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69.第269章 0270 幼稚的报复
    早晨五点半,天还没有彻底亮。只一点淡淡的微光,透过落地的窗玻璃,照入房中,落在林菀疲倦的脸上。朦朦胧胧的,好似蒙了一层面纱一般。

    仔细的替她掖了掖被角,夜承吻了吻她恹恹的眉眼,眸光极尽温柔。

    睡梦中的林菀咕哝了一声,挥了挥手,撵苍蝇似的。

    夜承好笑的捏住她的鼻子,惹得她不满的哼哼卿卿起来,这才笑着松开手,再次吻了她一下,翻身下了床。

    因为答应了琳琳,要在医院陪她,为了不失约,他必须得在琳琳起床前,赶到医院去。

    这一晚上他几乎没怎么睡过,可他并不觉得困,相反还觉得十分神清气爽。

    之前林菀可被他折腾的够惨的。到后来,这女人已经完全承受不住了,搂着他的脖子,一个劲的哀求他。这女人识时务的时候,简直可爱的要死,好听的话完全不要想的,一箩筐一箩筐的往外面蹦。

    她也不想想,在床上说那种甜言蜜语,这不是找蹂躏吗?

    可不是只有女人爱听甜言蜜语,男人其实更爱听,尤其是在床上……

    到后来,这女人发火了,直接在他后背上,挠出了好几条血印子。

    当然,敢这么挑衅他,后果自然可想而知。

    手脚轻快的洗漱完,重新换了衣服,他走到床边,轻拍了拍林菀的脸颊,柔声道:“我去医院了,你回头起来后,让杜泽送你去医院。”

    林菀被折腾了那么久,已经快要累死了,完全没听见夜承在说什么。只觉得耳朵边有只苍蝇,一直在嗡嗡嗡的,十分烦人,一时火起,抬手就是一巴掌。

    亏得她现在行动迟钝,要不然夜承离她这么近,非得中招不可。

    “你这女人真是……”夜承抓住那只差点扇到自己脸的手,有些生气,可更多的却是无可奈何。

    想到她之所以会累成这样,罪魁祸首就是自己,那一点点生气也与瞬间不翼而飞。

    吻了一下那只毫无力气软绵绵的手,又在她睡得粉扑扑的脸颊上吻了一下,他帮她把手重新塞回被子,仔细掖好,这才起身离开。

    在关房门的时候,他忍不住又朝床的方向看了一眼,心中竟生出一丝留恋来。

    如果不是因为琳琳生病,其实他今天更希望和这女人躺在床上,一起迎接黎明的到来。

    想来这女人肯定很希望,睁眼的第一眼就看到他吧……

    顿了顿,他再次朝床上那鼓鼓的一包看去,跟着敛回视线,轻轻的带上了门。

    林菀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十二点钟才起来。

    她是被饿醒的。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房间里空无一人,夜承早就已经不在了,想来是赶去医院了。

    虽然明知道这是应该的,可林菀心中,还是忍不住升起了一抹淡淡的失望。

    这算是他们新婚的第一天了,按说他们该一起起床才对。

    可现在她却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还饿着肚子!

    这样一想,忽然就没有起床的欲望了。

    她恹恹地躺在床上,随手拿过手机,却发现手机里居然有好几条未读短信。

    最上面的是杜泽的,一共两条。

    第一条说他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过来接她。

    第二条说,他已经给她准备了午饭,如果她醒了,就给他打电话。

    除了杜泽的,夜承的短信有三条。

    第一条问她起来了没有。

    第二条是说,要是起来了,给杜泽打电话,他会送饭过来。

    第三条直接让她起来了回个电话。

    林菀直接无视了夜承的三条短信,给杜泽发条了短信,说自己已经起来了,他可以过来送饭了。

    杜泽来得很快,但他快不过夜承的电话。

    林菀没有直接接,而是接连按掉了他五个电话,这才慢悠悠地接起来,懒洋洋的问:“给我打电话干嘛?”

    “既然起来了,为什么挂我电话,也不短信?”夜承喜怒不辨的问她。

    林菀闻言特理直气壮的回答:“和你学的啊!”

    感情你以为只有你会不接电话吗?

    我不仅会不接,还会直接按掉!

    夜承被狠狠噎了一下,好一会儿,这才哭笑不得的开口:“你这样报复会不会太幼稚了一点?”

    “你管我!我爽了就行了!”林菀哼了一声,跟着十分不耐烦道:“有事说事,没事我挂电话了,杜泽要过来了,我还要去洗漱呢!”

    夜承默了一下,开口:“我在医院等你,你吃完饭了,让杜泽送你过来。”

    林菀没回答,哼了一声,直接把电话一把按掉。

    挂完电话,习惯性的点开了朋友圈。昨晚发的消息下面,居然有好多条回复,清一色的问,你丫的居然结婚了,什么时候结婚!

    林菀嘴角抽搐了一下,默默的打了自己的手好几下。

    让你手贱!让你手贱!

    这些好了,暴露了吧!

    也不敢回消息,她直接假装没看见,把手机往旁边一扔,翻身下了床。

    两条腿软的简直跟面条似的,她差点没摔个大马叉,心中不由咬牙切齿的,把夜承狠狠问候了一顿。

    杜泽过来的时候,林菀刚洗漱完。裹了个睡衣,从楼上下去,发现杜泽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他身后竟还跟了一个人。

    见她眼神疑惑,杜泽掐着个兰花指,笑语嫣然的解释道:“这是新给您找的保姆,您叫她五婶就行了。平日里,她会负责给您和boss的一日三餐,如果boss不在家的话,她会在这边留宿陪您。”

    林菀闻言一愣,下意识问:“她留宿要住哪儿?这里没地方住啊!”

    杜泽都不知道来过这别墅多少回了,对这里了如指掌,指着楼下的某个方向,笑眯眯的解释道:“那里有一个储物间,我回头就让人把它给整理出来,在里面睡个一两个人,是完全没问题的。”

    林菀完全不知道哪里有储物间,只能愣愣的点头。

    保姆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面相看得十分和气,在杜泽说完以后,她十分温和地笑着朝林菀打了声招呼:“夫人,您好。”

    虽然夫人听着也怪怪的,但总比叫大少奶奶好多了。

    林菀笑着朝她点了点头。

    五婶也识趣,打完招呼后就拎着手中的食盒进去摆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