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09.第309章 0310 你妹妹对你太依恋了
    把视线从车窗外收回,林菀摇了摇头,表情淡淡道:“就刚开始疼了一下,后来没感觉了,可能疼麻木了吧。”

    她说的漫不经心,夜承听在耳里,心口却是一阵紧缩。

    如果说他之前还只是有点后悔的话,那现在满心满眼的后悔,几乎让他有种窒息的错觉。

    之前看过这女人的调查报告,因为血型特殊的缘故,她从小就被自己的父母保护的非常好,别说是摔成这样了,只怕刮都很少被刮伤一下。

    可因为他的一时置气,这女人却被摔成了这样。

    现在居然还若无其事的说疼麻木了,这到底要多疼,才能疼的麻木?

    夜承心口堵的难受,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勉强挤出一句:“你坐着别动,我先给你上点药。”

    车里一直有医药箱备用着,只是他从来都没有用过。

    倒没想到,这第一次用,居然就用在了这女人的身上。

    林菀闻言倒是没有拒绝,只定定看着他的侧脸,忽然开口道:“你妹妹……”

    话刚开了个头,就忽地顿住。

    无它,只因林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

    问他,为什么和夜琳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这么亲密?

    还是问他,夜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性格?

    前面一个问题有些可笑,虽说两人同父异母,但毕竟血浓于水,关系亲密也很正常。后面一个更是没有问的必要,看夜承对夜琳的宠溺程度就知道了,在他眼里,她的妹妹,必然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天使。

    她没有问下去,可夜承已经把她的未尽之言,听在了耳朵里,他以为林菀还在和夜琳置气,心中有些无奈。

    只是看着她这样子,他又不好再说她什么,只能尽量中立的劝道:“琳琳是个好孩子,你以后多和她相处相处就知道了。刚刚的事,你既然说你不是故意的,那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琳琳也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就不要再放在心上了。”

    他自以为中立,林菀听着却十分不是滋味。

    这男人说的越平静,越掩饰不了他对自己妹妹的疼爱。

    这本也没什么,哥哥疼爱自己的妹妹其实很天经地义,可问题是,他那个妹妹,明显不是个省油的灯。

    不知道为什么,她隐隐有种感觉,也许以后,这个小姑娘会成为,她和夜承之前最大的问题,也说不定。

    这样想着,她忍不住开口道:“你没有觉得,你妹妹对你太……依恋了吗?”

    “兄控”的妹妹她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可还从来没有人,像夜琳这么夸张的不惜陷害自己的嫂子的。

    夜承没有回答,只忽地抬眼看着她,幽幽冷冷的眼眸,有一丝莫名的意味,在里面静静翻滚着。

    林菀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呐呐道:“我,我问问而已,你不想回答就算了,这样看着我干嘛?”

    说话间,她伸手按了按额前的刘海,看那样子,似乎想用刘海把自己的脸挡住一般。

    夜承脸上本还绷着,见状终于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意味深长的问:“你刚刚是以什么心情,来问我那个问题的,恩?”

    “什,什么什么心情,”林菀有些结结巴巴道,面上还强自佯装镇定,可白皙的脸颊上,却不自禁的泛出了一丝红晕。

    夜承随手把车内的挡板按上,挡住前座司机的视线,跟着伸手轻刮了一下,林菀泛着红潮的脸颊,似笑非笑道:“你说什么心情,要不我猜猜?”

    说话间,他手指在林菀的大腿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轻叩着,作沉吟状:“是还在生气?还是……只是因为吃醋?”

    林菀被他这话问的满脸涨红,又被他的动作弄的痒的难受,恼羞成怒之下,一巴掌就把她的手狠狠打掉,怒道:“什么吃醋!那是你妹妹,我有什么好吃醋的!”

    她的力气有点大,夜承的手立时就被打的通红,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把脑袋搁在林菀的肩膀上,似笑非笑地歪着头,看着她的侧脸,笑问:“真的没有吃醋?”

    要不是吃醋,怎么会一口一个你的好妹妹?

    之前盛怒之下,他倒还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再回过头去想想,越想越觉得吃醋的可能性很大。

    倒是没看出来,这女人还是个小醋桶。

    “当然没有!”林菀梗着脖子道,说着伸手推开他的脑袋,就要从他身上下来。

    因为之前一直在琢磨着夜琳的事情,她都没发现,自己居然像个小孩子一样,被这家伙给抱在了怀里!

    夜承当然不会让她下去,他一手紧紧箍住她的腰,一手轻捏着她的耳垂,忍笑道:“既然没有,那你的脸和耳朵怎么这么红?看你这样子,不会是身上也红了吧?”

    说话间,他修长如玉的手指,顺着林菀白腻的颈项,一路下滑,看那样子,似乎打算勾开林菀的衣领看看。

    林菀瞬间想打死他的心都有了,一手抓住他作怪的手指头,咬牙切齿道:“你不耍流氓会死是不是?”

    她这边在和他说正经事呢,这家伙居然又歪到,那码子事情上去了。

    他是精虫上脑吗?

    怎么整天都在琢磨那种事情!

    亏他还长了一张正经凛然的脸呢!

    “夫妻间不就那点事情吗?”夜承耸了耸肩,表情有点无辜,手指头却一下一下的,在林菀细嫩的手心轻挠着:“还是说你想和我谈谈人生,谈谈理想?”

    “呸,你脑子里有人生理想吗?只有精虫吧!”死死拽住他的手指头,不让他再作怪,林菀没好气的呸了一声。

    他们同居这么多天,这男人要么不在家,一在家基本就是把她往床上拖!

    妈蛋,也不知道他天天在外面上班,回来怎么还那么精力旺盛!

    夜承被她的话给说的笑了起来:“你要是真的想和我谈谈人生,谈谈理想,我还是可以满足你的。”

    林菀却笑不出来,看着这家伙一脸“我是个好丈夫,就算你无理取闹,我也会尽可能满足你”的表情,她表示,她现在只想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