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18.第318章 0319 真是豁出去了
    林爸爸到底还是坐在了前座。

    夜承看了显得有些气呼呼的林菀一眼,有些好笑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行了,上车吧,时间也不早了。”

    林菀也知道不能再耽搁了,就伸手推了夜承一把:“你先上去。”

    夜承闻言挑了挑眉毛,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倒也没说什么,十分顺从的上了车。

    按说夜承上去了,接下来该林菀跟上去坐才是。

    可就在这时,林媛却坐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只见她一把挤开了林菀,抢先上车坐在了夜承的身边,一脸惊叹表情的四下环顾着,赞叹道:“到底是定制的豪车,这规格就是和普通的车子不一样呢。”

    那若无其事的模样,竟好似丝毫不觉得,自己抢在林菀前面,在夜承的身边坐下,有什么问题。

    这下就是林爸爸也看不下去了,扭过头来,沉着脸道:“媛媛,你那位置是菀菀的。”

    人家是小两口,你抢着插在中间,算怎么一回事儿?

    “我知道啊,”林媛歪着头,一脸无辜表情的笑道:“不过堂姐平日里有的是时间,和姐夫坐在一起,我可是难得才能和姐夫这样的大人物,坐在一起,我想堂姐肯定不会和我计较的吧?”

    林菀直接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她今天算是见识了,什么叫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了。

    看来林媛为了夜承,还真是豁出去了啊!

    “算了,赶紧上车吧,这多磨蹭了多长时间了,阿承他爸妈估计都到了,”林妈妈心里也十分生气,可毕竟今天出门有更重要的事情,她只能暂时充当和事佬。

    林菀也不好直接伸手把她拉下来,只能强忍着怒气上了车,林妈妈跟在她后面上前。

    察觉到车内诡异的气氛,杜泽也不敢再装死了,忙发动引擎,把车开出小区,上了公路。黑色的豪车刚上了公路,就宛若利箭一般,飞也似的疾驰向前。他眼观鼻鼻观心地把着方向盘,眼睛都不敢乱瞄一下,生怕成了炮灰。

    林菀黑着脸坐在那里,周身一直不停向四周辐射,缭绕的黑气。

    林媛却恍若未觉一般,优雅侧过头去,朝夜承微微笑道:“说起来,我还没有正式姐夫认识过呢。”

    说话间,她朝夜承伸出手去:“我叫林媛,比堂姐小两岁,刚从国外留学回来。”

    短短一句话,里面的信息量可不少。

    林菀直接被她的话给气笑了。

    林媛这是在炫耀,她比自己更年轻,更有学识吗?

    这要是换了其他人也就算了,她以为这一套在夜承面前也行得通?

    呵,与其在这里和夜承说,她年轻有学识。

    还不如直接解释一下,她身上其实没有动过刀呢!

    果然。

    夜承闻言眼皮也没撩一下,只淡淡从鼻腔中哼出一个字:“恩。”

    这一个“恩”字,还是看在林媛和林菀是堂姐妹的份上,要不然,估计他会直接假装没听见。

    林媛知道,他一向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却没想到,在这样的场合下,她居然还是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想到之前,自己好心好意去给他倒茶,结果他却直接催林菀的父母走人,她漂亮的脸庞微一扭曲,差点就没有维持住脸上的笑容。

    林菀把这一幕看在眼里,顿时有些幸灾乐祸,要笑不笑道:“不好意思啊,堂妹,你姐夫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你多担待啊。”

    陌生人……

    林媛磨着牙,把这三个字在嘴里咀嚼了一遍,差点没把一口细白牙给咬碎了,偏这个时候她不仅不能生气,还得装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来:“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姐夫是讨厌我呢。”

    这话怎么听怎么有种咬牙切齿的意味,不过这咬牙切齿,当然不是针对的夜承的。

    “怎么会呢?谁会去讨厌一个陌生人啊,这基本上都是无视的。你说对吧,堂妹?”林菀把她语气中的怒意听在耳里,只觉暗爽不已,脸上的笑容越发明媚了起来。

    不过这话听这可不那么明媚了。

    林媛被她这话给噎的,差点没吐血,暗地了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勉强维持住脸上的笑容,假装没听见,转移话题道:“哎呀,这车上居然还有酒柜啊。”

    那惊讶的模样,看着倒还真像那么回事。

    林菀算是服了她这能忍的本事,闻言也没有再说什么,只冷眼看她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坐在一旁的林妈妈,却不想场面闹得太难看了。不管怎么说,林媛总是他们家的亲戚,这要是再闹下去,自家闺女在女婿面前也没面子,就连忙附和道:“对啊,我第一次坐车的时候,也觉得很稀奇呢。这酒柜我之前看了,可是带冷藏功能的。”

    “哦,是吗?”林媛漫声应了一句。

    林妈妈连连点头,看了夜承一眼,见他没有露出不高兴的表情,就半是炫耀的伸手把酒柜拉开,笑道:“可不是,你看就知道了。”

    酒柜的确带冷藏功能,不过温度打的都不是很低,毕竟是放酒的,温度太低,冻住可就不好了。

    “这些酒瓶还怪好看的,”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酒瓶,林妈妈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林媛闻言眼中忍不住流露出一丝鄙夷来,语气淡淡道:“酒瓶其实也只是个装饰而已,这酒最珍贵的其实还是里面的酒液。”

    说着她俯身过去,随手从里面拿了一瓶红酒出来,略带着些傲慢的解释:“像这瓶82年的Lafite,瓶子倒还算了,这酒可是有价无市。”

    “拉什么?”林妈妈没怎么听懂。

    林媛淡淡瞥了她一眼,眸光说不出的轻嘲,漫声道:“Lafite,中文名字叫拉菲。”

    这种酒,别说是她了,就是她爸妈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大伯母却连这个都不知道,到底是寒门。

    估计林菀也顶多只认识个名字吧

    就凭这样,她到底凭什么和她争夜少!

    “拉菲,我在超市见过啊,也就几十块钱,”林妈妈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只盯着那红酒,有些疑惑的问。

    林媛没有再说话,只“嗤”的一下,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