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95.第295章 0296 味道怎么样?
    林菀被他这话气得差点没吐血,强压着怒火质问他:“什么叫我智力不行?我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难道做个助理,还不够资格吗?!”

    她就不信,KTC招收的员工,难不成都是智商250的天才?!

    “名牌大学很厉害吗?公司的前台就全是名牌大学毕业的,英语八级,会至少一种小语种,你行吗?”嘴角轻勾,夜承似笑非笑的反问。

    林菀闻言一窒,彻底说不出话来。

    我靠,前台要英语八级干什么?

    还要会至少一种小语种?

    这难不成是要天天接待外宾的节奏?

    看着她赤橙红绿变幻不停的脸蛋,夜承眸中笑意愈深,面上却是不露,不紧不慢的再次开口询问:“再说,你要是去做助理,谁敢使唤你?”

    “为什么不敢用?只要你不跟他们说我的身份,不就行了?”林菀表情郁郁的闷声闷气反驳。

    之前她去KTC面试的时候,不就没有人认出她来?

    夜承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越过她,从酒柜里拿了一瓶红酒出来,朝她扬了扬:“要来一杯吗?”

    “不用了!”林菀的脸刷的就是一黑,想也不想的摇头。

    人生仅有的两次喝酒经历,一次比一次糟糕,她以后再也不想碰这个东西。

    似乎看穿了她心中的想法,夜承嘴角边有笑意隐隐浮动,慢悠悠道:“为什么不用?是怕又喝醉了主动献身吗?”

    “我什么时候主动献身了!”林菀噎了一下,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的问。

    夜承意有所指的看了她一眼:“你说什么时候?”

    说话间,他伸手从酒柜里拿出了一个高脚杯。酒瓶微倾,酒红色的液体飞泄而下,拉成一条细线。落入晶莹剔透的酒杯中,汇成一团红宝石般的殷红。

    极为优雅的动作,乍眼看着简直就像是艺术表演一样。

    装什么优雅贵族范儿,德行!

    林菀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你说什么时候!”

    “不记得了吗?要不我给你提个醒?”随手把红酒瓶放入酒柜中,夜承眉毛微微一扬,施施然笑着吐出四个字:“九号公馆。”

    “那次我是被人下了药!什么喝醉了!”林菀闻言立刻黑着脸反驳。

    夜承笑意隐隐地看着她,表情有点意味深长:“可你那次就像是喝醉了,看着特别的温顺可口,却又热情非常。”

    虽然最近这段时间,他要过这女人很多次,可这女人始终放不开。

    尽管青涩有青涩的滋味,但偶尔的,他还是有点怀念她中春药后的热情。

    看着他脸上近乎回味的表情,林菀的脸刷的一下红了通透,两只眼睛却仿若要喷出火来一般,磨着牙吐出三个字:“不要脸!”

    大白天的说这种事情,这男人的脸皮,是用防弹盾牌做的吗?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夜承略有些无辜的耸了耸肩,举起酒杯,浅饮了一小口。

    林菀狠狠地瞪着他,正要反驳,眼前忽地就是一暗。

    下一秒,嘴唇被覆住,唇齿被抵开,醇美的红酒被渡入了口中。

    林菀原本清亮的眼眸瞬间瞪大,内里火光耀耀,似恼火这男人的不要脸,又似不敢置信这男人居然这么没下限。

    司机可还在前面呢!

    压着她的舌头,强迫她把红酒咽了下去,夜承离开她的嘴唇,似笑非笑的问:“味道怎么样?这酒可是我的珍藏。”

    “咳咳——”林菀难受的咳了两声,用手背擦了擦嘴,火冒三丈的瞪着他,气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气的红扑扑的小脸,夜承举起手中的酒杯,又慢条斯理地浅抿了一小口。

    林菀见状身体一动,瞬间拉开了和他的距离,直到后背抵到车门,她这才停住,却是满脸警惕的看着他。

    这动作把夜承逗得低声笑了起来。

    “你既然已经和我结婚了,难道还一直藏在暗处吗?回头我会安排你和大家见面,到时候,所有人就都会知道你的身份了,”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车窗上的扶手,他缓声开口。

    林菀眨巴了好几下眼,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回答,她之前问的为什么不敢用的话,一时间无语。

    逗了她这么半天,又回到这个话题,这男人的脑回路,就非要这么异于常人吗?

    “什么大家?”顿了顿,她闷声闷气的问。

    不就和夜家的人见个面吗,哪里还有什么大家?

    轻晃着手中的红酒杯,夜承表情漫漫的随口回道:“自然是圈子里的一些人,这样你以后出门也会方便一点。”

    至少当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夜夫人以后,应该不会有人,再不长眼的欺负到她头上去。

    再说身为他的妻子,以后自然是要陪他,去出席一些重要的场合的。

    “你在跟我说笑话呢?这要是真的被爆出了身份,那只会更加不方便吧!”林菀额头上挂下一排黑线,满脸无语道。

    就像今天在商场,那个王经理不就是看在,她是夜夫人的面子上吗?

    这要以后都这样,她还怎么出门啊!

    夜承闻言凉凉地看了她一眼:“那按你的意思,你是打算一直藏在暗处?”

    这女人是欠教训吧?

    别人就怕自己没有名分。

    她倒好,给她名分,她居然还在这里推三阻四的。

    她的脑回路就一定要这么奇葩吗?

    “也不是要藏在暗处,我就觉得,这事两家人知道就行了,没必要出去昭告天下,”不敢和他对视,林菀垂着眼睫,弱弱的回道。

    介绍给大家认识,那肯定要办宴会吧?

    办了宴会,她肯定要装贵妇吧?

    装贵妇也就算了,她肯定还要和那些名门千金,豪门贵妇们打交道吧?

    想到到时候,自己必须挖空心思的找话题,她就觉得自己的头好疼。

    “不把你介绍给大家,那以后我去参加宴会的时候,带别的女伴去?”夜承眸光森冷地死死看着她。

    这女人要是敢说是的话,他保证立刻就捏死她!

    林菀一噎,顿了好一会儿,这才期期艾艾的开口:“呃,这个……”

    话还没说完,眸光忽然扫到窗外,却立时就是一愣:“这是要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