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68.第268章 0269 我们一起睡
    林菀没听出他语气的异样,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这家伙有时候可能会不在家,她会一个人被留在这吓死人的大房子里。

    “那我到时候自己回我爸妈那里住,我才不要一个人住在这里。这么大个别墅,吓也要吓死了,”她闷声闷气地回答。

    白天来的时候看这里,觉得奢华非常,可等到了晚上,却只觉空旷的吓人。

    看来她果然天生穷命,享受不了这种奢侈。

    夜承闻言有些好笑道:“不是说了给你请保姆吗?你经常回父母那里住算什么?弄得我好像虐待你一样。”

    “你本来就虐待我,”林菀立即小声地咕哝了一句。

    说起来,今晚还是他们新婚同居的第一夜,结果这家伙却害她哭成这鬼样子!

    想想她心中就呕的不行。

    夜承简直就是无奈了。

    这女人怎么这么小心眼啊?

    他都哄了这么半天了,她居然还记着这事呢!

    “行,我虐待你了。回头你回去就告诉你爸妈,让他们过来狠狠的骂我一顿,帮你出了这口恶气,行了吧?”他满脸无可奈何道。

    林菀却一点也不领情,直接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以为,我是那种喜欢打小报告的人吗?”

    这可真是说什么错什么!

    夜承长这么大还没有遇到过,有女人像她这么蛮不讲理的。

    按说蛮不讲理的女人,瞧着都有些面目可憎,可林菀却完全不会给人这种感觉。

    至少夜承并不觉得讨厌,反觉得有种一种说不出的新奇,甚至还觉得,这女人这样其实也挺可爱的。

    他也不搭她的话茬,只垂眼看着她,似笑非笑的问:“现在还想回家吗?”

    林菀被他给问的一窒。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吧?

    现在问这个问题,要让她怎么回答?

    她难道要说不回去吗?

    那也太丢脸了!

    这样想着,她梗着脖子,硬声硬气的一迭声回道:“回去!当然回去!你赶紧去安排车子送我回去!”

    她这口是心非的样子,把夜承给逗乐了。

    他紧紧抱住她,不让她乱动,吻了吻她红扑扑的脸颊,忍笑道:“好了,不闹了,跟你开玩笑呢。下次我再出去,一定提前告诉你一声,你乖一点。”

    “还下次,你就不能没有下次,”林菀没好气的小声嘀咕。

    夜承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顺从地点头:“好,没有下次!”

    笑屁啊笑!

    林菀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跟着又垂着脑袋,偷偷伸手抹着脸上的眼泪。

    刚刚真是太丢人了,她居然哭成那个死样子,就跟和小孩子一样!

    她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哭成那样了,

    就是当初和沈琪分手,她都没那么哭过!

    都怪夜承这个混蛋!

    夜承把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有些想笑,又勉强忍住了。

    这女人脸皮薄的要命,这要是再逗下去,估计真的就要翻脸了。

    “下次不准再说离婚,”想到什么,他又沉了脸。

    这死女人真是欠教训,他们这才刚结婚没几天,她居然就闹着要离婚!

    她以为是玩过家家吗?

    林菀之前说离婚只是一时气话,也不可能真的刚结婚就离婚,真要是这样,别人就不说了,光她老妈肯定就会直接拿刀杀了她的。

    见她不说话,夜承捏着她的脸蛋,把她的脸抬了起来,皱着眉毛,阴沉着脸问:“听到了没有?”

    林菀被他给捏的生疼,拉了一下他的手,反而弄的自己更疼了,不由没好气道:“听见了!听见了!你烦不烦!赶紧给我松手!疼的不是你,是不是?!”

    这死女人真是要上天了,居然敢说他烦?

    夜承被气笑了,本想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她,可看着她脸上那未干的泪痕,心中忽地又是一软。

    “自己说话不过脑子,还敢说我烦?!”他冷冷扫了她一眼,凉飕飕道。

    掐着她的手却已经松开,改为轻柔的替她擦拭着脸上的泪痕,边又补充了一句:“这么大个人了还哭鼻子,跟个小孩子一样。”

    “你还敢说?”林菀一听又来火了,抬手就在他胸口狠狠捶了几下,眉毛倒竖,怒道:“你个混蛋,居然那么重的把我摔在床上,告你家暴信不信?”

    靠,这家伙身上怎么跟石头一样,这么硬的!

    手好疼!

    夜承抓住她乱挥的小手,哭笑不得的问:“怎么又翻旧账了?要说家暴,那你刚刚捶我的那几拳头,要怎么算?”

    林菀一窒,好半天,这才从牙齿缝挤出一句:“……你活该!”

    “你还能再蛮不讲理一点吗?”修长如玉的手指头在她脸颊上轻刮了一下,夜承忍笑的问。

    他摔她一下是家暴,她打他那么多拳头,叫活该?

    区别待遇也不至于这样。

    林菀假装没听见,直接转移话题:“明天我要去看你妹妹吗?”

    “不用了,”夜承微一摇头,拒绝:“我都已经答应她,不告诉你,她生病的事情。你要是过去了,不是拆我的台吗?”

    “哦,”林菀应了一声,想到什么,又问:“你妹妹的病很严重吗?”

    夜承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面上却是不露分毫,淡淡道:“挺严重的,需要换肾,好在最近已经找到****了。”

    虽然不知道夜家到底做什么的,可能买得起这样的花园别墅,想来家里应该不差钱,****又已经找到,那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林菀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只挣了挣:“放手,我要去睡觉了。”

    她没有再追问,让夜承心里松了口气,但夜承抱着她的手臂却没有松开,只漫声说:“我们一起睡。”

    他说的一本正经,林菀的脸却瞬间涨得通红,看着他的眼神中还带出了一丝惊恐:“你你你,你又想干什么?”

    这家伙不会是还要折腾她吧?

    再折腾下来,她真的要死了!

    夜承轻轻松松地把她打横抱起,往床中间一放,压了下去,意味深长道:“我看你之前闹得那么厉害,也不像是很累的样子。”

    别的也就算了,敢把离婚挂在嘴边,不给她点教训,她还真要上天了。

    林菀闻言眼睛瞬间瞪大,下意识尖叫:“不——”

    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堵住。

    她挣扎了几下,可哪里是夜承的对手,很快就被拖入欲海中沉沉浮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