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61.第261章 0262 会一直陪着我吗?
    夜承闻言却是拧着眉毛询问:“受到刺激?”

    琳琳是夜家的宝贝,大家宠她还来不及,怎么会让她受到刺激?

    她的身体状况,夜家上下可是无人不知的。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就不清楚了。我只是查出她心绪起伏太大,至于具体怎么一回事,还要你自己去问,”赵天成十分尽职的解释道。

    夜承想想也是,转而把眸光投向了孙姨。

    这事别人或许不清楚,但孙姨作为专门服侍琳琳的人,不可能一点端倪也没看出来。

    孙姨眼神闪烁,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沈娅清就站在一旁,早就把夜承和赵天成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里。

    夜琳是她的亲生女儿,她自然不会比夜承少担心,见状当先忍不住,声色俱厉的朝孙姨逼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专门负责照顾小小姐的,她受了刺激,你怎么可能一点也不知道?要真是这样,那以后也用不着你照顾小小姐了!”

    这话的意思是打算解雇孙姨了。

    孙姨一听,顿时慌了,连忙道:“夫人,我实在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啊,当时我——”

    还没说完,夜琳就躺在带轮子的病床上,被从手术室里面推了出来。

    “妈妈,你别怪孙姨,”似乎听闻了沈娅清的责难声,她微抬起头,虚弱的开口阻止:“这事不怪她,是我自己的问题。

    苍白的几近透明的脸蛋,在白花花的床单的衬托下,愈发显得一种死气沉沉的阴郁。圆圆的眼眸晦暗一片,失去了所有的光芒。微微张合的嘴唇,更是白得没有一丝的血色。此时的她简直就像一朵瞬间枯萎的百合花,让人看着尤为心碎。

    见她出来,沈娅清当下顾不得孙姨,立刻快步走上前,急声问道:“琳琳,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你吓死妈妈了!”

    “妈妈,我没事的,您别太担心了,”夜琳重新躺了回去,孱弱回道。

    说着眼珠一转,又转而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夜承,笑了。

    笑的阴霾尽散,极尽明媚。

    “承哥哥,你也过来啦!”她声音欢快的抬手,似乎想要向他打招呼。

    只是她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竟连一个简单的抬手动作都做不了。

    脸上明媚的笑意顿时有些暗淡下去。

    夜承见状快步走过去,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边用空闲的另外一只手,温柔地替她把额头上的汗水擦去,温和问道:“现在觉得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的啦,承哥哥!赵医生不是跟你说了,我现在已经不要紧了吗?你不要太担心了!”夜琳虚弱笑着回道,说着低垂了眼睫,又一脸愧疚表情的道歉:“对不起,承哥哥,我真的太没用了,这么晚了,居然还要害你这么担心的跑医院来。”

    瞬间晦暗的表情,微微颤抖的眼睫,小心翼翼的语气,那模样就像是害怕被讨厌的小动物,一举一动都带着战战兢兢试探。

    夜承见状心疼不已,佯装生气的沉下脸:“怎么跟我说这么见外的话?你是我妹妹,我担心你是理所当然的事。”

    夜琳闻言看了他一眼,眼神十分复杂,嘴唇嚅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可最终却只是抿了抿嘴唇,什么也没说。

    “怎么了?”夜承看出她的异样,询问。

    夜琳咬着嘴唇,只是摇头。

    夜承还想再问,站在一旁的沈娅清却突然开口:“先把琳琳送加护病房吧,有什么事,我们等下再慢慢说好了。”

    虽然这深更半夜的,走廊上并没有什么人。但毕竟是在外面,一直滞留在这里说话,是不太像样。

    夜承没有拒绝她的提议,朝一旁的医护人员点了点,让人把夜琳送回病房。

    夜琳却反手抓抓他的手,不肯松开。

    “承哥哥,你陪我,”她仰着白惨惨的小脸,满脸乞求道,说着似乎怕夜承拒绝,又可怜兮兮的补充了一句:“就一会儿。”

    琳琳虽然只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但他从小就十分宠她,两人的关系也一直都很亲密要好。所以她在他面前向来都十分恣意,像这样小心翼翼的哀求,长这么大还是头一遭。

    夜承的眉毛不自禁的皱了起来,心中疑窦丛生,语气却十分温和的保证道:“我当然会陪着你了,放心吧。”

    “会一直陪着我吗?”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夜琳紧跟着又来了一句,声音软软的,跟刚出生的猫咪叫一样。

    夜承觉得她的话有点奇怪,倒也没有多想,只当她现在病着,心里不安,就温和地点了点头:“当然。”

    “承哥哥,说话算话,可不许骗人哦!”夜琳闻言终于再次甜甜的笑了起来,说话间,伸出一根小拇指来,稚气又不失可爱道:“来,拉钩!”

    夜承看着她这孩子气的动作,有些好笑,但还是十分配合的伸出了小拇指。

    两根小拇指勾在了一块。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大拇指和夜承的大拇指,相对着按了一下,夜琳满脸灿烂笑意道。

    “噗嗤——”沈娅清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一脸宠溺笑容的,轻点了一下夜琳的额头,笑骂道:“你这丫头,马上都已经成年,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

    夜琳闻言立刻不服气的反驳:“我哪有孩子气啊,妈妈!这样许下的诺言可是最最可信的,您不知道不要瞎说!”

    说着又可爱的歪头朝夜承笑问:“承哥哥,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我们家琳琳说的都对。”夜承笑着点头,眼眸中也含着隐隐的宠溺。

    夜琳一听笑的更开心了,两只眼睛亮晶晶,脸蛋好似会发光一般,哪里还有一点之前死气沉沉的萎靡模样。

    “果然还是承哥哥对我最好了。”她爱娇的咕哝。

    沈娅清见状有些哭笑不得,不轻不重地拍了她一下,没好气道:“是啊,阿承对你最好了,妈妈其实是个坏人。妈妈这就回去,让阿承在这里陪着你,也免得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