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06.第306章 0307 我之前只是在说气话
    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即便不抬头也能知道,是那个男人来了。

    可是林菀没有抬头,她死死咬着嘴唇,手按着地面,强忍着疼痛,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只是因为起来的太仓促,还等她彻底爬起,身形又是一个踉跄。

    “啊——”她下意识惊呼了一声。

    下一霎,自己就被卷进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里。

    头顶再次响起男人的嗓音:“你非得要这么倔强吗?”

    嗓音低沉依旧,可比到之前在大宅里的强压怒火,如今却明显要显得无奈的多。若仔细听去,甚至还能从其中听见,一丝轻不可闻的叹息。

    林菀不回答,只大力的挣扎着:“放手!”

    这男人不是要和她离婚吗?

    既然这样,现在还抱着她干什么!

    “放手让你再摔一次吗?”夜承垂眼看着怀中,水蛇一般扭动的女人,幽沉的眼眸中,无奈之色愈发明显了。

    林菀顿了顿,冷冷一笑:“摔死了活该,用不着你管。”

    这话明显有些闹别扭的意味,在周遭黑魆魆环境的影响下,乍耳听着,甚至还有几分像是在撒娇。

    看着她这样子,夜承心头仅剩的一丝怒火也瞬间荡然无存。

    其实刚刚从里面追出来,看见这女人趴在地上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没办法再和这个女人生气了。

    明明以前见过不少女人哭过闹过,可那时候他都是冷眼旁观的。

    可如今换了这女人,他却再也没办法无动于衷。

    也不知道这女人究竟有什么魔力,就是能让他对她下不了狠心。

    “行了,别闹了,”他喟叹了一声,伸手扶着林菀的肩膀,把她扶着站好。

    林菀刚一站好,就想要甩开他桎梏的臂膀。

    正在这时,站在面前的男人,身形忽地就是一矮。下一瞬,自己的小腿就被一只温热的大手给握住。

    “你干什么?”林菀动了动自己的腿,皱着眉毛问道。

    夜承维持着既不会弄痛她,又不会被她挣开的力道,语气淡淡的回说:“别动,我看看有没有流血。”

    “流不流血,跟你夜大少爷有关系吗?”林菀一点也没不冷清,冷笑着垂眼看着,半蹲着身前的男人:“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刚刚你可是说了,我要是出了门,咱俩就玩完了!怎么?你夜大少说话难道跟放屁——嘶!”

    话还没说完,伤口上忽地就是剧烈一疼。

    林菀疼的漂亮的面孔都微微扭曲了,当下就火冒三丈的抬脚,狠狠地踢了一下面前的男人:“夜承,你有毛病是不是!”

    这男人居然故意按在她的伤口上!

    他是想疼死她吗!

    “不准说脏话!”夜承语气平静的吐出一句,说话间从上衣口袋里抽出手帕,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伤口上脏污,又道:“忍着一点,你伤口上全是泥,不擦干净了,容易感染。”

    竟丝毫没计较林菀刚刚踢他的那一脚。

    林菀简直被他这近乎温柔的动作,给弄的一头雾水。

    这男人脑子真的没有问题吗?

    之前不还一副要跟她一刀两断的样子吗?

    怎么现在又摆出这种温柔的面孔来?

    他到底想干什么!

    夜承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他的所有动作完全出自于本能。

    本能的心疼这个不听话的女人,本能的原谅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本能的放任这个明显恃宠而骄的女人……

    仔细地把混合了血水和泥污的伤口,擦拭干净,他重新站起了身。

    还不等林菀有反应,他已经当先一把把她给打横抱了起来。

    林菀先是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惊了一下,跟着反应过来后,却又是勃然大怒的尖叫,“你到底要干什么?放我下来,夜承,我让你放我下来,听到没有!”

    “啪——”屁股被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发出闷闷的一声声响。

    林菀浑身瞬间僵硬,下一秒,她立刻嘶声咆哮了起来:“夜承!!”

    马勒戈壁的,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打她屁股!

    以前打她,她都还没有跟他算账呢。

    现在两人都要分道扬镳了,他居然还敢打她!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别叫,乖一点,”夜承脸上的表情,却是动也不动,声音平和,亦是轻尘不惊,只顾自抱着她往夜家大宅走去。

    林菀的脸都被气红了,要不是此时被男人给死死箍在怀里,动也没办法动,她肯定会跳下去打爆他的头!

    “乖你妹啊乖,你有毛病是不是?不是说要和我离婚吗,现在又这个样子干什么!”她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怒道,说着又再次挣扎了起来:“放我下来,我不进去,听到了没有,我不进去!”

    只要想到里面还有夜琳在,她全身上下都开始难受了起来。

    她甚至怀疑,等下再看见夜琳后,她会不会忍不住,直接泼她一脸的滚汤!

    林菀此时挣扎的实在太厉害,夜承几乎就要抱不住她。

    夜承被迫停下脚步,垂眼看向怀中有些歇斯里地的女人,薄削的嘴唇微抿了抿,终是叹息的吐出一句:“我之前只是在说气话。”

    那会儿,他真的被这女人的无理取闹,给气昏头了,所以才会不管不顾的说出那句话。

    可刚刚在看见这女人,趴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时候,他心里其实就已经在后悔了。

    他这一生很少有什么后悔的事情。

    可刚刚那一霎,他心中真真切切的在后悔着。

    后悔着不该对这女人说出那么绝情的话。

    林菀挣扎的身体瞬间就是一顿,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意外之色来。

    即便和这个男人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她也知道,这男人长这么大,恐怕很少会和什么人什么事低头。

    他本就是那种杀伐决断,绝不更改的男人。

    雷厉风行的,把自己的每一句话贯彻到底,这才应该是这个男人会做的事情。

    可现在他却低头说,他只是在说气话了……

    抬起眼眸,她直直望向头顶上方的男人,眸光带着三分怀疑,七分审视,脸上的表情意思很明显,这男人又是吃错什么药了。

    PS:眼泪汪汪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