一看就是个真正极其温柔的女人。

    “妈,我来看您了,”夜承轻声对着墓碑道。

    四野寂寂,衬得那低沉的嗓音,莫名的就显出几分萧瑟来。

    林菀偏头看了一眼,他被夜色模糊的冷峻侧脸,微顿了一下,跟着轻声对墓碑道:“妈妈,我是夜承的妻子,我叫林菀,我和他一起来看您了。”

    话音刚落,就感觉自己的手被紧紧握了一下。

    扭过头朝他微微笑了一下,林菀继续朝墓碑说道:“虽然这个家伙,整天都扳着一张臭脸,性格还特别的恶劣,唔!”

    话还没完全说话,就忽的被一声脱口而出的痛吟给取代了。

    “臭脸?性格恶劣?”轻扬了下眉毛,夜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眸光清泠泠的,显得诡谲而危险。

    这死女人胆子不小啊!

    居然敢在他妈面前告他的黑状?!

    林菀不理他,只哭丧着张脸,扁着嘴巴,一脸控诉表情的告状道:“妈,夜承这家伙总是欺负我!您看,他当着您的面都这样,更别说背地里了!您回头可一定要托梦,好好的教育他一下!”

    靠啊,该死的夜承,她的手都要被他给捏碎了!

    他这是想要,在她母亲的坟前,上演家暴吗?

    夜承被她的话给气笑了,斜眼看着她,边不紧不慢的对自家妈妈道:“妈,您别听她胡说。您这儿媳妇的智商,一直没有上线过。她的话,您完全可以挑拣着听。”

    林菀被狠狠噎了一下,差点没忍住想要反过来,把这混蛋给家暴一顿。

    平常说她智商低,她也就忍了。

    没想到,现在当着他过世生母的面,他居然还这么厚颜无耻的污蔑她!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妈,您以前都没有见过我,所以可能不太清楚我的性格。以后我多过来看看您,您也就知道了,我这人是最不会撒谎的。”她斜眼回视着夜承,丝毫不让的说道,说完话锋忽的又是一转:“不过这家伙虽然脾气非常的坏,但我还是会好好和他过下去的,也会好好的照顾他,您在天有灵的话,就只管放心吧。”

    他们两人之间,到底是谁照顾谁啊?

    就凭这女人笨手笨脚的德行,要她照顾,他估计都会少活好几年。

    夜承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地看了她一眼,有些无语的腹诽,心中却不知为何忽地泛出了一丝暖意。这直接让他没有再继续争锋相对下去,只语气淡淡的再次开口:“妈,我现在很好,每一个方面都很好,您泉下有知的话,就安息吧。”

    每一方面是那些方面?

    这话听着有蹊跷啊!

    林菀闻言狐疑地扭头看了他一眼,夜承却没有看她,只拉着她的手微一鞠躬:“妈,今天来的太仓促了,也没带您最喜欢的墨兰过来,改天我会再来看您的,到时候一定给您把花带过来。”

    原来夜承的妈妈喜欢墨兰啊?

    好有风骨的一种花啊。

    嘴里咕哝了两句,林菀微一用力,挣开夜承的手。

    夜承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有些疑惑的扭过头来看她,就见她忽然直接对着那墓碑跪了下去,“噗通噗通”就连磕了三个响头。

    “你,这是干什么?”他愣住那里,两眼定定地看着她认真的侧脸,心头瞬间涌起一股莫名的感觉,声音略显沙哑的询问。

    林菀磕完三个头,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理所当然表情的笑道:“我们家那边的规矩,媳妇第一次见婆婆,应该给婆婆磕头的。”

    说完不再理他,直接转而对着墓碑,笑眼弯弯道:“妈,您喜欢墨兰是吗?下次我来看您的时候,一定会给您准备一束最新鲜的。”

    月光浅淡如水,落在她的脸上,勾勒出一段模糊的线条。夜承并不能很清楚看见,她脸上的表情,可哪怕就是闭上眼睛,他却也能细细描摹出,她此时脸上的灿烂笑意,以及那由衷的尊敬。

    这个女人,她不是在敷衍他,更不是在完成任务。

    她是真的把他的母亲,当成是她自己的母亲来尊敬的。

    看着她模糊的侧脸,冰冻了太久太久的心脏,忽然就龟裂开来了一些。

    龟裂的其实并不多,却足够露出心脏表面一丝鲜活生动的脉动。

    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原来还是在跳动的。

    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却并不难受,相反还有一种莫名的熨帖。

    就好似很小的时候,受了委屈跑回家,母亲一遍遍的温柔抚摸着自己的头,用极尽温软的声音,柔柔的安慰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