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03.第303章 0304 你这是闹给谁看
    愤怒好似冲天而起的火箭,瞬间从心头冲上了头顶。

    林菀垂落在身侧的手,攥的死紧,指甲深深陷入皮肉中,她却浑然不知,只就那么死死地盯着夜琳。

    她可以理解夜琳的“兄控”情结。

    她也可以体谅,夜琳因为常年生病而有些乖戾。

    她同样可以不计较,她对自己隐隐的敌意。

    这些她都可以不和她一般见识。

    可她却绝对没办法忍受,她因着这可笑的“兄控”情结,就陷害她!

    这一霎,愤怒几乎烧光了她所有的理智,她简直就要忍不住,想要大声拆穿夜琳清纯无害表面下的真面目。

    看着她强压着怒火的模样,夜琳嘴角边的得意笑靥愈盛,嘴里却十足好心的安慰道:“嫂子,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其实你不用愧疚的,我真的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这模样分明就是不怕林菀说什么。

    林菀被她这近乎挑衅的话,弄的几乎就要克制不住自己,可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却让她什么也没做,只默默敛回了视线,一脸冷漠的重新坐了下去。

    她这样子,倒是让夜琳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显而易见的诧异。

    不过这次没等她再说什么,夜家的家庭医生,就已经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了。

    家庭医生在夜家任职很多年了,自然知道,夜琳是夜家上下所有人的宝贝疙瘩,因而即便只是一个小小的烫伤,他都把它当成了疑难重症来对待。

    他这严肃的表情,倒是把夜家众人给弄的一阵紧张。

    作为母亲,沈娅清当先忍不住担心的开口:“田医生,琳琳的手没事吧?”

    “哦,没什么大事,我给夜琳小姐涂点药膏,包扎一下就行了,”仔细地检查了一番夜琳的伤处,田医生这才笑了起来,温和的安慰道。

    沈娅清闻言松了一口气。

    站在一旁的夜承,脸上的表情也为微缓,但他还是十分担忧的,追问了一句:“不会留疤吧?”

    “不会的,大少爷,水泡不是很大,回头等它自己消下去就行了,”田医生知道他自小就十分疼爱这个妹妹,极为恭敬的回答。

    夜承闻言阴沉的脸色这才彻底缓和了下来。

    田医生手脚麻利的,给夜琳的伤处涂了药膏,又用干净的纱布仔细包扎好,交代道:“伤口不要碰水,也不要过多的活动,避免在阳光下直射,两天换一次纱布。”

    夜承等人点了点头,表示记下了。

    把药膏和纱布递给一旁的女佣,田医生再次交代了一句:“在伤口完全好前,要注意忌口,像一些容易发的食物,尽量不要给夜琳小姐吃,饮食保持清淡,少食油盐。”

    女佣恭敬的点点头,表示会注意的。

    “之前就已经天天在忌口了,现在居然忌的更厉害,我这活着还有什么乐趣啊?”坐在一旁的夜琳却瞬间苦了脸,忿忿的嘀咕道。

    她这小孩子闹脾气的模样,逗得众人一阵忍俊不禁。

    夜承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眼眸中也闪过一抹笑意,温声道:“听医生的话,乖。”

    “知道啦,承哥哥,我会乖的,”夜琳不情不愿的嘟囔。

    这模样又惹得众人一阵发笑。

    沈娅清好气又好笑的瞪了她一眼:“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是个大人了,怎么这一会儿功夫,又开始闹小孩子脾气了?”

    夜琳嘿嘿笑了一声,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沈娅清好笑的摇了摇头,扭过头去,吩咐恭敬站在一旁的孙姨:“先送小小姐回房换身衣服,再替她重新弄一份晚餐。”

    孙姨答应了一声。

    夜琳跟着她往楼上走,走了没两步,又扭回头:“承哥哥,等下我吃饭的时候,你要过来陪我哦!”

    夜承这个时候自然是什么都顺着她,闻言想也没想的点头:“好。”

    夜琳这才心满意足的跟着孙姨上了楼。

    田医生非常识趣,立刻拿着东西,告辞离开。

    女佣快手快脚的上来,把桌上和地上的脏污给收拾干净,又重新替几人换了热腾腾的米饭。

    “吃饭吧,”拿起筷子,夜中远淡声开口。

    餐桌上剩下的几人都没有说话,默默的拿起了筷子,开始吃饭,席间的气氛一时间显得极其的阴沉。

    林菀端着饭碗,闷着头扒饭,嗓子好似被什么东西给狠狠堵住了,每一下吞咽都仿若刀割似的,可她却仍旧不停的做着吞咽的动作,近乎自虐一般。

    她不知道,夜琳为什么要怎么陷害她?

    但她知道,就算她说出来了,也没有人会相信。

    估计还要反过来诘问她,为什么要陷害夜琳。

    夜琳可是全程都表现的宽容又大度。

    所以她决定一个字都不说。

    心里难受得简直好像要死掉了一般,如果不是放在膝盖上的手,死死的紧握着,她简直都要忍不住委屈的哭出声来。

    可她不会哭。

    绝不会哭。

    哭又有什么用呢?

    连她的丈夫都对她这么冷漠,难道还能指望别人来怜悯她?

    “嫂子,”坐在她旁边的夜彻,忽然开口喊了她一声。

    林菀并不想理他,她现在一个字都不想说,可想到这还是在夜家,她到底还是转过了视线,语气淡淡地问:“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我就是有点好奇,嫂子喜欢吃生姜吗?”夜彻垂眼看着她的筷子,似笑非笑的问。

    这都已经是第二块生姜了,这女人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啧啧,真是可怜啊。

    瞧她这模样,是快要哭了吧?

    林菀闻言下意识朝自己的筷子看去,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夹了一块配菜的生姜。

    顿了顿,她表情冷漠地把生姜往嘴里送去,边面无表情的淡声回道:“对啊,我喜欢吃生姜。”

    反正都是味同嚼蜡,是不是生姜,又有什么所谓?

    她讥诮的想着,就要把生姜塞入嘴中,却正在这时,一只手忽然横伸了过来,一把把她筷子上夹着的生姜,重重打落。

    因为完全没有防备,不仅是生姜,连带林菀手中的筷子都跟着被打落,掉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一声细响。

    “你这是在和谁闹脾气!”明显压着雷霆之怒的嗓音,只一句,就唬的餐厅内的众女佣们,不自禁的微微颤栗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