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58.第258章 0259 相不相信我?
    沙哑暧昧的嗓音,就好似一股电流一般,瞬间传到了林菀的大脑。

    林菀的身体止不住的微微哆嗦了起来,要不是死死咬住了嘴唇,她甚至差点就要直接呻吟出来。

    但她心中却有一百个马景涛在崩溃咆哮。

    妈蛋,鸳鸯浴还是鸳鸯浴,这其中有什么区别吗?!

    难怪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真特么的够了!

    夜承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故意逗弄的在她耳垂上吹了一口气,追问道:“怎么不说话?你也喜欢鸳鸯浴?”

    林菀的身体阵阵颤栗,连带着两人的身体轻微的摩擦,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漫过了她的全身,就跟被过了电一样。

    这种感觉简直要把她给逼疯了,她终于忍不住自暴自弃的吼了起来:“靠,要做就做,别他妈在这里磨磨唧唧的!”

    马勒戈壁的,反正要做,伸脖子是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还不如干脆点呢!

    夜承却好似逗弄上瘾了一般,并不急着继续,贴着她的嘴唇厮磨了一番,忽地又是重重一咬:“又说脏话了,恩?”

    “嘶——”林菀疼的倒抽了一口冷气,气的正要破口大骂,疼痛的嘴唇却又被夜承轻轻含住,温柔的****起来,就好似在安抚一般。

    “不过看在你是在邀请我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你,”他模糊的哑声笑道。

    林菀闻言气的简直想暴打他一顿。

    刚刚那一下差点没把她嘴唇咬破,居然还还是说饶了她?

    还有谁刚刚邀请他了?

    她那明明是自,暴,自,弃!

    “又开小差了,是不是?”

    这女人怎么就不长记性?

    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他面前走神。

    林菀被他的动作弄的,满脸涨红的好似充血一般,崩溃道:“我都说了,你要做就做,别故意找借口来折腾我!”

    她发现了,这个男人特别喜欢戏弄她。

    尤其在这种事情上,简直恶劣的让人发指!

    “我哪有折腾你?”夜承暗哑的嗓音显得有些无辜:“难道你不觉得舒服吗?”

    “不舒服!”林菀梗着脖子,嘴硬的回答。

    其实她也说不清舒服不舒服,反正就觉得酥麻酥麻的,身上还非常热。

    夜承知道她又死鸭子嘴硬了,也不生气,一手在她光裸的后背上游弋着,轻咬着她红肿的嘴唇,笑问:“那这样呢?这个力道舒不舒服?还是要我再用力——”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水草般手臂缠住了他的脖子,与此同时,他的嘴巴也被狠狠堵住。更让他惊讶的是,林菀居然把他压在了浴缸边,整个人直接跨坐在了他的身上!

    这么主动?!

    林菀贴着他的嘴唇,瓮声瓮气,又恶狠狠的问:“你不行,是不是?废话这么多!”

    做就做,说这么不要脸的话干什么,看她不好意思,有意思是吧!

    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受被人说不行,夜承的幽冷的眼眸眯了起来,里面有危险的光芒在闪烁:“我不行?呵……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到底行不行!”

    一阵天旋地转。

    刚刚还极有女王架势,跨坐在夜承身上的林菀,瞬间就重新被压在了浴缸上。

    林菀被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却什么也没发出。

    夜承已经在她张开嘴的一瞬间,强势的侵入到她口中,剧烈的翻搅她嘴里的蜜津。有可疑的液体顺着她的嘴角滑落,她却根本顾不得。她感觉自己嘴里的空气,都要被这突然变成野兽的男人,给汲取完了。

    快感夹杂着缺氧的窒息感,让她的大脑都变得晕眩了起来。

    直到被进入的那一霎,疼痛方才重新唤回了她的神智。

    “疼……”她忍不住皱了眉毛,委屈的低声呻吟。

    在听见自己细如蚊呐的声音后,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嘴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开了。

    夜承也忍得难受,这女人今天不过才第二次,他原本想等她再动情一些的,可这死女人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反过来撩拨他!

    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那沸腾的欲望,他俯身过去,一下下轻吻着她微微发白的脸蛋,柔声安抚道:“没事的,你放轻松,一会儿就不疼了。”

    靠,你说放轻松就能放轻松啊!

    有本事换你来试试看!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林菀很想这么朝他吼,可从嘴里吐出的却是软软的一句:“混蛋,你弄的我好疼,我不要做了!”

    愤怒的句子,却因为软绵绵的语气,听着反而像是撒娇。

    夜承闻言只觉自己向来冷硬的心,忽然软的像水一样,连带着身体里叫嚣的欲望,也跟着缓和下去了一些。他温柔的伸手拨开,林菀脸上黏着的湿漉漉的头发,双手轻柔的捧起她的脸,就像是捧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相不相信我?”他直直看着她的眼睛,柔声询问。

    林菀眨巴了下眼,没说话。

    脑海中瞬间浮光掠影般,闪过无数画面,一幕幕,一幅幅,全是这个男人。

    他把自己从林媛家的宴会带走。

    他破门而入在最后关头救走自己。

    他派人把自己从贺瑶的羞辱中解救下来。

    似乎每次最窘迫,最难堪,最危险的时候,这个男人总会恰到好处的出现。

    相信吗?

    肯定是相信的吧。

    要不然,那一夜她也不会那么心甘情愿的交出自己。

    眼神迷糊了又清楚,她抬眼怔怔看着上方的男人,他冷峻的脸庞绷的死紧,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水,脖子上甚至有青筋暴起。

    其实他也忍得很难受吧?

    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只顾着自己欢愉,反强自忍耐着来安慰她。

    就像那一夜,他也是这样极尽温柔的哄她,明明他可以什么都不管的。

    想到这,眼眶忽然就湿润了。

    这个男人,看似冷漠不近人情,可靠的近了,却可以发现,他也有极其柔软的一面。

    夜承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她眼中的水光,眉毛下意识就皱了起来:“怎么哭了?还是很疼吗?”

    脸上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