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73.第273章 0274 我来弥补我的错误了
    夜承并没有回答,只半俯下身,抓着林菀的胳膊一拉,轻轻松松的,就把她环着自己的胳膊,给一把拉开了。

    这一次,他并没有再直接上手,而是垂眼直直的盯着林菀的****,似乎是在观察。

    林菀觉得他的视线简直像带了火似的,烫的她全身不自禁的,就是一阵颤栗。

    “别,别看了……”她满脸涨红地咬着嘴唇,嗫嚅的小小声开口。声音颤颤的,乍耳听着简直好似哭了一般。一抹屈辱,于她逐渐水汽氤氲的眼眸中一闪而逝。

    虽然已经和这男人做过不止一次了。

    可是被这么仔细的,盯着那种羞人的地方看,她还是会觉得十分的难堪。

    难道这男人一定要这么戏弄她吗?!

    夜承敏锐的察觉了她情绪的变化,原本冷硬的几乎不近人情的脸庞,不由软化了一些,不由他并没有松开桎梏着她的手,只缓了语气开口道:“用不着不好意思,你就把我当成医生就行了。我想你也不想让别人看见,你身上这满布青紫痕迹的样子吧?”

    虽然他刚刚的确有逗弄这女人,但他原本过来的来意,却实实在在是打算替这女人做检查的。别人不清楚,他可是再清楚不过,昨晚这女人被自己折腾的有多惨,他可不想她这副样子被别人看见。

    林菀原本还觉得十分的委屈难过,闻言却立刻来了火,猛地抬起眼来,怒道:“你还好意思说!”

    明明她昨天就有说过,今天要来医院复查的。

    结果这男人,还是把她折腾的那么惨!

    最过分的是,明明之前都已经做过一次了!

    结果他出了趟门,回来后居然又把她好一通折腾!

    还折腾的比之前还要厉害!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衣冠禽兽,表面看着冷冰冰的,骨子里其实就是一匹饿狼!

    色中饿狼!

    “所以我来弥补我的错误了啊,”夜承十分无辜的回答,说着曲指轻弹了一下,她已经变得挺立的蓓蕾,“乖一点,别闹了,我替你检查。早点检查完,你也能早点回去搬家。”

    那个地方本就敏感,林菀一时没防备,忍不住就呻吟了一声:“恩……”

    细细软软的声音,就好似小勾子一般,勾得人心里痒痒的。

    夜承眸光暗了暗,面上却是木无表情,教导主任一样出声训斥道:“既然不想我在这里,对你做什么,那就不要用这种声音勾引我!”

    林菀没说话,她已经彻底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她今天总算领教了什么叫倒打一耙。

    也真真切切的明白了,什么叫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夜承见她不说话,也不挣扎了,脸上这才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了,施施然道:“早这么乖不就行了。”

    林菀气极,张了张口,正要说什么。

    可还不等她说话,夜承就已当先一本正经道:“祛疤技术效果良好,表面无明显疤痕。****大小对称,位置正常,皮肤白皙,暂无病变迹象。”

    “两胸无硬块。”

    林菀,“……”

    妈蛋,怎么搞得跟真的似的!

    难道这家伙还真的懂医术啊?

    “什么感觉?”心中正吐槽着,耳畔冷不丁又响起一句。

    眨巴了好几下眼睛,林菀这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与此同时发现,夜承的手已经改触压为轻捏了。

    见她不说话,夜承的眉毛微微皱了起来,脸上表情略带了几分责备,像是在责备她,怎么能在就医的时候走神!

    “什么感觉?”他声音微沉的再次问道。

    林菀嘴角抽搐了一下,默默道:“……没感觉。”

    “没感觉?”夜承的修长如箭的眉毛轻扬,脸上的表情有些莫名。

    说着他收紧了自己的手指,抓捏了两下,又问:“这样也没感觉?”

    林菀满脸晕红,强忍着羞涩,绷着脸,面无表情的问:“不知道你想要我有什么感觉,夜医生?”

    最后“夜医生”三个字说的尤为的咬牙切齿。

    当她第一次来看医生吗?

    检查****,人家医生就问问疼不疼,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问什么感觉干什么?

    刚刚还好像挺专业的样子,现在居然又开始耍流氓了!

    夜承抓着她****的手顿了顿,跟着神色自若道:“什么感觉都行,你又不是木头,怎么会没感觉呢?”

    说完还煞介有事的补充了一句:“讳疾忌医可不好。”

    林菀被噎了个半死,恼羞成怒道:“本来就什么感觉都没有!我又没有病,能有什么感觉?你检查完了没有?检查完了就让开!”

    “当然没检查完!”“要是什么感觉都没有,那才是真的有病呢。”

    “你才有病呢!”林菀想也不想的反击,说完立刻死死咬住嘴唇。

    这家伙绝对有神经病,要不就是今天出门忘记吃药了!

    夜承闻言也不生气,只垂眼定定地盯着她的脸,跟着忽地就是一笑:“我说你确定你没有感觉吗?要真的没感觉,你嘴唇咬这么紧干什么?”

    力气这么大,嘴唇都要被她给咬破了吧?

    这女人还真够死鸭子嘴硬的。

    只是她真的以为,身体的反应,是这么轻易就能忍住的吗?

    看来她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太不够了解了啊。

    林菀没回答,只两眼喷火的狠狠瞪他,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估计夜承现在早已经血溅三尺了。

    夜承见状眸光变得益发玩味了,掐着她的蓓蕾轻轻一拧,似笑非笑的问:“这样也能忍住?”

    这女人的身体他再清楚不过了。

    要是这样她都能忍住,他名字直接倒过来写。

    果然。

    在他动作的同时,一道模糊的呻吟声脱口而出:“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