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60.第260章 0261 继母沈娅清
    夜承赶到医院的时候,夜琳已经被送入了急救室。急救室外围着好几个人,有夜家大宅的管家,有一直照顾夜琳起居的孙姨,还有一个中年女人。

    那女人保养的非常好,瞧着十分年轻,也就三十七八的样子。似乎因为来的急了,她身上只随意穿着一条墨绿色的长裙,微卷的中长发披散在肩头,没有打理过,显得略微有些凌乱。

    她长得很好,不同于林菀那种的纯美,是近乎妖艳的艳醴,眉眼细长,眼角上挑,看人的时候,有种莫名勾人的意味。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反给她平添了几分独属于成熟女人的妩媚。

    见着夜承,她嘴角边露出一抹疏离却不失客气的淡笑:“我想琳琳从手术室出来后,肯定会想第一时间看到你,就做主让管家给你打了电话,没有打扰到你吧?”

    “没有,”夜承表情淡淡的微一摇头,跟着吐出冷漠的两字:“母亲。”

    原来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夜承的继母,夜家大宅如今的女主人,沈娅清。

    沈娅清早已经习惯了她的冷漠,也不以为杵,只微微笑了一下。

    夜承没有再和她说话,只直接越过她,朝站在一旁满脸忐忑,表情紧张的孙姨询问:“怎么回事?琳琳白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就发病了?”

    夜琳平日里在夜家大宅的时候,是专门由孙姨负责照顾的,要是夜琳有什么事,自然第一个要找的就是她。

    孙姨在他冷厉的眼神逼视下,眸光躲闪的低了头,不敢说话。

    虽然她不能肯定,小小姐具体是因为什么缘故病发的,但心中却模糊的有了一些猜测,只是现在人多嘴杂的,却是有些不太方便说。

    夜承看她不吱声,以为她不知情,表情有些阴沉,不过终是没说什么,只转而朝恭敬站在一旁的管家询问:“赵天成过来了吗?”

    “赵公子已经进去了,”管家恭敬地回答。

    赵天成和夜承的关系好,也一直负责夜琳的病情,夜家大宅的人对他都很熟悉,因而也没有称呼赵天成为医生,反直接以着他的身份用了敬称。

    夜承闻言这才稍微放了一些心,没再说什么,只表情沉沉的负手站在那里,眸光浮浮沉沉的,也不知在想什么。

    沈娅清看了他一眼,忽地再次开口:“阿承,听说你已经结婚了?”

    儿女婚事按说应该和父母商量一下的,可夜承结婚,她却完全不知道。

    要不是孙姨和她说起,她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不过她毕竟是做继母的,即便夜承不和她说,她也不好说什么。

    再说如今的夜承……

    想到什么,她眼中一闪而逝划过什么,跟着微垂了下眼睫,掩下了某种的异样。

    夜承闻言却只表情冷淡的点了点头,并没有任何一句的解释。

    “是谁家的姑娘?怎么也没听你说过?”沈娅清早就已经习惯了他这模样,也不放在心上,再一次询问。

    “不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夜承终于开口,却淡淡吐出如是一句。

    他说的这个圈子,自然也就是,帝都的上流圈。

    沈娅清一听,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诧异来,看向夜承的眸光也携裹出一丝的异样来,语气却十分平静,甚至带着淡淡的笑意,一迭声询问:“哦?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吗?帝都人?还是外地的?”

    “帝都人,”夜承只简略的吐出三个字,看那冷漠的样子,似乎并不想和她多提。

    沈娅清微顿了一下,又问:“这事,你告诉你父亲了吗?”

    “父亲不是在国外旅游吗?等他回来后,我会告诉他的,”夜承不冷不淡的回道。

    不仅是对这么继母,就是提起自己的父亲,他的语气也始终冷漠如斯。

    “你父亲知道你结婚了,一定会高兴的,”沈娅清微微笑了一下,跟着又说:“什么时候带她回来,吃个饭吧。怎么着也算是我的儿媳妇了,我也该见她一面。”

    嘴上这样说着,心中却是意味未明的笑了。

    夜承居然娶了一个平民女儿,等他父亲回来,还不知道要怎么跳脚呢。

    虽说就算跳脚也没用,不过到时候,家里少不得得有一场大戏看。

    夜承心里的想法也和她差不多。

    高兴?

    他那个父亲********的,想要他再娶个门当户对的女人,以便夜家能更上一层楼。

    怎么可能高兴他娶个平民女儿?

    心中冷笑了一声,他面上却是一派的淡漠,随口“恩”了一声。

    也不知这“恩”是好的意思,还是回头再说的意思。

    两人没再说什么,只站在手术室外,静静等待着。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随着手术的外面的灯,“噗”的一下灭了,手术门被从里面推了开来,赵天成摘着口罩从里面走出来。

    他额头上满布着细密的汗水,看那样子,刚刚的手术显然并不简单。

    看见夜承,他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只笑着对他说:“手术还算成功,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

    “怎么回事?之前检查的时候,不是说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就病发作了?”夜承一直提着的心总算安稳的落下下去,但还是皱着眉毛询问,语气里有毫不掩饰的责怪。

    要不是当初检查说没事,他根本就不会同意把琳琳接回大宅。

    赵天成知道,他只是太担心夜琳的身体了,也没放在心上,耐心解释道:“夜琳小姐之前检查的时候,的确没什么要紧的。这次她之所以会病发,主要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了。你也知道,她那个病是不能受到刺激的。”

    当时要不是确定没事,他怎么可能让夜琳出院?

    这么多年,别人不知道,难道他还不知道,夜承有多么担心夜琳吗?

    但凡有一丝的风险,他当时也不会松这个口。

    这样想着,他又安慰的补充道:“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刚刚手术虽然比较麻烦一点,但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只要安心修养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