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04.第304章 0305 有些心灰意冷
    林菀表情冷淡的抬起眼,就见夜承正满脸阴沉地盯着她。

    眉毛死死皱在一起,几乎成了一条直线,脸部的线条紧紧绷起,石块般冷硬,薄削的嘴唇绷成一条细线,刀锋般锋利,素来幽冷的眼眸中,有火光浮浮沉沉。

    这男人显然已濒临暴怒的边缘。

    林菀眼尖的看见,站在一旁的女佣们,已经害怕的哆嗦了起来,她有些讥诮的翘起了嘴角,声音十分平静:“我没有和谁闹脾气,我就喜欢吃生姜,不行吗?”

    “你——”夜承本就风雨欲来的脸色,瞬间掀起狂风暴雨。

    只是他不过才开口说了一个字,就被夜中远给沉声打断:“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要管教,回去关了房门再管教!”

    夜承胸口一阵剧烈起伏,显然在强压着怒气。

    “给大少奶奶再拿双筷子来,”沈娅清扫了林菀和夜承一眼,适时开口。

    女佣答应了一声,连忙往厨房方向走去。

    林菀却语气淡淡的拒绝:“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大家慢用。”

    说完,她就非常有礼貌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显然准备等所有人吃完再离席。

    夜承好不容易强压下去的怒气,“轰”的一下又冲上了头顶,他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身,伸手拽住林菀,就把她一把从座位上给拖了起来。

    “老大,你干什么?”夜中远还是非常顾面子的,见状沉了脸色,呵斥道。

    夜承没理他,拖着林菀就往门外走去。

    林菀被动的被他拖着,也不挣扎,一路上踉踉跄跄的,好几次都磕到了桌椅,可她愣是吭都没吭一声。

    “阿承,有话好好说啊,”沈娅清在背后喊了一声。

    这话乍耳听着,倒是有那么几分担心在里面,只是她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却让这份担心大打了折扣。

    夜家大宅里的佣人们,战战兢兢地看着这一幕,没有一个敢上前阻拦的。

    夜承此时的脸色实在太难看了。

    两人一路出了门,直到四下无人,林菀这才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冷冷吐出一句:“你弄疼我了。”

    “你还知道疼?我看你把生姜吃进肚子,都若无其事的,还以为你五感尽失呢,”夜承冷眼看着她,语气凉飕飕的。

    林菀闻言倒是笑了起来,笑容说不出的讽刺:“真是难得啊,夜大少居然还能注意到,我把生姜给吃下去了。我还以为,你眼里只有你那好妹妹,其他人都是背景板呢。”

    说着微一停顿,又顾自摇了摇头:“不对,那会你的好妹妹已经回房了,也难怪你能看见我了,我还真是荣幸啊。”

    “你这话什么意思?”夜承幽冷的眼眸中,迅速聚拢了大片的怒意。

    这女人把琳琳烫成那个样子,琳琳一句话都没有指责她,她居然还反过来说这种话?

    林菀牵着嘴角,皮笑肉不笑的看他:“字面意思咯,夜大少你听不懂吗?你不是一直说我智商低,按说我的话,你应该很容易理解才是。”

    “别跟我阴阳怪气的!”夜承十分不习惯她现在的样子,冷着脸命令道。

    两人不是没有吵过架,当初两人同居的第一夜,就曾狠狠的吵过一次。

    那时候,这女人脸上只有愤怒、伤心,完全不想现在这样阴阳怪气的。

    更不像现在这样,眸光冰雪般清冷。

    那样子,就好似他于她只是个陌生人一样!

    林菀拂了拂被夜风吹乱的头发,凉凉笑了一声:“不好意思啊,夜大少,我这人天生就是这么不讨喜。没办法,你也知道的,我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自然比不得那些名门千金,更做不来温柔娴淑。”

    这话听着更加不对劲了。

    夜承眉毛紧皱,强压着怒气,沉声道:“我什么时候要求你温柔娴淑了,你到底在闹什么脾气?”

    这女人平日里没少把他的话当耳旁风,还温柔娴淑,在和他说笑话吗?

    “我哪敢和你夜大少闹什么脾气啊?”林菀似讥若讽的笑了一下,漫声道:“我这不是该吃饭吃饭,该坐着坐着吗?是你夜大少强行把我拖出来的,要闹也是你在闹吧?”

    “你要是没闹脾气,怎么会把生姜给吃下去!你把琳琳烫成那个样子,我说你两句还不行吗?你脾气会不会太大了一点!”夜承看她一直阴阳怪气的,也来了火。

    只是他虽然发怒,声音却相反的一路跌至了冰点以下,听在耳里是说不出的渗人。

    林菀却丝毫不惧,反冷笑了起来:“我本来就脾气大,你难道今天才知道!我是把你的好妹妹给烫伤了,可到底怎么烫伤的,她自己心里清楚!你要是实在气不过,大不了烫回去就是了,谁他妈要是吱一声,谁就是孙子养的!”

    因为气怒,她连脏话都飙出来了。

    夜承要是不说她烫伤夜琳的事情,她还不会这么生气。

    明明就是那个夜琳在陷害她,结果这个男人反还在这里处处袒护,他那个好妹妹。

    呵,还真是兄妹情深啊。

    让她这么一个外人看了,都感动的快要哭了呢。

    “什么到底怎么烫伤的?你这话什么意思?当时在场的人都看的很清楚,是你把琳琳给烫着了,你难道还想否认?”夜承没想到她把琳琳给烫了后,居然还不承认,脸色益发的难看了起来。

    “没什么意思,你觉得是我烫伤的,就是我烫伤的好了,”林菀看着他幽冷的眼眸中,强忍的怒火,忽然就是一阵心灰意冷,再不想多说什么,只丢下轻若无声的一句,扭头就往大宅外面走。

    那一夜,她就是被这双眼眸给蛊惑了,所以心甘情愿的交出了自己。

    之后两人结婚,她也一次次的在这双眼眸中沉沦。

    她一直以为,这个男人虽然冷漠,但对她还是有点情谊的。

    因为他看着她的时候,那双幽冷的眼眸中,总是会不自禁的泄出几分情谊来。

    这让她很满足。

    真的很满足。

    可是今天她却突然发现,他其实还能更温柔的看着另外一个女人。

    尽管这个女人是他的妹妹,她也并不是想要去吃这个干醋。

    可当他的眼眸中,只有他那个妹妹的时候,她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吃醋了。

    这让她心中忽然生出一种说不出的心酸来。

    林菀,你完了。

    你陷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