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89.第289章 0290 好像傍到个了不得的大款
    乌黑如墨的碎发虚虚散落在额前,露出下面一双犀利宛若刀刻的眉眼,鼻梁高挺如山脉横断,薄削的嘴唇微微抿起,刀锋般锐利,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脸部线条,硬朗中又透出几分冷峻来。

    昂贵的高级定制西服,把他高大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明明相隔甚远,却已能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压迫感。尤其在那双幽冷深邃的眼眸,微微流转的时候,就好似极渊之地刮起的一阵寒风,彻骨的冰凉,让人只对视一眼,就冷不得瑟瑟颤栗起来。

    周围的一切,似乎瞬间陷入了黑暗的虚空中,只剩下那一个闲庭信步走来的男人,面无表情的,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气度。就仿若帝王从王座上下来,缓步步入凡间,红尘瞬间震荡,众人下意识臣服。

    “天呐,真的是阿承,”耳畔忽地响起,自家老妈不敢置信的呢喃声。

    林菀眨了眨眼,这才彻底回过神来,抬眼看着那越来越近的男人,一时间竟有些不敢上前,哪怕那个男人的视线,已经落到了她的身上。

    这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夜承。

    虽然她心里早已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肯定不同凡响,可也没有亲眼看见来的震撼。

    明明不过相隔数米的距离,恍惚间却感觉两人隔了天涯海角还不止。

    他是那高天明月,是那枝头繁花,她在他面前,瞬间就低微进了尘埃。

    也不知道是因为畏惧,还是因为惶恐,她竟然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落入了夜承的眼里,他的眉毛瞬间就皱了起来,周身的温度更是唰唰唰的,直线往下掉。

    跟在他周围的那一群人,冷不丁就打了个寒战,心中十分疑惑,不知道又是哪里得罪了这位大爷。

    有人脑子转的比较快,已经敏锐的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林菀一家三口。

    呆若木鸡的老两口直接被忽视了,众人的视线只全部聚焦在了林菀的身上,心中暗暗猜测着她的身份。

    听说夜少已经结婚了,莫非这位就是夜夫人?

    瞧着倒是很漂亮,但是挺面生的啊,难道是哪位刚留学归来的千金?

    就在众人心中暗自揣摩的时候,夜承已当先微掀了薄唇,吐出冷冰冰的一句:“过来。”

    这话是对谁说的,毋庸置疑。

    林菀没有过去,而是再次往后退了一步,看那样子,简直好似下一秒,就会直接扭头逃之夭夭。

    这一霎,众人简直不敢去看夜承的脸色。

    这位疑似夜夫人的女人,胆子也太大了吧,居然敢违逆夜少的话?

    完蛋,夜少肯定要发飙了!

    当然,夜少发飙也不会大吼大叫,他只会用那种宛若冰刃一般的眼神,直接把你给千刀万剐的凌迟了。

    不过这也够让人心惊胆战的了。

    要知道就算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那可也没办法在夜少冰冷的眼神下,硬扛下十分钟的。

    “菀,菀菀,阿承是,是不是叫你过去?”咽了咽口水,林妈妈有些战战兢兢的问。

    那个真的是他们的女婿吗?

    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虽然之前见过几面,他也一直这样冷冰冰的。

    可那时候的他并不会让人这么畏惧……

    林菀没说话,只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眸光复杂的看向数米远处的男人。

    这一刻,她心中忍不住再次怀疑起,两人的婚姻是不是正确的。

    他们之间分明就是云泥之别。

    把她眸中的退却和畏缩看在眼里,夜承的眉头拧的更紧了,他忽地抬起脚,踩着众人惊诧的眼神,大步朝林菀走了过去。

    林菀条件反射的就要往后面躲。

    只是还没有等她动作,夜承已当先走到她面前,伸手一把把她给搂进了怀里,沉声命令道:“不准胡思乱想!”

    之前不告诉这女人他的身份,就是怕她会想东想西。

    本想等着她慢慢发现的,可这女人也实在太笨了些,这些天他明里暗里的,都提示了好几次了,可她却一点都没看出端倪来。

    眼看着这女人就要和他父亲见面了,身份再瞒也瞒不住,他只能选择用这样直接的方法来告诉她。

    没想到,到底还是吓到她了。

    林菀还是没说话,可两人背后却噼里啪啦一阵响,是众人的眼珠子掉了一地。

    马勒戈壁的,他们这是眼瞎了还是眼瞎了?

    那女人违逆夜少的命令,夜少不仅没有发飙,居然还自己走过去了?

    走过去了不算,还主动抱住了那个女人?

    还开口安慰?

    OMG,这世界是突然变得玄幻了吗?

    那可是冷面冷心,手段雷霆的夜大少啊,他居然还有这么温情的时候?

    真的不是脑子坏掉了吗?

    见林菀不说话,夜承把她从怀中推开些,半俯下身,直直看着她的眼睛,问:“听到没有?”

    林菀定定的看着他,熟悉的冷峻眉眼,熟悉的清冷表情,熟悉的霸道语气,这个男人似乎又变成了,那个她熟悉的夜承了。

    “我好像傍到个了不得的大款呢,”顿了顿,她忽然有些恍惚的笑了,呢喃着开口。

    伸手把她微乱的额发理齐,夜承嘴角边露出一抹近乎于无的浅淡笑容:“这好像应该是件值得惊喜的事情。”

    别的女人傍上大款后,不都是一副欢欣雀跃,恨不得向全世界炫耀的表情吗?

    怎么这女人虽然在笑,却笑得比哭还难看?

    嘴角边的笑意瞬间潮水般退散,林菀哭丧张脸嘀咕:“没有喜,只有惊。”

    惊慌,惊惶,甚至惊恐。

    因为这一刻,她忽然惊觉,这个男人的身份,只怕比她现在看到的还要不同凡响。

    夜承闻言先是一怔,跟着哑然失笑,近乎亲昵的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胆小鬼!”

    这才揭开冰山一角,就吓成了这个样子。

    要等全部揭出来,还不得吓得立刻包袱款款的落跑?

    刚刚他要是没看错的话,这女人是想要逃跑吧?

    她还想跑哪里去,他们可都已经结婚了。

    有时候,真的没办法理解,这女人的脑回路。

    这世上,有女人会因为,突然发现自己丈夫身份太不凡,直接准备逃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