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62.第262章 0263 我害怕你会不要我
    夜琳一听连忙拉住她的手道:“妈妈,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生气,妈妈当然也对我很好很好啦!”

    说完怕沈娅清不相信,又发誓一般补充道:“真的,妈妈!”

    沈娅清原本还绷着脸,闻言顿时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了声:“行了,和你开玩笑呢!我还不知道你吗?你从小就喜欢黏着阿承,都说女生外向,果然一点都没说错!”

    说话间,眼睛不动声色地看了夜承一眼。

    小的时候,她很反对琳琳黏着夜承,不过尽是不同,如今她能和夜承关系好,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夜琳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来,小小声嗫嚅道:“妈妈我哪有啊?我也很黏着您啊!”

    “也许吧,”沈娅清不置可否的说道,说完微顿了一下,又转而笑道:“好了,既然阿承在这里照顾你,也没什么可不放心的,妈妈就先回去了,明天再过来看你。”

    夜琳乖乖的点了点小脑袋:“好的,妈妈,再见”

    “那阿承,琳琳今天晚上就麻烦你了,”沈娅清偏头朝夜承客气的微微笑道。

    夜承不冷不淡的点了点头。

    又叮嘱了夜琳几句,不要给夜承添麻烦什么的,沈娅清这才带着管家和孙姨离开。

    夜琳被送入了病房,尽管夜承已经答应会陪她,但她拉着夜承的手,从始至终都没有松开过,那模样就好像怕夜承会偷偷跑掉一样。

    夜承见状有些无奈,看着她这紧张兮兮的样子,心里头又有点微微的涩,也没说什么,顺从地跟着她进了加护病房。

    赵天成跟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眉头不自禁微微皱起,眸光中有莫名的光芒在闪烁,似乎正沉吟着什么。

    医护人员把夜琳送入加护病房后,直接离开了,赵天成十分识趣,根本就没有跟进病房来,一时间加护病房内,只剩下了夜琳和夜承两人。

    “承哥哥,你这么晚过来医院看我,把嫂子一个人留在家里,嫂子不生气吗?”似乎突然想到什么,夜琳表情怯怯朝夜承询问道

    夜承脸上的表情明显停顿了一下,跟着若无其事的回道:“你嫂子已经睡下了,她不知道你进医院的事。”

    “这样啊,我之前还在想,嫂子为什么没有过来看我呢?”夜承一脸恍然大悟表情的,歪着脑袋笑道。

    说着顿了一下,又商量的开口:“承哥哥,等我出院了,再去见嫂子吧?我不想现在这个样子,去和嫂子见面。我是你唯一的妹妹,必须得给你撑面儿,要是这样惨兮兮去见嫂子,那也太丢你的脸了!”

    “这有什么丢脸的?我们家琳琳虽然生病了,但还是一样的漂亮可爱啊。再说了,你嫂子也不是那种肤浅的人,”夜承有些不太能理解她的想法,温和笑着安慰她。

    他说的无心,夜琳的脸色却陡然变了变。

    “承哥哥,你和嫂子认识很久了吗?你好像很了解嫂子啊,”她状若无心的问。

    夜承没注意到她脸上的异样,闻言随口回说,“也不是很久,就最近几个月的事情。”

    虽说认识了个把月,但仔细算来,他和林菀的见面次数,其实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这样啊。那嫂子肯定是个挺不错的人吧?看承哥哥的样子,对嫂子的评价似乎挺高的呢。我还听孙姨说,嫂子长得很漂亮呢!”夜琳一脸好奇表情的问,清亮的眼眸中,却有一抹深思一闪而过。

    夜承闻言不由自主的想到,之前浴室里的那一幕,林菀的确长得很不错,但她最美的时候,其实还是……

    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不自然,他轻咳了一声,佯装若无其事道:“还行吧,不过肯定是没有我们家琳琳好看的。”

    “承哥哥,我知道你这话肯定是哄我的,不过我还是很开心就是了!”夜琳仰着小脑袋看他,一副小大人表情道。

    夜承闻言一怔,跟着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忍俊不禁道:“鬼灵精!”

    夜琳拉下他的手,抓着摇了摇,笑嘻嘻道:“那承哥哥看在我鬼灵精的,这么可爱的份上,答应我现在不要和嫂子说,我生病住院的事情,好不好?”

    “我只说你鬼灵精,没说你可爱啊?”夜承故意板着脸逗她。

    夜琳一听,巴掌大的小脸顿时一垮,半是委屈,半是可怜道:“果然承哥哥有了嫂子以后,就不爱我了,以前你明明说我最可爱的。”

    她这小可怜模样,惹得夜承益发想笑了,轻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忍笑道:“行了,别装了,答应你就是了。”

    夜琳嘴一咧,脸上委屈可怜的表情顿消,转而代之的心满意足的灿烂笑容。

    夜承好笑地摇了摇头,拖了个凳子在她床边坐下,问,:“好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情绪激动了吧?”

    夜琳刚刚还满脸带笑呢,一听他这话,立刻开始装傻,两个圆滚滚的眼珠子,假装四下环顾地滴溜溜转着,并不敢看他,只嘟嘟囔囔道:“没有啊?什么情绪激,承哥哥你听谁说的?不要听他胡说八道?我好好的在家里,怎么会情绪激动呢!”

    “医生说的难道还有错?”夜承表情淡淡的反问。

    虽然他的表情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但之前面对夜琳的时候,眸光还是非常温和的,现在却只剩下了点点的冷意。

    夜琳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他这是生气了,当下也不敢再瞒他了,小小声地开口:“其实也不是情绪激动,就是有点害怕而已。”

    声音细若蚊呐,带着若有似无的胆怯。

    “害怕?”夜承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夜琳是夜家的小公主,所有人可都宠着她,顺着她。

    这好好的,她有什么害怕?

    夜琳垂着脑袋,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抓着他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把玩着。

    好一会儿,她这才瓮声瓮气道:“我害怕承哥哥你会不要我啊。我听人家说,男人结了婚以后,重心会逐渐转移到自己的妻子身上,眼睛里再也看不见其他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