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96.第296章 0297 去夜家大宅
    起伏的山峦,苍翠的林木,盘旋蜿蜒的公路,卫兵一般排列的路灯,外面的一切如此陌生,分明就不是回别墅的路。

    夜承对她突然转移话题有些不满,但还是回了一句:“去夜家大宅。”

    “哈?”林菀呆了一下,似乎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夜承脸上的表情淡了淡,微顿了一下,再次解释了一句:“两家一起吃饭前,父亲想要先见见你。”

    “见我?好好地为什么要见我?”林菀有些怔愣的问。

    之前完全没有预兆啊,怎么突然就想要见她了?

    想到上次见她那个婆婆,对方字里行间透露出的,夜承的父亲,似乎对他们的婚事,有些不满的事情,她又瞬间若有所悟。

    这难道就是小说中经常会出现的,棒打鸳鸯的节奏?

    这样一想,心中愈发忐忑了起来。

    把她的不安看在眼里,夜承表情漫漫的安慰她道:“用不着这么紧张,只是个寻常见面而已,你就当来认个门。”

    你当然说用不着紧张!

    又不是你去见!

    林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问:“一定要今天去吗?不能改天吗?”

    “为什么要改天?改天你就不紧张吗?”夜承却是好笑的问她。

    林菀噎了一下,死鸭子嘴硬道:“谁,谁紧张啊!”

    说着怕夜承不相信,又补充道:“我只是在想,既然是去见你父亲,我总要带点什么吧?这两手空空的上门像什么样子。”

    “用不着,只是回去吃个便饭而已,”夜承淡笑着回道,说着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又道:“如果你真的害怕的话,还不如喝点酒壮壮胆?”

    说话间直接把酒递到了她面前。

    “少在这里出馊主意了!”林菀无语地瞪了他一眼:“我要是喝得醉醺醺的,那岂不是更加失礼?”

    这男人是故意要她丢脸吧?

    要不然怎么会出这种馊主意!

    “那我就没办法了,”夜承要笑不笑地耸了耸肩,也不管再管她,只顾自端着酒杯,慢慢品尝了起来。

    林菀见状差点没气死,她这都要吓死了,这男人难道就不知道安慰安慰她,或者给她出出主意吗?

    “你父亲真的只是要见见我吗?”她强压着怒气再次询问。

    轻摇着手中的红酒杯,夜承表情玩味的反问:“要不然呢?难不成还棒打鸳鸯不成?”

    “这也不是不可能,像电视上不都有吗?豪门世家的老爷子,不满意自己儿子娶了平民女,一心想着拆散他们,”林菀小小声地咕哝。

    夜承被她这话给说得笑了起来,挑着眉毛,忍俊不禁的问:“我说你这脑瓜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东西呢!”

    这女人之所以会这么笨,肯定是因为整天想东想西的,想太多了吧!

    又不是拍电视,现实中哪有那么多的棒打鸳鸯?

    再说,她以为他夜承是什么人?

    是那么容易被人家棒打鸳鸯的吗?

    这女人是不是对自己男人太没有信心了一点!

    “本来就是!小说来源于现实,你没听说过嘛?”林菀愁眉苦脸道,说着再次拽着夜承的胳膊,问:“一定要今天去吗?改天好不好?”

    夜承垂眼看着她脸上掩饰不住的紧张,薄削的嘴唇一掀,吐出两字:“晚了。”

    “啊?”林菀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下一刻,耳畔就响起了轰隆的开门声。

    她下意识扭头看去,就见一扇古色古香的大门,正缓缓朝两边拉开,露出内里占地面积颇广,豪华又不失古典的中式大宅。

    在她说话间,他们居然已经到地方了!

    林菀见状脸上的表情瞬间难以名状。

    我靠,她这还没有准备好呢,怎么这么快就到地方了?

    妈蛋,现在要怎么办,马上扭头逃跑还来得及吗?

    不知道出去能不能打到出租车,夜承这家伙,现在肯定是不会派车送她的!

    心中正忐忑不安的想着,夜承随手把手中的高脚杯,往对面的酒柜上一放,跟着伸手轻轻推了一下她的脑袋,笑说:“又在想什么呢,下车了。”

    林菀没说话,只咬着嘴唇,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傻坐着干什么呢?”夜承见状有些莫名。

    顿了顿,林菀这才哭丧着一张脸道:“我,我腿软!”

    “扑哧”一声,伸手过来给他们开门的司机,闻言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

    夜承凉凉扫了他一眼,只看得他哆嗦了一下,再不敢乱笑,这才垂下眼,却是似笑非笑的问:“腿软的话,只要我抱你进去?”

    说话间,他俯身过来,就做出一副要把林菀打横抱起的姿势。

    林菀瞬间好像被针扎了屁股一样,猛地从座位上蹿起,因为力气太大,脑袋立时狠狠的撞在了车顶。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似乎整个车都狠狠震颤了一下。

    “嗷!”林菀惨叫一声,两手抱着自己的脑袋,疼得眼泪水都要流出来了。

    夜承见状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伸手把她拉着重新坐下来,问:“没事吧?”

    这女人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一样,这么冒冒失失的!

    林菀本就疼的厉害,一听他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出来,没好气道:“你自己撞撞看有没有事!”

    妈蛋,她的脑袋都好像要裂开了!

    “你自己冒冒失失的,现在倒知道来怪我了,”夜承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说着伸手去拉她捂着自己脑袋的手:“手放下来,我帮你看看有没有流血。”

    林菀不想让他看,可却耐不过他的力气,到底还是被他把手拉了下来。

    夜承拨开她头顶的头发,仔细看了一眼,倒是没流血,只是装了很大的一个包。

    “没出血,等下让医生帮你涂点化瘀的药,就行了,”他放下手,说道。

    林菀一听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反正又没有出血,涂什么药啊!”

    还嫌她不够丢人吗?

    难道这一进门,就要告诉医生,她刚刚因为太过紧张,把脑袋给撞了个包不成?

    那还不得丢脸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