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47.第247章 0248 你上次明明倒头就睡了
    林菀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呆了好一会后,这才彻底反应过来他话的意思,下意识就是摇头:“不行!”

    她还没准备好和这家伙一起住呢,怎么能现在就搬过来!

    不行,绝对不行!

    和这家伙呆一会也就算了,要住一起,那岂不是要睡一张床,这怎么行?!

    虽然那床她非常喜欢,但这不代表,她会为了一张床和这家伙睡!

    要知道,和这家伙一张床,这睡觉可就不是名词了,而是绝壁会变成动词的!

    想到那个刻意被她遗忘的夜晚,她一张脸红红绿绿的,好不精彩。

    “为什么不行?”被拒绝了,夜承也不生气,只表情淡淡的问。

    只是他越是表现的平静,林菀这心里头越是忐忑的不行。

    嘴唇蠕了蠕,她开始绞尽脑汁的想理由:“那个,你……你不是给我两天时间吗?这才第一天呢!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起先还有些吭吭哧哧,说到后面却立刻变得理直气壮起来,那样子就像揪住了夜承的小辫子一般,是说不出来的得意。

    夜承看着她那得瑟的小模样,差点没忍住笑出声,他抿了抿薄削的嘴唇,尽量绷着脸,平静道:“我是答应给你两天时间,收拾东西,但你不是自己跟我回来了吗?我以为你这是默认了呢。”

    “什么叫我自己跟你回来了?!”林菀两只眼睛瞬间瞪得宛若铜铃大,要不是心中还有那么一点忌惮,简直忍不住,想扯着这男人的衣领猛摇了!

    她那明明是被威胁的好不好?!

    他板着一张鬼气森森的脸,她敢不乖乖上车吗?

    再说了,那个时候他也没说要来这里,要不然,她就算再害怕,也不会上车的。

    夜承闻言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似笑非笑的问:“难道不是你自己跟我回来的?我当时有说什么强迫你的话了吗?或者有让人押着你上车了吗?”

    林菀被他这睁眼说瞎话给狠狠噎住,好一会儿,她这才气急败坏道:“你是没说什么强迫的话,也没让人押着我,但你当时的脸色那么臭,我敢不上车吗?!”

    要是她当时不上车,这人说不定就真的让人押着她上车了,好不好!

    “据我所知,只有语言和动作才能构成威胁,表情应该不算吧?”夜承要笑不笑的不紧不慢道。

    林菀……无言以对。

    说这家伙说的不对吗?他说的的确没错。

    可要说这家伙说的对嘛?那不是在啪啪打自己的脸?!

    “我没换洗衣服!我衣服还都在家里没收拾呢!”刚刚那个理由不行,她只能咬着牙的换个理由。

    只是这理由对夜承而言,显然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衣柜里有睡衣,至于外面的替换衣服,回头杜泽会送过来,”夜承随口道,说完还十分好心的补充了一句:“不用担心尺寸不合适,衣服都是你今天在店里看的,我让他帮你全部都买下来了。”

    林菀一窒,半晌才勉强从牙齿缝挤出一句:“……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有个土豪老公,怎么她一点也不高兴,反觉得这么憋屈呢!

    “还有什么问题吗?”夜承眸中含着淡淡笑意地看着她,难得好脾气的问。

    他这样子更是气的林菀想要吐血。

    这该死的混蛋,肯定在心里看她的笑话呢!

    林菀咬牙切齿的想道,心中苦思冥想,忽地好似福至心灵一般,嘴角一翘,笑了。跟着她又连忙板了脸,佯装苦恼道:“其实现在搬过来住,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这个人比较认床,突然换了个床,恐怕会睡不着。”

    “你确定你认床?”岂料,她这一说完,夜承也跟着笑了起来。

    只是相较于林菀笑容的得意,他这笑容就明显显得意味深长的多了。

    林菀心中突了一下,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以至于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点头好,还是该摇头。

    夜承极有耐心,也不催她,只用那种满含深意的眼神看着她。

    这眼神看得林菀心中更加发毛,不过想到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又收不回来了,还是硬着头皮干笑着点头:“对啊,认床。”

    说完怕他不相信,又状似有理有据的补充:“以前我读大学的时候,整个班级就我一个人走读,就是因为我认床。”

    “这样啊,那倒是奇怪了,”夜承冷峻的脸庞上仍纹丝不动,只是幽深清冷的眼眸中,却泛出了一丝的诡谲。

    林菀见状心中不详的预感愈加浓烈,舌头都忍不住有些打结了:“什,什么奇怪?”

    夜承没有立即回答,只姿态优雅的靠在吊椅里,慵懒地伸出手,不轻不重地捏了捏林菀白嫩的耳垂。那模样就像是猫逮到老鼠后,却并不急着下口,反有一下没一下的戏弄着,恶劣的简直让人发指。

    “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的!”林菀感觉被捏着的那处耳垂上,简直就像是被火给燎了一样,火辣辣的烫的厉害,这让她极度不自在,忍不住大声道。

    看了她瞬间变得通红的脸一眼,夜承默默在心中想,等下这张脸肯定会更红吧?也许头顶会直接冒烟也不一定。

    想到等下的精彩,他一双幽冷的眼眸变得益发深邃了起来,眸光深深地看着林菀,似笑非笑,又轻若呢喃的慢悠悠开口:“我记得,你上次明明倒头就睡了,并没有认床的迹象啊。”

    上次是哪个上次,不用夜承刻意说,林菀心里也清楚。

    轰!全身血液瞬间冲至脸蛋,她满脸红的几乎要滴血,羞愤得恨不得,马上挖个地洞钻进去。

    上次她能不倒头就睡吗?

    这该死的混蛋把她折腾的那么惨!

    她身上的印子好几天都没褪下去,还腰酸背痛了好几天!

    “恩?难道是我记错了?”偏这个时候,夜承还要凑过来,低低笑着追问。

    温热的鼻息,喷洒在本就火辣辣的脸上,就好似沸腾的油锅里滴入了一滴水,林菀的脸直接红的充血,就连原本清亮的眼眸,似乎都被晕染上了一层漂亮的胭脂色。

    “闭嘴闭嘴,你给我闭嘴!”她终于恼羞成怒的低吼起来。