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78.第278章 0279 婆婆来了
    “夫人,您是现在就回去吗?还是我回头再来接您?”把手帕仔细的叠好,收进口袋里,杜泽恭敬地问她。

    林菀直接摇了摇头:“不用来接我了,我今天就住我爸妈这里。”

    今天晚上,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回去了!

    夜承那混蛋,昨天晚上把她折腾成那样,她现在腰酸背疼呢!

    她必须得在家里好好的休养两天再说!

    杜泽一听立刻掐了个兰花指,意味深长的摇头笑道:“那可不行,BOSS说了,东西带不带无所谓,但一定得把夫人您给带回去。”

    林菀被狠狠噎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站在一旁的林妈妈倒是笑得不行,摆手道:“行了,行了,你还是回去吧!这新婚哪有住娘家的,像什么样子!”

    “为什么不能住,这里是我的家啊,”林菀垂死挣扎的反驳。

    林妈妈看了她一眼,一脸揶揄的回道:“现在这里可不是你的家了,这里是你的娘家,你和阿承的家才是你的家。”

    林菀被说的无言以对,最后还是上了杜泽的车。

    回到别墅,两人从车上下来,林菀顺手抓了两个包,抬脚就要往别墅里面走。

    杜泽见状惊一下,连忙道:“夫人,你放着,还是我来吧!”

    “没事,这两个包又不重,我自己拿着就行了。剩下两个,你拿着,我们一趟头就可以拿进去了,”林菀头也不回的大大咧咧道。

    说话间,她已经拎着两个包风风火火地,走进了别墅。

    五婶正低眉垂眼的站在会客厅中,除了她之外,会客厅中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

    那是个中年女人,保养的非常好,看着也就30来岁的样子,穿了一身湖水蓝的长裙,头发高高盘起,耳朵上带着珍珠耳环,瞧着优雅又贵气。

    林菀愣在那里,一时间有些闹不准这女人是谁。

    杜泽跟在她后面进来,见着那女人先是一愣,随后满脸惊讶道:“老夫人,你怎么过来了。”

    坐在沙发上的沈娅清,在听到老夫人这三个字后,脸上优雅的表情明显龟裂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瞬,随后她就若无其事的笑了一下:“我路边过这边,顺便过来看看。”

    看谁,毋庸质疑。

    杜泽连忙小小声对林菀解释道:“这位是BOSS的母亲。”

    其实他不说,林菀也已经猜到了,额头瞬间就挂下了一排冷汗。

    她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突然的就和自己这位婆婆见面了。

    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夜承也不在这里,她实在喊不出那句妈妈,只能满脸尴尬的打了声招呼:“您好。”

    她此时的样子有些狼狈,因为刚刚跑的太快,头发微微有些凌乱,两只手中还提着两个大包,身上穿的十分随便,满头大汗的,一眼看去简直跟逃荒的一样。

    从她进来后,沈娅清就一直在打量她了,闻言掩下眸中一闪而逝的涟漪,微微一笑:“不用这么紧张,过来坐吧,我们说说话。”

    说着顿了一下,又问:“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林菀满脸尴尬地,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了五婶,表情局促地,走到她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小小声回道:“我叫林菀,双木林,草宛菀。”

    “那我叫你菀菀吧。”沈娅清微微笑着说道,虽表情十分温和,但却显得极为客气。

    林菀自然不能说不好,就点了点头。

    沈娅清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又笑着开口:“招呼也没打一声,就过来了,没有吓到你吧?昨天听阿承说他结婚了,我心里有些好奇,今天就过来看看你。”

    林菀知道她和夜承结婚仓促,心中有些尴尬,闻言干笑着道:“应该是我先去拜访您的,我听夜承说,父亲出国旅游了,就想着等父亲回来了,我再上门一道拜访你们的。”

    说话间,直接扭头对五婶吩咐:“五婶,倒茶。”

    也不知道她这位婆婆什么时候来的,五婶居然连茶都没给她倒。

    她这位婆婆不会觉得,她这里的人太大牌了吧?

    林菀不知道的是,五婶不是不给她倒茶,而是有些摸不准她的身份。

    沈娅清一进来后就直接往会客厅一坐,说要找别墅的主人。五婶问她是谁,她也不说。五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本要给林菀打电话的,结果林菀正好回来了。

    沈娅清看了一眼去倒茶的五婶,眸光闪烁了一下,倒也没说什么,只指着桌上的一个首饰盒,笑道:“按说你和阿承结婚前,我该先给你见面礼的。现在你们既然已经结婚了,这礼也不能省,准备的仓促,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林菀闻言只能伸手去拿那盒子,里面是一对白玉的手镯,款式倒是挺大方的,但明显不怎么适合她的年纪。

    不过这话她也不好说,只能笑道:“我很喜欢,谢谢。”

    “你喜欢就好,我还怕你不喜欢呢,”沈娅清笑着说道,跟着又漫不经心道:“其实我今天过来,主要还是阿承他爸叮嘱我的。他爸说既然你们结婚了,我们总不能连儿媳妇是谁都不知道,所以就催着我过来看看。”

    林菀敏锐地听出夜承的父亲,似乎对他们的婚事有些不满,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赔着笑不说话。

    她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笑僵了。

    沈娅清随口提了一句,倒是没有再说,只忽地状若无心地问她:“不知道你和阿承是在哪里认识的?我以前还从来都没听阿承提起过,别的女人的名字,我和他爸爸还一直为他的婚事担心,倒没想到他这么突然的就结婚了呢。”

    她这么问着,心里其实的确十分好奇。

    这个叫林菀的女人,一看就是普通人家的女儿,这样的人怎么能认识她那个继子?

    不仅认识了,居然还这么快结婚了。

    虽说这女人长得是挺漂亮的,可围绕在她那个继子身边的女人,比她漂亮的可多的是。

    沈娅清这话问的林菀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总不能说,她和夜承认识,是因为她去医院看病的时候,夜承那家伙对她耍流氓了吧?

    心中正琢磨着该怎么敷衍过去,门外忽然传来一阵不疾不徐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