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51.第251章 0252 她隐隐不安,他满心复杂
    林菀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猛地背过身去,整个肩膀剧烈颤抖着,那样子,简直就像是得了羊癫疯一样。

    不行,要忍不住了,好想笑!

    刚刚这家伙迟疑的那一会儿,脸上闪过的是尴尬吧!

    “很好笑是不是?”身后传来阴森森的一句。

    就跟被施了定身术一般,抖簌的身体瞬间僵住,林菀默默伸手抹了一把脸,转过身,一脸无辜的问:“什么很好笑?”

    这家伙肯定恼羞成怒了,还是不要轻易去惹他。

    夜承凉凉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只微一动手,圆滚滚的土豆立时被削下了大半。

    林菀脸上表情瞬间一僵。

    靠,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恐吓吧?!

    “呵呵……那啥,鱼你想要怎么吃?”干巴巴一笑,她甩了甩手里的鱼,连忙转移话题的弱声弱气问。

    夜承眸光淡淡的扫了她一下,又垂眼看了一眼她血淋淋的手,眸中闪过一抹嫌弃,直接扭头:“随便!”

    林菀见状黑线了一下,这家伙满脸嫌弃是什么意思?杀鱼不都是这样的?难道他还能杀的又优雅又干净?

    心中嘟嘟囔囔的嘀咕着,她拧开水龙头,把鱼洗干净,利索的用刀在鱼身的两面,划了几道口子。

    夜承削土豆的动作停了下来,忍不住偏头去看她。

    他原以为,这女人说会做饭,不过是死要面子,没想到倒还真有一手。那两只白白嫩嫩的小手,就跟在跳舞一样,上下左右翻飞的,简直让人有些眼花缭乱。

    林菀麻利的把蒸锅放上水开始烧,跟着飞速的的把盐、胡椒、黄酒抹在鱼身,放在一旁腌制,自己则开始切姜片,大葱。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厚薄相同的姜片就被切好,大葱也被切成了丝状。随后她把姜片,塞入了鱼身划开的口子中,又把葱丝塞进了鱼肚子,跟着就把装了鱼的盘子,放入蒸锅上的蒸笼中,盖上了锅盖。

    “这就好了?”夜承忍不住开口询问。

    林菀已经开始洗西兰花了,闻言头也不抬的回道:“先蒸十分钟,关火,再虚蒸五分钟,起锅,最后浇上热油就行了。”

    在她说话的时候,手已经飞速的,在蒸锅旁边架起了炒锅,这速度快的,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夜承看了看自己手中,被削的惨不忍睹的土豆,忍不住再次开口问她:“你什么时候开始学做饭的?”

    “嗤——”把西兰花倒入被烧热的油锅中,林菀拿起一旁的锅铲,麻溜的翻炒起来,边随口回道:“大学时候学的,那时候流行给自己男朋友带便当,我就跟风去学了。”

    她说的无心,夜承一听,心里却瞬间有些憋闷。

    搞了半天,这女人居然是为了那个人渣学的做饭?

    感情他这还是沾了那人渣的光?!

    “你土豆削好了没有?削好赶紧切块,还有牛肉要弄呢,我这边炒蔬菜很快的。”林菀没看见他难看的脸色,头也不回的催促。

    夜承站着没动,眸光莫名地看着她的侧脸,好一会儿,他状若无心的问:“你以前是不是梦想着,能嫁给你那个前男友,做贤妻良母?”

    如果不是阴差阳错的,发生了那一系列的意外,这女人,如今应该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了吧?

    他记得之前听这女人说过,她和那个人渣原本都谈婚论嫁了。

    想到这,他心中莫名就是一阵悒郁。

    林菀没发现他的异样,表情淡淡的回道:“梦想倒还谈不上,不过是谈了那么多年,习惯了罢了。”

    对于沈琪,一开始的时候当然有过心动,要不然也不会在一起。

    可再多的心动,随着时间流逝,也都会被慢慢磨光的。

    尤其毕业后,沈琪越发变得面目全非,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也变得越来越多。

    不是没想过分手,只是毕竟那么多年的感情了,沈琪也一直没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两人争执的时候,他也一直低声下气的来哄她,她每每都会忍不住心软,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争执,和好,再争执,再和好,慢慢的,也就成了一种习惯。

    本以为会一直这么下去的,没想到,最后却是这样的结局。

    这样想着,她忍不住有些唏嘘。

    有人说人生就像在路上走,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岔道会拐去哪里,更不知道,下一个岔道会是谁在那里等着。这话说的还真是一点没错,以前她怎么会想到,最后和在人生的岔道口,她居然遇上夜承这样的男人?

    只是这个男人真的是她最终的归宿吗?

    这段仓促的婚姻真的是她人生的终点吗?

    她却有些没办法肯定。

    尽管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夜承对她其实还是很不错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始终有一丝隐隐的不安。

    “在想什么?”看着她明显走神的表情,夜承不自禁就皱了眉毛,下意识询问。

    林菀醒过神来,却没有回答,只惨叫了一声:“啊!!我的菜!”

    因为刚刚这番走神,西兰花都有些糊了。

    林菀手忙脚乱的把西兰花盛了起来,鱼这个时候也蒸好了,她连忙把火给关了。

    这一通忙乱下来,话题自然没办法再继续下去。

    夜承阴沉地看了她一眼,扭过头把芥蓝给倒入盆中,因为力气太大,好几根芥蓝都被他给掰断了。

    他心里非常不舒服,这种不舒服如此陌生,以至于他手足无措的,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别这么用力的揉啊!都要被你给揉烂了!”林菀眼尖的发现了他的“暴行”,急忙伸手进水盆,抓住了他的手。

    这家伙和芥蓝有仇啊,力气这么大,好几根芥蓝的叶子都被他给揉烂了!

    夜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垂眼看着水盆中,那只覆在他手上的小手。

    只有他手掌一半大的小手,手指头细长,却并不会让人觉得瘦骨如柴。相反,这手其实软绵绵的,握在手中还有种羊脂般的滑腻。

    听人说,女人长着这样的手比较有福气。

    这女人家境虽然一般,但从小千娇万宠的长大,也的确算是有福气的。

    只是如今嫁给他,也算是有福气吗?

    他这样问自己,可一时间竟也没办法给出答案。

    他忽然想到了夜琳。

    心中悒郁顿消,剩下的只有满心的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