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21.第321章 0322 剑拔弩张的气氛
    林妈妈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沈娅清这话要是夸奖的自家闺女,她自然是高兴的,可她夸奖的却是自家侄女,这让她高兴也不好,不高兴也不行。

    不高兴吧,显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

    高兴吧,今天的主角明明是自家闺女,如今却被夺了风头,她又实在高兴不起来。

    站在一旁的林菀,眸光淡淡的把林媛嘴角,一闪而逝的得意笑容,收入眼底,轻挑了下嘴角,接过话头:“可不是,我这个堂妹打小就非常讨喜。”

    平静的表情,平静的语气,虽说称不上热络,但也绝对让人挑不出刺来。

    沈娅清闻言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林菀脸上一派的淡然,眸光清泠泠的,乍眼看着,倒显出几分别于林媛的矜贵来。

    “有什么话,进去慢慢说吧,”就在这时,夜承忽然淡淡插话。

    十分平淡的语气,但内里却携裹着不容置喙的坚决。

    沈娅清似乎极为忌惮他,闻言立刻笑道:“瞧我,这一高兴,就把正事给忘记了,亲家母亲家公,快里面请吧。”

    说话间,引着林菀几人朝包房走去。

    在她说话的时候,她已经不动声色的,松开了抓着林媛的手。

    林媛再次孤零零的落在了一旁,一抹阴霾瞬间袭上了她的眼眸,不过因为几人都看着前面,倒没人注意到她的异样。

    包间外面并没有门,只有一个拱月形的门洞。穿过门洞,是一架巨型的落地屏风,屏风上面绣着月夜看潮图。图上台榭亭阁,花木奇秀,影映湖山,天际一轮皎月高悬,沿岸无数平台阁楼,无数人伫立观赏着,翻涌而来的浪潮,壮观中却又不失精致。

    绕过屏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正中央一张桌面镶嵌着大理石的圆桌。桌旁坐了个穿中山装的中年男人,他的手边放着一盏清茶,茶香四溢,氤氲了整个包间。

    见着走进来的林菀等人,他不紧不慢地站起了身,带着一种自持的矜傲。

    “父亲,”夜承表情冷淡的叫了一声。

    夜中远淡淡应了一声,看向站在林菀身旁的林爸爸林妈妈,不冷不淡的问:“这两位就是亲家公,亲家母吧?”

    “您好,我是菀菀的爸爸,这是菀菀的妈妈,”面对男人,自然要男人出面,林爸爸礼貌笑着的朝对方伸出手,边介绍了站在旁边的自家老伴。

    夜中远并没有伸手,只眸光清淡地看着他,极为突兀地吐出一句:“我对这门婚事,其实是不满意的。”

    谁也没想到,他一上来就会说出这么不客气的话。

    林爸爸和林妈妈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林菀则不自禁地皱起了眉毛,嘴唇绷得死紧。

    站在一旁的林媛,嘴角却微微翘了起来,一派幸灾乐祸看好戏的模样。

    至于沈娅清,她好似完全没听见一般,脸上仍旧挂着优雅的笑容。

    气氛一瞬间简直好似凝固了一般。

    “本来也用不着父亲您满意,毕竟这是我的婚姻,而不是您的。今天请您过来,只是为了让您知道,家里如今多了这么一门亲戚而已。”就在这时,一道清冷至冰寒的嗓音,忽地响了起来。

    ——是夜承。

    夜中远脸上的表情顿时难看了起来,转眼看向他,厉声呵斥道:“谁教你这么和自己的父亲说话的!”

    “没人教,您知道的,不是吗?”微翘起嘴角,夜承略有些讥诮的回答。

    夜中远闻言一窒,脸色变得铁青。

    前后不过几分钟,气氛竟就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好了,好了,今天应该是高兴的日子,说这些干什么,都赶紧坐下吧,”这时,沈娅清眸光闪烁地看了夜承一眼,忽然笑着走上前打圆场道。

    夜中远有些下不来台,直接冷笑了一声:“作为一个父亲,我现在连说句话的权利都没有了,还有什么好高兴的!”

    “没有人剥夺您说话的权利,至于您说了我听不听,那就是我的事了,”夜承闻言却是语气淡淡的回道,说完也不再看他,直接对满脸局促,站在那里的林家三人温和道:“菀菀,带爸妈坐下吧。”

    这前后大相径庭的态度,惹得夜中远又是一阵憋气。

    “连爸妈都喊上口了,可真是我的好儿子啊,”他气急反笑,看向夜承的眸光,却冰雪般沁凉。

    夜承没搭理她,只搭着林菀的肩膀轻推了一下:“带爸妈去坐下吧,没事的。”

    这种时候,林菀自然不会拂逆他话,轻声“恩”了一声,带着自家爸妈朝圆桌走去。

    林爸爸林妈妈对视了一眼,皆是眉头紧皱,眸光沉重。

    虽然他们早就预料到,女婿家里可能不会同意这门婚事,却怎么也没想到,这刚一照面居然就直接给捅开了。

    两人朝圆桌走去,只觉每一步都灌了铅一般沉重。

    夜承招呼完他们后,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径自扬声朝外面吩咐了一句:“上菜。”

    这态度,竟是完全不把自己的父亲,放在眼里。

    夜中远见状气的,脸上都隐隐冒出黑气来,再不多说一个字,直接就要拂袖离开。

    “中远,你这是干什么呢,”沈娅清眼疾手快的,连忙伸手拉住他。

    她拉的很虚,夜中远一把就拂开了她的手,凉声笑道:“干什么?自然是回家了,没看见他们才是一家人吗?我们两个外人,还杵在这里干什么!”

    “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现在不都是一家人了吗?好了,有什么事我们回头再说,先坐下吃饭吧。”沈娅清重新拉着他劝道,说着又扭头对夜承喊了一声:“阿承,快劝劝你父亲。”

    夜承闻言转眸看了过来,眸光冷泉般寒凉彻骨,微掀了薄唇,吐出一句:“他要是想走,谁能留的住他?”

    冷冷的嗓音,说不出的嘲讽。

    夜中远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正在这时,站在一旁的林媛,却忽然责备地开口:“姐夫,你这话就不对了,伯父毕竟是您的父亲,你总是和他争锋相对,也难怪他会生气。我说句你不爱听的,其实这事本来也是你的错。这婚姻大事,本就应该听从父母的意见,你这也太不把伯父的意见放在眼里了。”

    三言两语,瞬间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给吸引了过来。

    ps:求推荐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