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72.第272章 0273 玩COSPLAY的夜大少
    高大挺拔的身材仿若一座小山一般,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光站在那里,就能给人一种深重的压迫感。眉眼犀利,幽冷眼眸中泛着深邃的冷光,就好似不见天日的冷泉一般,有种沁人心脾的冷。鼻梁高挺,薄削的嘴唇绷成一条直线,本就冷峻的脸庞上面无表情的,给人一种不近人情的冷酷。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这男人身上居然还穿着一件白大褂!

    妈了个叉的,这家伙是在玩COSPLAY吗?

    林菀抬眼看着头顶上方的男人,脸上的表情一瞬间简直难以用言语描述。

    夜承并没有搭理她的话,只趁着她走神间,伸手过来捻起她盖在身上的床单,微一用力,扯开。

    “噗——”传单被扯开卷动大片空气,发出闷闷的一声轻响。

    极其细微的声音,在这逼仄的空间里,却显得尤为的扎耳。

    “啊!你干什么!”林菀瞬间被惊醒,短促惊呼了一声,下意识就伸手,紧紧环住了自己的身体。

    ****的上半身,月光一般皎白,上面星星点点的散落着,青紫不一的痕迹,在白腻的皮肤衬托下,显出一种勾人的靡丽来。

    夜承幽冷的眼眸暗了暗,脸上却始终维持着木无表情,他伸出一根骨节修长的手指头,不轻不重的,在那裸露在外*****,一本正经的问:“现在什么感觉?有觉得不舒服吗?”

    林菀羞得简直要昏过去了,气急败坏的朝他低喊:“舒服你个头啊,你赶紧给我滚出去,医生马上要来了,你在这里被人家看见,像个什么样子!”

    妈蛋,这家伙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穿成这个样子!

    不会是又偷赵天成的白大褂穿了吧?

    他是有毛病吧!

    “请注意你的言辞,夜夫人。”夜承眸光淡淡地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说道,说完又不紧不慢的补充了一句:“我现在是你的主治医生,请叫我夜医生。”

    林菀漂亮的脸蛋青了又紫,紫了又黑,五彩缤纷的,简直就像是放烟花一样。

    医生你妈蛋啊!

    还真COSPLAY上瘾了是吧!

    他知不知道这里是医院啊,万一有人闯进来怎么办?

    他可以不要脸,但她还要做人呢!

    真是要疯了!

    右手按着病床就要坐起来,她压着嗓音,羞恼的低吼:“你到底要干什么啊,知不知道这里是医院,疯了——啊!”

    只是还没等她坐起来,她又疼的再一次惊呼出声。

    靠,这混蛋居然趁机捏她!

    她以为她的胸是橡皮泥做的是不是?

    有这么又揉又捏的吗?

    妈蛋,再捏就要被捏坏了!

    林菀脸上青白交加,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你看不出来吗?我在给你检查,”夜承一脸严肃的回答,说话间按着她的肩膀,重新把她按躺下去,命令道:“躺好!”

    林菀气的差点没吐血,大力挣扎了起来,边忿忿道:“你说躺好就躺好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自己精分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别人乖乖躺好配合?

    这家伙是不是该去精神科看看脑子了?

    “你当然要听我的,我是医生!”夜承板着张脸,语气冷冰冰的,没有丝毫起伏道。

    林菀嘴角剧烈抽搐了起来,终于不挣扎了,只一脸认真的问:“请问夜大少爷,你今天出门的时候,药有记得吃吗?”

    回答她的是****再次被捏了一下。

    林菀满脸无语地抬眼,说不出话来。

    夜承面无表情地垂眼,吐出一句:“再敢挑衅医生,就不会这么轻易饶过你了。”

    ……这男人真的没病吗?!

    林菀窒了好一会儿,这才勉强找到自己的声音,无力道:“我说你别玩了行不行?你又不是医生,检查个什么劲啊?耍流氓也有个限度好不好!”

    “你第一次不就是我给你检查的?”夜承一脸理所当然表情的回答,说着又煞介有事的补充了一句:“不准质疑医生的医术水平!”

    想到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林菀脸上立刻一阵青白交加。

    这家伙居然还敢提第一次见面?!

    他还能有点廉耻心吗?

    不对,这家伙的廉耻心,根本早就被狗给吃掉了!

    要不然怎么能见人第一面,就直接上手摸人家胸的!

    “怎么?不记得了吗?”见她不说话,夜承再次开口。

    语气十分的严肃正经,看着还真有那么几分医生的样子,如果不看他握着林菀****,慢慢揉捏的手的话……

    林菀又窘又气,杀人的心都有了,两只眼睛狠狠地瞪着他,气急败坏低声吼道:“记得你个头啊,你能不能别在这里耍流氓了!被人看见了你有脸是不是?”

    说着就要再次爬起来。

    几乎是瞬间,一股酥酥麻麻的电流,传遍林菀的四肢百骸。

    “啊!!”

    林菀嘴里逸出一声短促的惊呼,全身止不住的颤栗了一下,跟着整个人就再次重重地摔倒在床上。

    “这么敏感?”夜承冷冰冰的,宛若冰雕一般的俊美脸庞上,终于溢出了一丝浅淡的,几乎看不见的笑意。

    难道是因为害怕?

    这女人在外面的时候,明显要比在房里要敏感的多了。

    身体也再次变成淡粉色的了。

    瞧着还真是可口……

    林菀闻言羞愤的想死的心都有了,瞪着夜承的眼眸中,几乎能直接喷出火来。

    每个人的那个地方都很敏感!

    她就不信,她要是在他那里掐一下,他能不敏感的!

    “居然还敢瞪我?你对医生,难道就没有一点起码的,尊重和敬畏吗?”夜承重新正了脸上颜色,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道:“看来我必须让你见识下我的‘医术’,你才会彻底的心服口服。”

    林菀闻言全身的寒毛都炸起来了,身体瞬间缩成虾米状,两手紧紧环住自己,满脸警惕的看着上方的男人,问,“你,你又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