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07.第307章 0308 劝你最好别再带我进去
    夜承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一瞬间直接掐死这女人的心都有了。

    想他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和别人低头过?

    这女人不感动也就算了,居然还用这样的眼神看他!

    真是……被惯的无法无天了!

    暗地里磨了磨牙,他正准备开口给自己找回点面子,眸光忽地又扫视到,她脸上未干的泪痕,到嘴边的话瞬间僵化在了舌尖,再没办法吐出哪怕一个字来。

    “行了,别闹了,我带你进去上点药,”微叹了口气,他近乎无力道。

    这么一会儿工夫,他简直要把这一辈子的气都给叹光了。

    林菀闻声这才醒过神来,倒是不挣扎了,只冷冰冰的吐出四个字:“我不进去。”

    平静无波的声音,却带着决不妥协的坚决。

    夜承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坚持,一时间倒是怔愣在那里,好一会儿,他这才微皱了眉毛开口:“为什么不进去?并没有人怪你?”

    他只当她是担心别人责怪她。

    说完又觉得不对,这女人都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又怎么可能担心别人的责怪?

    果然。

    林菀闻言凉凉一笑,似讥若讽道:“爱怪不怪,我自己问心无愧就行了。”

    说着微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我劝你最好不要带我进去,要不然可别怪我,等下当众不给你脸。”

    夜承见她一口一个自己没错,心中倒是闪过了一抹狐疑。

    就他所知,林菀这女人并不是敢做不敢当的人。

    可为什么她死活就是不承认,她把琳琳给烫伤了?

    刚刚的事情,明明大家都看在眼里,为什么她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心中狐疑,他倒是也没问,只顾自抱着林菀往大宅方向走去。

    林菀现在倒也不挣扎了,只躺在他的怀里冷笑。

    既然这男人都不怕,她当众不给他面子,她还怕个什么。

    大不了直接被扫地出门就是了。

    反正这一家人也没一个喜欢她的,她又何必委曲求全的留着受气!

    原本看在夜承的面子,她还能忍忍的。

    现在,呵……

    夜承自然听见了她的冷笑声,下意识地垂眼下去,正好对上林菀朝上翻的,一个大大的白眼。她的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两只眼睛跟兔子眼一样,红彤彤的,白皙的脸颊上,也还剩了一丝未褪的红潮,并不会让人厌恶,反让人觉得有那么几分可爱。

    “呵……”不知怎的,他忽地忍不住低低笑出了声。

    林菀闻声狐疑的抬头看他,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

    这男人的脑子真的没有问题吗?

    好好的他笑成那样干嘛?

    深深看了她一眼,夜承抿了抿唇,强压住到嘴边的笑意,抱着林菀走到保安亭,淡声吩咐道:“去把我和大少奶奶的东西拿出来,顺便让管家备车。”

    保安闻言愣了一下,下意识询问:“大少爷这是……准备回去了?”

    夜承没说话,只眸光淡淡地看着他。

    这清清淡淡的眸光,愣是让保安激灵灵地哆嗦了一下,再不敢多说一个字,慌乱答应了一声,忙不迭朝大宅方向跑去。因为跑得太急,好几次都差点摔倒了。

    躺在他怀里的林菀,听了他这吩咐,却狠狠的愣了一下。

    这男人是不准备再进去了?

    就因为她刚刚的话?

    不会吧……

    “你……”她有些呐呐的张了张口,想要问什么,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

    夜承垂眼看着她,那模样好似完全看穿了她的想法,语气平静的开口:“你不是不肯进去吗?”

    “……是啊,”顿了顿,林菀点头应了一声,声音比蚊子叫大不了多少,说完又小小声的咕哝了一句:“我只是自己不进去,又没让你不进去。”

    原本这男人强行要抱她进去,她心里是又气又恼。

    可现在见男人顺着她不进去了,她这心里头却又是说不出的别扭。

    夜承看着她这明显死鸭子嘴硬的小模样,眸中不由闪过一抹淡薄的笑意。

    这女人看来是吃软不吃硬啊。

    之前犟的要死,一副打死也不进去的架势。

    现在自己顺着她了,她自己反倒别扭起来了。

    “对啊,你没让我不进去,是我自己不进去的,你用不着在意,”掩下嘴角边一抹揶揄,他语气淡淡道。

    林菀一听,心里更加别扭了起来。

    不管夜琳做了什么,夜承的父母大面上总是没错的。

    可夜承却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要带自己离开。

    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犹豫了好一会儿,她蠕了蠕嘴唇,小小声吐出一句:“就算不进去,你至少应该去和你父母,打声招呼吧?”

    “你不是死也不肯进去吗?我怎么进去打招呼?”夜承语气平静的反问,眸中却有点点笑意浮浮沉沉。

    林菀被他这话给堵的一窒,顿了顿,有些没好气道:“你可以把我放下来!”

    “放你下来,你再一个人偷跑,然后再一个人趴在路上偷哭?”夜承眸中的笑意终于藏不住,似笑非笑的问。

    这女人也太心软了一点吧?

    不过稍微对她服软一点,她就受不了了。

    这副样子,他还怎么忍心再让她不高兴?

    林菀要是到现在还听不出来,这男人是在打趣她,那她也白活这么大了。她的脸顿时涨的通红,佯装镇定地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故作恶声恶气道:“什么偷跑偷哭的!我刚刚明明是光明正大的走的,也是光明正大的在哭!”

    靠,刚刚她为什么会哭啊,还不都怪这个家伙,他居然还敢嘲笑她?!

    “也是,的确够光明正大的,哭声隔了几里地都能听见了。”夜承要笑不笑的看着她,戏谑道,说着不等林菀反驳,又不紧不慢的补充:“估计这会儿,大家都在议论,你为什么会哭的那么惨呢。”

    林菀被他这话给说的,脸红的都能滴出血来了,咬牙切齿的,简直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咬下他一块肉来。

    “谁哭的那么惨了,你少胡说八道!”她磨着牙反驳。

    当她的嗓门是扩音器吗,还几里地,这男人真说得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